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极品女和棒子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三十二章 极品女和棒子男

“陈学姐,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董玥君波澜不惊,淡然的跟纯净水似的,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

陈雅静今穿了一件紫色的长裙,脸上已经精心打扮过,肩膀上披着一件西装。

在她身后,是一个矮短粗壮模

他的皮肤黝黑,眼睛明亮,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个子虽矮,可是胳膊粗壮,白色的丝绸衬衫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紧身,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撑爆了似的。

粗壮男上下打量着董玥君,暗暗心惊,色眯眯的媚眼毫不吝惜的全部都抛了过去。

“哦,董学妹,你看我这脑子。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朴正男经理。”

着,她亲昵的挽着矮短粗壮男,腻歪歪的笑道:“欧巴,这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董学妹,以前在我们学校可受欢迎了呢,有数不清的男生追她!”

董玥君微微皱了皱眉,十分不喜。

那粗壮男嘿嘿一笑,脸上带着一丝痴迷,礼貌的伸出手,“董姐,你好。”

两人握手,董玥君顿感粗壮男的皮肤粗糙,茧子厚如牛皮,想要抽回来,却被牢牢箍住,隐隐感到对方在自己手心挠痒。

“你好!”董玥君一用力,将手给拔了回来。

朴正男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扭身对陈雅静道:“董姐,真漂亮,男朋友应该很多吧?”

这话得磕磕巴巴,就像是操蛋的棒子方言让人听着别扭的很。

董玥君又是一恼,脸蛋上再没有了任何笑意。

“董学妹啊,一年不见你又漂亮了。哎呀,你最近在干什么呀?我听你结婚了,好像又离婚了,实在是太可惜了。”陈雅静尖酸刻薄,时刻不忘挖苦对方。

“结婚是真,但离婚却是谣言。”董玥君淡淡一笑,雍容的回答:“陈学姐还没结婚吗?我记得你好像比我大两岁,应该快三十了吧?”

董玥君的词锋同样尖锐,毫不留情的揭开陈雅静的伤疤。

陈雅静一怒,胸口几度起伏,忽然把身子贴在朴正男的身上,发出一阵令人作呕的嗲叫:“欧巴,你给我买的LV包包呢,我把你的名片放里面了,拿一张给我学妹呀!”

“哦,对对对。”朴正男连忙把手里的蓝色提包打开,翻出一张名片递到董玥君面前。

“在下是高丽国朴氏企业的业务经理,因为人事调动来到滨海发展。若是楚姐有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

他的蹩脚普通话比陈雅静发出的怪叫还难听,只是话里行间透露出浓浓的自傲,与陈雅静之前的炫耀遥相呼应。

董玥君闷闷不乐的接过名片,“原来朴先生是高丽人。”

“欧巴不仅是朴氏企业滨海分公司的总经理,还是我们一家跆拳道社的兼职教练,顶级黑带,原来还参加过高丽釜山奥运会呢!”

陈雅静毫无遮掩的挥起粉拳,仿佛朴正男的成就都是她一手促成的。

“啊?”董玥君一惊。

“呵呵,很可惜,在下因为受伤无法为国征战。”朴正男惋惜的道。

其实他哪里参加过什么奥运会。

高丽釜山奥运会是在1988年,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朴正男就算发育的再好,也不过才七八岁,难道参加的是儿童组?

董玥君对体育不是很上心,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杜撰的。

不过朴正男的手掌真的很有力,手茧也非常厚,显然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欧巴,等比赛完了,我们去哪里吃东西呢?”陈雅静不遗余力的在秀恩爱。

“那就去黄金海滩那家‘月光餐厅’吧。我听其他人过很多次了!”

朴正男别有心思,只想在董玥君面前炫富,炫身份,“董姐,不知道晚上有没有空跟我们一起去呢?反正多加一个人而已,一万块钱都不要。”

陈雅静连忙点头,“是啊,欧巴有的是钱。”

“不用了,我在等人。”董玥君摇头拒绝。

“对了,是不是在等你的老公啊?董学妹,你老公帅不帅呢?有没有钱?开什么车?嘻嘻,跟你开玩笑的。”陈雅静自以为是的了句很lo的玩笑。

董玥君平淡的看向场地入口,“他去吃东西了,很快就到。”

忽然,她的眸子一亮,连忙朝外面挥了挥手。

叶凡远远就看到董玥君不开心的跟两个人搭腔,暗道:“这女人难道被欺负了?”

随即点起一支烟,晃晃悠悠的朝董玥君走去。

陈雅静看到叶凡吊儿郎当的样子,差点没晓得心脏病发作。

“咯咯咯咯,他就是你的老公啊!董学妹,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

陈雅静故作夸张的笑弯了腰,随即十分认真的道:“董学妹,你年纪不了,千万别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你看你,这几年都混成什么样子了,白长了一张婊子脸,居然找这么个人!

哎呀,其实他也蛮帅的嘛,身材也不错,是不是床上功夫很厉害呀?”

连番的挖苦让董玥君再也忍耐不住,她心里又是气愤又是委屈。

一边因为陈雅静的话,另外一边则是叶凡的表现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只见叶凡手里提溜着一袋子笼包,嘴里叼着烟,口袋里一条四五厘米长的纸巾滑落而出,看上去就像是从乡下来的打工祝

叶凡大刺刺的走到董玥君面前,把塑料袋递到她面前,“杨生煎,DoubleJoes双倍汤汁,一口下去满嘴生津,趁热啊!”

“我……我吃过了!”董玥君额头上滴下一粒汗珠。

“帅哥,你是董学妹的老公吗?哎呀,你还真是特别呀!我还以为你是送外卖的呢!”陈雅静咯咯捂嘴大笑,眼睛眯成了月牙形。

叶凡摸了摸鼻子,蛋定的问向董玥君:“君,我一直以为来看音乐会的都是一些高端人士。

可是现实令我很失望啊!你看,连发廊里的按摩妹都能进来!

唉,不过话回来,正是有这些愿意自我牺牲的女人默默贡献,我们的社会治安才会如此稳定。

美女,请问你何时失足,一周接多少客,黑木耳是几成熟?如果我们认识的去关顾你,能不能打个一折友情价?”

“你……你什么?!”陈雅静脸色骤变。

“难道因为接客被干傻了,连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凡鄙夷一笑,扭头对董玥君道:“咱们还是离她远一点吧,万一感染个什么眉毒啊,林病啊,哎滋啊,可就麻烦啦!”

董玥君笑眯眯的点点头,心里大感出气。

叶凡的话虽然粗俗无比,但是却在为她打击对方。

“娘的不许走!”

陈雅静气的面红耳赤,一把拉着身旁朴正男的胳膊,唧唧歪歪的腻声道:“欧巴,那个人骂我啦,帮我出气思密达!”

朴正男中文水平有待提高,之前叶凡了一堆损饶话他一句没懂,不过看女朋友的脸色,也猜到了这不是什么好词。

作为世界上最不要脸的大韩民族成员,他装模作样的能力继承了民族的精髓,饶是女朋友被成红灯区的姐,也依旧面不改色,还是保持微微笑意。

“先生,我是朴正男,您好。对于您刚才的言辞,我不想追究,但是请您道歉。”

一句话有五分之四是第二声,叶凡听得云里雾里,愣愣的哼道:“哪里来的野猴子,人话!”

“叶凡,他是高丽人。”董玥君在一旁道。

“哦,高丽民国啊!”叶凡恍然大悟,“这位……短精干的棒子,你要我道歉吗,思密达矮油?”

朴正男微微一愣,伸出手:“先生,如果你愿意道歉,我们还是能做朋友的。”

叶凡看他两臂粗壮,肌肉攒拥,显然是练家子,伸手过来不正是要测试一下自己吗?

“哈哈,好好!我家养的泰迪肯定很喜欢你,因为你的身高低于水平线,很适合被它搞!”

叶凡大大方方的与他握在一起。

两只手一接触,叶凡立马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道涌来,犹如越扎越紧的铁箍。

他的脸色古怪起来,有些不太自然。

朴正男心里得意,“不知好歹的臭子,美丽的董姐怎么可能成为你的妻子?”

陈雅静咯咯笑了起来,嘴里阴阳怪气的道:“哎呀,欧巴,你跟这个没教养的土包子那么亲热干什么?等等你的手要消完毒才能摸我哦!”

董玥君惊讶,自然看得出对方在干什么,连忙拉住叶凡的胳膊,“你快松手,别跟他一般见识。”

“没事儿,我有点遗憾啊。没想到棒子国终究是棒子国,即便长得再壮,也一样是棒子,我太高看他们了。”

话音一落,叶凡古怪的笑容愈发的明显,手掌开始反向扭开,紧接着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响。

朴正男整条手臂都在颤抖,怡然自得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他想要抽出手掌,可是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根本就无法抵挡。

“啊……先生……先生!”朴正男被捏得快要跪倒在叶凡面前,泪水溢出眼眶,鼻涕飙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