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女配养娃记 > 第81章 感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应如是怀孕八个月时发生一件事, 闷『骚』原上了新闻联播,电视机里他斯文得体, 偏偏出的话极其狂妄, “……主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我们甚至可以将飞船开至另一个星系,能源不是问题……”

“……假使我们的飞行员在外太空碰上外星人,出于自保, 暴力合作我们可以以此反击外星人,商业合作我们可以贩卖能源技术……”

堂堂中央台播出不着边际又狂妄的话,不少人叹道:“你是魔鬼吗——”一边计划打外星人一边也考虑着外星人合作,你是混在地球的外星头子吗?

原戚生自然不是外星头子,他只不过是比较聪明又勤奋的人, 应如是怀孕九月份时,诺尔贝奖颁布, 他是其中一名。

奖金不是很多, 原戚生拿出一部分还债, 另一部分用于给应如是买裙子。

九个月大的肚子上厕所脱裤子不方便, 裙子堪称利器。

然而院妇』极其难伺候。

“不要这么长的裙子,上厕所它会拖地——”应如是将裙子扔沙发上,嫌弃。

“短了冷。”原戚生估『摸』裙子刚好到女人脚脖子, 满意点头。

“不要, 反正我不穿。”应如是一脸不可耐烦, 后悔让原戚生买。

当时她懒得看手机, 又想着裙子只穿一个月, 便决定撒手不管图轻松,现在后悔了。

她捧着肚子,咄咄『逼』人,“退货退货,不穿。”

完扭头走人,一摇一摆像只鸭子。

头上两个揪揪也摇摇晃晃,揪揪纯粹是没事做,折腾头发。

应桐桐写完作业出来倒水,见此一幕静了静,而后同情地对爸爸:“离曦曦生下来只有一个月了,爸爸再坚持一个月!加油!”

原戚生望着沙发上近万元一条的院妇』裙,“好。”

临产日子转眼就到,应如是提前住进医院。

完全不用等宫缩,应如是很坚决,“我要剖宫产!”顺产太疼了。

原戚生没意见、应桐桐没意见,原父原母更不会有,第二公主就呱呱落地。

公主名叫原曦曦,她出生的那杰文传媒股票上涨了百分之十个点;爸比升职加薪了;就连妈咪以前发表的歌曲也在那获奖了;姐姐更是……好吧,她的福气没有波及到姐姐。

但尽管如此妈咪还是给她取了个名:锦鲤。

锦鲤刚生下来是个瘦猴,一周过后就变了样,白胖白胖,脸上一点褶子也没樱

应桐桐每次轻戳她的手心时,锦鲤就会牢牢握住,她的眼睛还没睁开,手却温暖有力,是个活泼的孩子。

“锦鲤?”应桐桐轻轻唤她,锦鲤手握得更紧了。

应桐桐笑了笑,锦鲤真可爱。

三年后,清晨。

应桐桐腮帮子蠕动,口含物顶到门牙后,一吹,粉『色』泡泡从嘴里吐出,越来越大。

肉团团锦鲤睁大眼睛,口中赞叹又兴奋连唤,“姐姐、姐姐——”

她试图用手『摸』『摸』泡泡,“啪”一声,口香糖黏在应桐桐脸上。

肉团团愣住,而后扑进姐姐怀里咯咯笑。

应如是推门进来就是这个场面,她一边将手塞进袖子里,一边别住头发防止它塞到衣服里,:“妈咪今要出差,你们俩在家乖乖的。”

听到她的声音肉团团立马不笑了,脸埋在姐姐怀里,屁股对着妈咪。

妈咪坏!

应如是忽视锦鲤不乐表情,抱起肉球就是一个亲亲,“锦鲤给妈咪好运气。”蹭蹭蹭。

她家锦鲤从就是运气爆棚的孩子!

手机抽奖让锦鲤点指定一等奖;有她在的车子几乎碰不上红灯;爷爷『奶』『奶』带出去溜公园一阵风打过来都能有个红包打她身上,诸如此类。

应如是今就是启程参加国际舞蹈艺术交流大赛,蹭蹭锦鲤信心更足。

锦鲤不乐意理她,气她,嘴呼呼道:“不给不给。”眼泪水从眼角冒出,挣扎着要回姐姐怀里。

应桐桐正撕掉脸上的口香糖,没有做出回应。

昨晚锦鲤也碰上了大宝贝当年问题——分房睡!

这可怎能允许,锦鲤一哭二闹自是不同意,她从爱娇,因为运气好大家也都哄她捧她,偏偏这件事上无法如意,哭得昏暗地,还是原戚生狠心把她送出来。

悲赡锦鲤直流口水——因为咬着爸比闭不上嘴。

原戚生任她哭闹,把她送到收拾好的屋子就不管了。

然原戚生一撒手锦鲤便跳下床,紧随爸比的步伐跑回爸比和妈咪的卧室。

结果门被关了,好不容易够到门把手,门被锁上了。

她嘴角『乱』颤哭着喊着要爸比妈咪,手不住拍打门,卧室里静悄悄,没出声。

最后是姐姐把她捡到自己床上,哄着她睡觉。

“要姐姐。”她踹妈咪,两眼红红望着姐姐,伸长的上半身简直要从应如是怀里掉下去。

应桐桐眨眼,将口香糖包到卫生纸里,道:“妈咪明走了,锦鲤真的只要姐姐吗?”

锦鲤身子愣住,而后“哇——”的一声嚎啕大哭,手缩回去抱住妈咪的脖子,“不要妈咪走嘛——”鼻涕眼泪全抹在应如是新换的衣服上。

应如是食指顶住她的脑袋,不让她糟蹋自己的衣服。

“妈咪不出去工作就没钱,没钱大家都要饿肚子,乖呀。”

大宝贝拿纸要替锦鲤擦泪水,应如是干脆坐在大宝贝床上,方便大宝贝『操』作。

锦鲤的眼睛跟水龙头似的,她才不听道理,只嚷嚷,“不要不要——”

她和大宝贝最大区别在于此,大宝贝时候和她讲道理她都会思考,而锦鲤只想着自己开心,半点不如意就哭,这也是昨晚原戚生为什么冷酷将女儿分出去睡的原因:不是她乐意做的事,她永远不会主动做的,只能被动实施。

这不是个好习惯,奈何周围人都惯着,无它,人家是锦鲤,运气太好,跟她反着来只有倒霉的。

应如是被她闹烦,俯身想把她放到床上,结果锦鲤揪着头发不松手,痛得她龇牙。

用手去掰她的手,家伙脾气可大了,故意扯她头发。

“你不乖。”她气愤。

锦鲤不回答,只是哇哇哭,声音比刚才更大了,仿佛心都要被她从嗓子眼里嚎出来。

婴幼儿期的锦鲤很粘人,母『乳』那一年除了应如是、应桐桐、原戚生,谁碰谁哭,而且醒来要是没看见其中任一一个更是不得了。

后来大零,全家人想尽办法带她出去,多接触生人,这『毛』病才好零。

但即便这样还是离不开人,应如是这段时间能够练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宝贝放暑假能够在家陪锦鲤。

她一哭全家闹心,应桐桐哄她,应如是也道歉。

应桐桐:“锦鲤不哭哦,妈咪走了我和爸比还在呀。”

应如是道歉,“是妈咪错了,明明是锦鲤舍不得妈咪,妈咪还凶锦鲤,太不应该了。”

应如是给她抹鼻涕抹得手心都黏糊糊了。

好久锦鲤才止住哭声,因为哭到缺氧没力气了。

她软软地趴在妈咪肩头,声地:“不要妈咪走嘛——”手抓住应如是肩头衣服,仿佛应如是一个“不”字她能继续哭下去。

应如是头疼,虽然大多时候锦鲤能给她带来快乐,但偶尔也会嫌她烦,烦到她反思为什么有了大宝贝这个满级号后她还要开锦鲤这个麻烦精号。

忽然,热乎乎的嘴唇碰了碰她的脸,“……要妈咪好好的。”

锦鲤哭得头都冒汗了,因为她用脑袋蹭应如是脖子时湿乎乎的。

应如是瞬间心软,锦鲤这是让步了,她怜爱地『摸』『摸』她的头,“嗯,妈咪好好的。”

锦鲤不话了,垂下头转过去找姐姐,伸手,“姐姐抱。”

应如是把锦鲤放到大宝贝怀里,应桐桐颠吝,锦鲤好重。

她拍锦鲤的背,“姐姐给你念日记好不好?锦鲤要听什么时候的?”

应桐桐当初写的日记后来成了锦鲤的专属童话书了,一家人轮流念给锦鲤听,锦鲤很喜欢。

有日记听!

锦鲤玩了玩手指,肥嘟嘟的脸总算有点神采。

她最喜欢听的就是日记第一篇,发现她的那一篇,果不其然,“我来聊那一篇。”

应如是和原戚生向大宝贝宣布锦鲤存在的日子。

应桐桐宠她,同意。

她翻出本子,在锦鲤看不到的角落冲是是招手,让是是趁锦鲤没发现时出发。

应如是成功溜走。

应桐桐没学过朗诵,但她的语音语调恰到好处,许是她充满感情讲述的原因。

锦鲤听得入『迷』,嘴微微张开,像只胖猫趴在姐姐腿上乖乖的。

应桐桐读完第一遍锦鲤还不满足,还要听。

应桐桐又给她念了一遍。

反反复复重复这一过程后,锦鲤突然悄悄了一句,“我是姐姐就好了。”

应桐桐没听清,问:“嗯?”

锦鲤湿漉漉的眼睛看向姐姐,而后勾手挂在姐姐脖子上,“如果我是姐姐就好了,和姐姐一起长大。”

应桐桐眉眼弯弯,托着她的屁股,笑:“锦鲤是想和姐姐做双胞胎吗?”

“嗯!”锦鲤很用力地点头,肥脸认真。

“为什么呢?”应桐桐问。

锦鲤想得很费劲,而后困难地表述出来,“……因为那样就一样了,我来之前妈咪和爸比只有姐姐。”

所以她老是粘着是是和爸爸,是因为她没出生时是是和爸爸只有自己,她羡慕嫉妒了?

一瞬间应桐桐有点难过,手微微收紧,其实她更羡慕锦鲤得到的宠爱,由于她,大家会更加爱护她。原来属于她的都被分流了。

那种感觉并不好受,结果锦鲤还不满足。

“姐姐。”锦鲤唤醒陷入思绪的姐姐。

“嗯?”应桐桐抬眸望向她。

锦鲤继续困难地表述,手也比划起来,“我和姐姐一起长大,还有妈咪爸比,我们四个人就一直在一起了。”

应桐桐一怔,而后突然笑开,轻轻吻了吻她的妹妹。

在锦鲤的世界里所有都开始在她出生的那一,她能知道她没出生前妈咪爸比还有姐姐就生活在一起的事实,但同样认为这之前的世界都是灰扑颇,只有她来到的这一,整个世界才活了。

很自我的想法,却也符合她的年龄。

正如此她才喜欢听第一篇日记,试图某一听到她来的日期更早,这样他们一家在一起的时间更久,只有他们四个人都在,这个家才有灵魂,是活的。

…………

远在旅途的应如是,刷着手机里的全家福休息。

三后,同样刷着全家福一路通关走向国际舞蹈界的巅峰。

最后,当她被掌声包围时,她笑着环顾四周时,喧哗的声音一瞬间从她周围空气抽离,脑海里闪过无数的人和事,最终只剩三个人。

许久,掌声归于寂静,主持人将话筒递给她。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她『舔』唇,道:“我不喜欢颁奖典礼上感谢他饶人。

“因为像是无意义的场面话,明明是通过努力得来的成就,更应该感谢过去奋斗的自己。

“但此刻,我的脑海里却只能想起我心爱的先生和两个可爱的女儿。

“想到他们便如此幸福,想对他们些什么。

“而比起爱他们,更想感谢他们。”

感谢你们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感谢你们在我身旁。

网络直播里的应如是笑得如此耀眼与幸福,而电脑前的锦鲤哭得死去活来,肥爪挠电脑。

她听不懂妈咪的外文,只是很想念电脑里的人,“哇,我要妈咪……爸比……姐姐,我要妈咪——”嗓子都要哭坏了。

原戚生和应桐桐哄,年老的猫猫也爬上来陪她。

当夜里应如是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的经历在倒退,锦鲤退化成受精卵,她欠下的债一笔勾销,原戚生还没出现,大宝贝仍在肚子里,十八岁的她躺在手术床上,十八岁的她刚刚参加完高考。

的她坐在餐桌前,妈妈在厨房做晚餐,她晃着腿问妈妈爸爸去哪了,妈妈笑笑不语。

梦醒,泪水打湿枕巾,过去的身边人已不在她身旁。

应如是开灯,翻开手机,全家福里闷『骚』原眼角含笑,大宝贝抿唇笑,锦鲤欢喜地,而她在正中央。

明亮的灯光将全家福反映得一清二楚,属于这个家庭的故事还会继续下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