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女配养娃记 > 第78章 锦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验孕棒两人都是第一次用, 倒不至于不会用, 一查, 两条杠。

应如是打电话给王薇师,今她不去练舞了。

原戚生同样电话告假,两人默契准备处理这个不告而来的孩子。

今是周一, 应桐桐还得上学,大宝贝起床后两人若无其事地给大宝贝准备早餐。

应桐桐不知道发生在爸爸妈妈身上的事, 昨一玩得很开心,等晚上写日记已经到平常睡觉点了,以至于今早起来发困。

她打着哈欠,手盖住嘴巴连续拍打, 发出“哇哇哇”的声音。

拍着拍着她就清醒了。

应如是见此笑, 张开怀抱喊道:“大宝贝亲亲。”

应桐桐嘻嘻笑, 冲进她的怀里跳起来就是一个亲亲。

应如是站得稳稳当当,原戚生伸出去的手又缩回。

伺候完家里唯一的祖宗吃完早餐,两个大人送她到门口。

等门“啪”地关上, 应如是先发制人,“我们有大宝贝就够了。”她目光死死盯着闷『骚』原。

应如是得很对, 家有大宝贝足矣,然而原戚生还是想留下这个孩子。

也许是为了完整参与一次育婴, 也许是他带病情况下应如是接连两次怀孕, 这种作之合让他不愿打破,总之原戚生没有想过放弃这个孩子。

“……考虑清楚了吗?”然而出口的却不是挽留,原戚生尊重应如是的决定, 虽然养孩子是两个饶责任,但孕育的责任更大一部分落在应如是身上,而且她还要备赛,她的意愿更重要。

应如是怔了一下,倒是没想到闷『骚』原没有做一丝挣扎。心里升起淡淡不舒服,不知道是为这个孩子还是自己。

但很快被更大的喜悦取代,两人意见一致再好不过了。

她对上闷『骚』原视线,对方眸子依旧温柔,如同受到鼓舞,应如是大声道:“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

“现在去!”她又喊了一句,像是强调她的决心。

“嗯。”原戚生很少反对她的意见,今也是如此,可面上的表情终究失去笑意,淡淡的,有点陌生了。

应如是害怕,闷『骚』原很少这样。

他被刺激到了?

反正孩子要打,前段日子一直跳舞也没出事,她直接跳到闷『骚』原身上,双脚缠住他,腰使劲立住,左右开弓戳他的嘴角,要他笑,“别伤心了,我们还有大宝贝是不是?人流又不是稀罕事,只有独生子女的也不只我俩。”

原戚生自主提起嘴角微微笑,手怀住她腰不让她掉下去,“没有伤心,如果当初做好措施就不会这样了,都怪我,人流伤害身体。”

“对,就是这样。”

“辛苦你了。”原戚生『摸』『摸』头,像是照顾孩一样把她抱在腿上,帮她换衣,给她穿鞋、梳头。

应如是安安静静享受。

这是他们跟怀里孩子道别的方式。

考虑到私密『性』和可靠『性』,应如是联系的应新君,就在大宝贝出生的那个医院,他们要把二宝贝打掉。

应新君领他们见大夫,带他们做b超看腹中孩子情况,然后陪他们听医生通知,“……情况良好,可做钳刮术人流,手术前三要禁『性』.生活……”大夫噼里啪啦地着,告知手术风险、替代方案,最后确认他们的决心——

上了手术台后不做的人可不少。

都到这一步了,哪里还会退缩,也不需要男人发挥作用,应如是一个人便噼里啪啦和医生商量好手术时间等,独立得很。

知情同意书要签的,应如是签名龙飞凤舞,原戚生一笔一划,像是要写出花来。

看到这都敲定了,大夫这才手术注意事项,“……术后两周内不要剧烈运动。”

应如是立即瞪眼,怀孕不让运动,不怀孕怎么也不让运动呢!

她正积极备赛呢!

“不,医生,我要跳舞呢。”

“少跳点。”医生不关注明星,不知道应如是职业身份,对于应如是人流后还想立马跳舞内心感叹现在的孩们心太大。

应如是急,好在比赛在两个月后,她扭头拽过身后的闷『骚』原,愤恨地在他肚子上敲一圈,怪他呢。

等她敲完后,原戚生大手抱住她的手,:“对不起。”

应如是啐了一声,却没挣开他的手,背倚在他身上,继续听医生注意事项。

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应新君一边送他们出医院,一边嘱咐,“不想要孩子就做好避孕措施,避孕套和算日子都不安全,打算长期避孕可以宫内放节孕环,要是以后都不打算要孩子就结扎。”人流到底害身子,还有心理。

应如是点头,原戚生应了一句,“知道了。”

应新君还要工作,把他们送到门口,反身回医院了。

虽然医生没术前能不能剧烈运动,应如是都打算这两不去跳舞了,不是她不想着跳舞,而是她爱惜身子。

这种事不能瞒王薇师,应如是告知她。

王薇师倒是不在意她中途撂挑子,极其信任她实力,叮嘱她注意身体,而后跟她起另一件事,“十月f国有个音乐节,温蒂会献唱,去吗?”现在才十月,王薇师就弄到国外音乐节的演唱嘉宾,可谓目光长远。

这几年因为原戚生的不在,应如是不想离大宝贝太远,王薇师给她准备的走向国际路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

现在原戚生回来了,应如是自然可以毫无拘束碰撞国际舞台了。

之所以出席温蒂在的音乐节,那不是姊妹同台,容易引起关注和热度么。

应如是没当即答应,“再吧。”她家闷『骚』原现在跟只被暴打的狗狗似的,耷拉着耳朵,无精打采。

她挂羚话,捞起地上的猫猫塞到闷『骚』原怀里,哄道:“加上猫猫这不有两个孩子吗?要不咱再养只动物?”

猫猫在闷『骚』原里挣扎,后脚一蹬跳出去,两人没去抓。

原戚生知道应如是安抚他的情绪,摇摇头道:“我没什么。”

应如是笑笑,内心却:才怪。

她扭头不理了,只背着他了一句,“如果你能生孩子其实我们可以留下的。”

她瘪嘴头也不回地走进卧室,要怪就怪这世道只能女人生孩子吧,不提肚子里的玩意有没有自我意识,只要想到割肉,没几个乐意干。

她也不开心呢。

眼睛里冒出水花,应如是偷偷抹眼睛上床休息了。

她有点分不清她是因为割肉难过还是打掉孩子难过了。

原戚生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才进厨房,数分钟后,油烟机的声音响起。

等到应桐桐回来,两人都没有告诉大宝贝他们今日行程,这件事他们不准备告诉孩子。

…………

周五,朗气清,『妇』儿医院。

进医院前应如是坐在车子里让闷『骚』原去买彩票,无论什么数字,随便买一张就好,原话是这么的,“福祸相依,今买彩票也许能中,爸爸快去买彩票,全家幸福指数就看你今的手了。”话得东倒西歪。

原戚生依了,找了最近的彩票站,混合今日子和全家人生日写了串数字,他掏出一百元钱,工作人员让他扫码支付,“找不开。”

原戚生还是把钱递过去,“那就买五十注。”

工作人员嘴角歪斜,瞅了一眼原戚生才对『操』作台『操』作。

有股民在研究走势图,手中的纸写得满满当当。

彩票站里还摆着几本研究彩票的书,有些破旧,书皮略脏。

原戚生收回目光,他一直不了解研究彩票的人,明明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却偏要预测,难于上青。

很快工作人员将打印好的彩票纸给他,原戚生离开这个他再也不会来的地方。

回到车里应如是拿过彩票看,又指使闷『骚』原去买饮料,原戚生:“手术前不能喝。”

“我就看看,不喝。”她赶他下车。

原戚生又下车了,等他回来应如是再想找借口把他赶下车时,他一把抱过女人,拍拍她的肩,“别怕。”

应如是揪他衣领,闷声道:“没呢。”

好一会又道:“就是挺对不起它的,它也没干什么坏事。”偏偏要被流掉。

再怎么磨磨唧唧和医生约定好的时间已到,两人出车进医院。

因为今只负责应如是一个病人,医生格外放松,看见走进手术室穿反鞋的应如是,还多了几句安抚话,“手术,没关系的。”

“其实有一个孩子挺好的,我家也一个孩子。”

应如是冲她咧嘴笑笑,没吱声。

由于是无痛人流,要全身麻醉,上手术台后麻醉师告诉应如是正确体位。

应如是躺在陌生又狭窄的手术台上,问:“待会我会睡着?”

“嗯,打了麻『药』后不到一分钟就睡着,没有感觉的,醒来手术就完了。”麻醉师笑得和蔼。

“好。”像是有人拽着应如是的声音从嗓子眼里出来,听上去不那么自在。

麻醉师和医生见多了,聊无关的事安慰她。

应如是只看见麻醉师准备好针头要刺她了,她立马回闪。

很快又克制住自己……

作者有话要:  谢谢墨路醉酒,梨子的地雷,^3^。

彩票,标题,疯狂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