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女配养娃记 > 第73章 齐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欢迎你  黑皮鞋晃了晃, 脚趾头还往下压了压。

“……可老师总爱惹我。”所以不想去。

怕一个人在家, 也不喜欢被老师们惹。

应桐桐好久才出这么一句,可怜巴巴。

应如是通过镜子看到女儿正噘嘴, 孩童瞳孔水润透亮。

得到是是温柔注视, 应桐桐加紧告状, “幼儿园所有老师都要抱我、亲我、拍照,可人家只想和是是这样——”

粉唇嘟了嘟,瘪了瘪。

只想和是是好嘛。

应如是为女儿可怜模样心疼,可她知道老师们是趋于爱美之心的引领才这样。

安抚,“老师拍照是为了发给我看,那是老师的任务。”

应桐桐蔫了, 应如是不开心了。

“大宝贝你不喜欢她们碰你就拒绝她们!”

“可她们总是偷偷出现,我来不及拒绝。”

漂亮的萌娃总叫人手痒痒,幼师们本就喜欢孩子,碰到这么好看的孩更激动了,而亲密肢体语言是惯用拉近和孩子距离的招式, 老师们纷纷对应桐桐施眨

应如是怒!

不行,早点找到更好的幼儿园立马转园!

觊觎美貌之前有经过大宝贝的同意么!怎么可以让大宝贝不开心呢!

应如是将皮筋狠狠扣在梳子尾, 下一秒又轻柔地梳孩柔软的头发,“我待会和老师。”

母女俩眼型都是大猫眼,不同于应桐桐水润清澈的双眸, 应如是眸中弥漫一层雾。

她一激动, 水眸雾更浓, 一股子缱绻缠绵之情。

真是两双顶漂亮的眼睛。

突然, 应桐桐爆发,“……可就是不喜欢,想和是是在一起……其他朋友也惹我,不想和他们在一起。”

昨日第一上学的应桐桐半滴眼泪也没有,因为不知道上学的真正含义,如今经历过,就不乐意。

手抠着椅面,眼睛变得湿漉漉,这会儿母女的眼睛万分相似了。

应如是心里拉警钟,怪她,怕被熟人拆穿,一直躲着不去联系身体的亲人。

又因为公司那边合同问题,她不敢轻易暴『露』应桐桐的存在,导致孩四岁了,除了她和不靠谱的大宝贝“亲妈”,社交甚少。

她自然喜欢大宝贝依恋她,却不希望对方除开自己都认生,更不希望因为幼儿园的事让大宝贝留下阴影。

轻柔又迅速地梳完另一边,调整好两个揪大致在同一水平线上,放下梳子将大宝贝从椅子上抱下,安慰道:

“大宝贝坚持一下下好不好,等我挣到钱,带你去国外,那里的老师和朋友很好相处。”

国内就这点不好,人权不够,尤其是孩的人权。

在国外老师要是不经过大宝贝的同意就亲,或者不能管住其他同学亲抱大宝贝,她绝对能高跟鞋甩上去,然后申请诉讼,百分之九十九点九能打赢官司。

但如果在国内这么干,大宝贝也许就没有幼儿园可读,转园也没人敢收。

应如是坚定了合同到期立马出国谋生的计划。

应桐桐委曲求全地点点头,“那是是加油,我会努力坚持的。”软绵的手给自己抹眼泪,不哭。

应如是笑,亲了亲大宝贝额头。

若应桐桐不靠谱“亲妈”在场,肯定会跳起来大喊:应如是你这个坑货,女儿是这么养的吗!你要跟孩子讲道理,灌输人生真理!总是扔孩子一句出国怎怎样好,心期望太高,桐桐面对现实受到打击。

接着语重心长给宝贝灌输正确理念,活像婆婆。

应如是则会轻飘飘回复:只是借你家户口本用一用,大宝贝不需要你『插』手教育。

紧接着两妈大战,应桐桐两面跑,两面安抚。

梳完头发,整理好着装,母女俩出发。

早上的幼儿园和下午高高兴兴回家的场景不同,孩子们都耍赖不愿进去,弯着腿抱着树做最后的挣扎。

应桐桐虽然心里也抗拒,但她永远是是是最贴心的棉袄,“是是你去上班吧,我会乖乖上学的。”

她最后不让是是和老师了,她要自己去,不能一有事就找是是,会累到是是的。

应如是准许,穿越前她几乎算是在国外长大,孩子愿意独立自主值得鼓励,哪怕大宝贝才四岁。

“嗯,大宝贝想我中午就给我打电话,下午的水果自己吃……”怎么嘱咐都是不够的,最后两人分离。

应如是到公司时已经九点二十分了,从幼儿园到这里几乎横跨整座城剩

她的身份卡还在,所以进公司毫无阻力。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除了前台三位坐班别无他人。

整座大厦都是杰文传媒的,从地到一百二十层,耀眼的建筑正如公司本身强势,国内娱乐公司三大巨头之首。

应如是来到电梯口,左右两排各四架。

因为被冷藏,她的卡只能刷三架电梯,七八号两架是全公司人都能上的电梯,通常是清洁阿姨等后勤人使用,六号电梯则是公司新招艺人堪堪能刷的电梯。

应如是拨了拨口罩带,在艺如梯前刷卡,上面显示数字十五,大厦二十八层以下都是供艺人训练的。

“叮——”电梯到了。

“嗡——”手机震动,备注王黑,应如是经纪人。

接起,“我已经到公司了,但你知道,只能刷六号电梯。看来今年公司新招艺人挺多,电梯怎么按也按不下来。”

应如是坦『荡』『荡』走进空无一饶电梯。

“……快点。”

“嗯,终于挤上来了,新人们颜值都不错嘛。”应如是看向电梯的镜子,扯掉口罩。

不化妆也很美,颜值第一。

王黑挂下电话后冲圆桌对面的女生歉意笑了笑,“抱歉,她路上遇到一点事。”

只要应如是现在还是他手下的艺人,他就要维护。

身为公司数得上号的经纪人,在高层面前他还是有话语权的,更别提高层妹妹之前。

是故语气不卑不亢。

“没关系,不急这一刻。”精致的女生轻啄一口面前的花茶,抬头发问:

“一直不太明白当年公司即将出道头号练习生怎么被冷藏,之后的合作不会有影响吧?”她笑了笑,拇指食指摩挲,拈纸轻轻碰了碰嘴唇。

王黑面上不显一丝异样,“她身体出状况,现在修养好了,不会影响的。”

当年那件事决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那就好。”关溪笑笑,似是信了。

气氛貌似和谐。

三十二楼是大厦最适合轻言慢语交谈的地方,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茶香。

应如是出电梯径直走向王黑所在区域,这五年里她和王黑的交流很少,兼之对方不是从接触的亲人,只是合作人,她不担心『性』格若是同原身不一样引起怀疑,毕竟人是会变的。

“王黑。”五步远处应如是便叫出名字,现实生活中她没见过王黑,先叫上以免认错。

“来了——”王黑抬头。

二人对视,眼底俱是惊愕。

应如是理所当然地根据名字将王黑想象成又黑又油滑的经纪人,结果对方气质舒朗,三十出头的模样,是年轻大学教授也有人信。

而王黑则是为应如是的形象惊讶,眉间浮起淡淡不满。

——应如是居然私自隆胸了,还改变这么大。

这绝对不是好消息,如果应如是上选秀节目被人扒出旧照。

应如是要是知道经纪人内心想法,一定会冷笑,诅咒他孩子喝不到母『乳』。

她哺『乳』长胸碍谁了,大宝贝要是喝得好,长到e罩她也乐意。

关溪则皱皱眉,应如是和照片上的她有点不一样,脸还是那张脸,甚至真人比照片更好看,但总有哪点不对,以至于跟她预想的二人组合人设不和谐。

“这位是——”应如是同王黑点头后自发坐下。

王黑虽然心中不满应如是冷藏后也没消停,但没有当场下她面子,“关溪,你们俩组合。”

应如是明白,冲关溪招呼,“您好。”多谢你邀请我参加选秀,能在解约前还挣点钱为日后打基础。

水眸波光流转。

“您好。”关溪笑着回应,端起面前的花茶,又喝了一口。

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就在应如是几乎快摊放桌面的“胸.器”上。

完全毁掉她设想好的人设。

而机会一个月后降临。

linda对应如是的表现同样意外,意外中夹杂了然和自豪,“你总是在向前。”她依稀记得对方镜子前挥洒汗水的模样。

应如是解开腰上的汗巾,擦掉黏糊的汗水,洋洋得意,“一般一般,哎,胸太大跳一会就累了。”

关溪和linda忍住将对方笑脸撕下来,面对面。

“老师我想你训练我一个人就够了。”

“待会再放一段音乐即兴表演看看。”

“好的。”

“喂喂,我呢?”被忽视的应如是指着鼻子问。

关溪、linda齐齐回头,“回去吧。”

文杰不缺声乐老师和舞蹈老师!

那就不客气了。

应如是颠颠跑进更衣室。

前段时间为了熟知《万里挑一》这类选秀节目,她积攒好多电视剧没看了!

穿越前十七载应如是忙于学舞,频频上舞台爆能量,最后一年被老爸接回祖国困在黑屋为高考准备。

总之生平就没有认真看过电视剧,因为一部电视剧怎么也得十几时,她没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