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129章 更大的剧变在物理学界酝酿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29章 更大的剧变在物理学界酝酿

关于代数与几何大统一理论的风波尚未完全平息,月面强子对撞机的竣工仪式与相关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接二连三的重磅新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洗涤着人们的眼球,震撼着人们的大脑,让人应接不暇,

若是处在学术圈之外倒还好,无论是大统一理论还是什么对撞机,可能都比不上一场关于幻影系统的发布会,甚至于某位封测者更新的博文更加震撼人心,以及更受人追捧。

但若是身在学术圈之内,则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这种被一股庞大的不可抗力推着向前走的感觉。

就仿佛他们昨天还在讨论的东西,到了今天已经不再是问题,而紧接着他们又必须面对并适应新的课题。

无数博士被延期毕业,一部分是被迫,也有一部分是主动申请的,毕竟在大统一理论被完成之后,尤其是关于代数几何这一块,需要重新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不少人甚至因此患上了焦虑症,得依靠药物才能舒缓疲劳且脆弱的神经。

而与此同时,作为大统一理论的发源地,也是最先开设这门课程的大学,前往金陵大学访学的机会一时间可谓是一“证”难求。

从最开始只要申请便能报上,到最后报名的人已经排起了长队,甚至连已经报上名的人还得“加钱”,只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而物理这边,情况大致也是类似。

月面强子对撞机的竣工或许没有给金陵大学的物理系带来很大的影响,但对于IMCRC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就在一年前,甚至是半年前,想要搞到前往CERN访问交流、甚至是去做义工的机会,都是相当困难的。

而现在这一幕,似乎被复制到了西太平洋的那颗明珠上。

每天IMCRC都能收到上万份来自世界各地的申请,有的希望能来这里申请职位、访问交流、开办讲座等等,也有的是一些关于实验的申请,希望能够借助月面强子对撞机强悍的功能,来验证自己关于微观世界,来自量子世界的一些奇思妙想。

在接到这些申请的时候,就连跟着威腾教授见过了不少世面的罗文轩,都感到了不小的诧异。

若不是因为工作需要,见识到了那堆积如山的申请,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多人在研究物理。

这门学科真的需要这么多人吗?

以前从来不会对这件事感到怀疑的他,这会儿都开始怀疑了。

大会举办时间被定在了12月18号。

虽然距离西方的新年——也就是圣诞节只有一个星期,稍有不慎就可能错过和家人的团聚,却没有任何人有丝毫的怨言。

能够拿到参加这场盛会的资格,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

早在两个月前,IMCRC刚刚向沪上国际会展中心申请场地使用权时,这场注定将彻底改变未来高能物理学界格局的顶级盛会便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

除了那些受到邀请的学者之外,绝大多数自行申请前来参加这场社会的人,从那时候开始便在排队了……

……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某间装饰普通,甚至于单调的有些怀旧的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前的德利涅教授,正盯着一张写了半行算式的草稿纸,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着。

自从那场报告会结束,已经快过去一个星期了。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思考纸上的这个问题,然而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任何的头绪。

果然还是不得不服老啊。

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德利涅教授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学识还不至于随着他的视力一同衰退到凡夫俗子的程度,但他已经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在接受新鲜事物这这一点上,北京渐渐的开始感觉到力不从心了。

就在他正打算将这个问题暂时放到一边,去给自己泡杯咖啡的时候,办公室的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德利涅教授轻轻叹了口气,摘掉鼻梁上的眼镜抬起了头,用清晰的声音说道。

“门没锁,请进吧。”

门推开了,一位头发有些稀疏,个头略显瘦高的老人,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走了进来。

“我的老朋友,听说你从华国回来了?”

“几天前就回来了,”见是威腾,想到他多半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讨论,德利涅教授又重新戴上了眼镜,将那张只写了半行算式的草稿纸重新拿了起来。

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威腾脸上浮起了一丝感兴趣的表情,问道。

“你在研究什么?”

德利涅:“那篇关于代数与几何统一理论的论文……也就是这段时间轰动学术界的那篇,我推荐你好好看看,虽然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在研究数学,但我敢说它对你的研究肯定有帮助。”

威腾:“你不是刚从华国那边回来吗?还没有看懂?”

“这篇论文的价值,可不光光是看懂了就算是挖掘完了的。”

德利涅教授淡淡笑了笑,眼中带上了些许的赞许和感慨,轻轻叹了声继续说道,“这四十页纸的论文中不只是对代数几何统一理论进行了论证,更提出了一系列与之相关的推广命题,而这些命题大多是未经证明的,也就是所谓的猜想……没想到他不只是解决了千百年来我们所困扰的难题,连未来百年甚至千年的路该怎么去走,他都已经给后来者指出来了。”

威腾感兴趣地问道:“所以说你在研究陆氏猜想?”

“我只是觉得这些问题挺有意思,所以这段时间拿出来翻了下,”似乎并不想承认自己被这些问题给难住了,德利涅教授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问道,“……问这些有什么事情吗?”

威腾笑着说道:“其实没什么事情,只是在旅行之前来看看我的老朋友,顺便……提醒一下他,关于赌约的事情。”

看着这老家伙脸上满面春风的笑容,德利涅教授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赖账,板着脸拉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本硬纸壳封面的笔记本。

“拿去吧。”

欣喜若狂的接过了这本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笔记,威腾饶有兴趣地将它拿在手中翻看了起来。

虽然并没有研究过数论这门古老、深奥且纯粹的艺术,但关于这本笔记的价值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居然这么干净……该不会是赝品吧。”

德利涅教授板着脸说道:“下次你去华国的时候可以顺道去一趟金陵,找他当面问这个问题。”

“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威腾哈哈笑了笑,停顿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正好我马上就要去一趟华国。”

德利涅:“那个对撞机完成了?”

威腾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是的。”

“不敢相信,”德利涅砸了砸舌头,“他们真的把对撞机修到月球上去了。”

将那本笔记收进了怀中,威腾教授笑了笑,语气也带上了些许的感慨。

“科技的魔力就是如此的让人着迷……如果我再晚出生几十年就好了,也许再过个五十年,我们现在烦恼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德利涅教授不以为然地说道。

“放心,只要你依然选择了这行,那就必然会有新的麻烦等着你。”

微微愣了下,威腾教授随即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

数学正在迎来一场剧变。

随着旧的问题被解决,必将有更多的新的问题诞生。

而物理,又何尝不是?

自从杨米尔斯方程的问题被解决,以及“强电统一理论”的诞生那天开始,他便已经预见这一天了。

只要那个人的脚步还没停下。

这一天都是迟早会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