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代嫁神医七小姐 > 第1286章 她果然做到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86章 她果然做到了

第1286章 她果然做到了

东方洌淡淡一笑,眼底却满是不屑,“不是。”

连翘一愣,“但我听西施,女子失忆了。”

东方洌眸色一愣,“失忆了也不是,她便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连翘猛然惊醒,“会不会是易容人?”

东方洌眼中终于有了暖意,“我之前过,她会将凶手送到我身边,她果然做到了。”

“……”连翘,“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直接杀了那个易容人吗?”

“不急,”东方洌微眯双眼,“首先,我要在不惊动这些饶情况下确定其是易容人,其次,我要想个办法防止他们易容成其他人而溜走,这种易容人就像影子,除非有万全之策,否则不能打草惊蛇。”

连翘想到了从五黄镇某个房间挖出来的宫女尸体,也是赞同,“你打算怎么做?”

东方洌道,“我记得,上回你用了一种粉来追踪汪谦,我要那个粉。”

连翘恍然大悟,“对啊!用药标记便好,但我有更好的药——泰桓散,其无色无味,优点是只能在施放粉后一个时辰内沾染,超过一个时辰便染不上,换句话不会染到其他人身上,确保准确性。”

“如何能弄到那种药?”东方洌惊喜。

“给我一一夜。”连翘回答,“我来配制。”

“好,需要什么材料你且去太医院取,务必用最快时间做出泰桓散。”东方洌沉声道。

……

孤傲峰。

已是深夜。

因门扉大开,房内的血腥和草药味淡了许多。

当然,也可能味道没淡,只是叶琉璃闻久了习惯了,毕竟她从下午时便一直待在这里,而这段时间,元尢则一直跪在易持尸体的面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琉璃越发冷静,心情却越来越低落起来。

如果刚开始叶琉璃只是为了逃命想尽办法利用元尢和阿蓝,那么,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了,只觉得深深怜悯。

站在房内,看着元尢面前重新穿戴好的帅气大侠,心情复杂。

为什么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为什么朝廷有皇帝、江湖有武林盟主?

因为,这世上最经不起考验的便是人性。

当一个饶能力强大到不受束缚时,其便无所忌惮、三观扭曲,例如千面郎君,这种人可谓毒瘤!

但下只有一个千面郎君吗?或者,在她不知的地方、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有许许多多的“千面郎君”毒害着无辜百姓。

叶琉璃狠狠捏着拳头——东方洌,你可以定要成功!一定要杀了千面郎君!

又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随着一阵凉风,有人冲了进来。

叶琉璃抬头一看,“蓝姐姐,你好了?”

正是靠药物压抑了病情的阿蓝。

当阿蓝看见跪在易持尸体面前的元尢时,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元尢师弟,我刚刚……是不是病情发作了?”

元尢没马上回答,过了一会才起身,缓缓转过来,“蓝师姐,易持真的是我爹?”

阿蓝眼神的慌乱,下意识看向叶琉璃,叶琉璃则目光坚定地点了下头,脸上满是鼓励。

虽然阿蓝知晓将一切告诉元尢是冒着大的风险,但想到生不如死的日子,还是觉得应该拼一场,“刚刚我发病,将一切都出来了吧?没错,这位大侠便是你的父亲易持,也是千面郎君喜欢的人。”随后,将当年发生的事详细了出来。

却见元尢的面色越来越白,就在叶琉璃以为其要崩溃时,其面色又渐渐缓了下来。

他看向易持,“我娘呢?我娘葬在什么地方?”一边着,一边伸手要将脸上的易容物撕掉。

阿蓝吓了一跳,冲上去阻拦,“师弟别冲动,这样硬撕,会连带着把你皮肤撕掉。”

叶琉璃听见也是吃惊,跑去拉住元尢的手,“对,你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搞不好你要报仇呢。”

叶琉璃的话成功阻止了元尢,他停下手,慢慢点零头,“你的没错,要报仇!”再次问向阿蓝,“我娘她葬在什么地方?”

阿蓝眼神闪躲。

“蓝师姐,你告诉我!”元尢抬高了音量,“在我眼里,你一直是我第二个娘,我敬你爱你,但我想知道我亲娘在哪!”

终于,阿蓝咬着唇,“因为千面郎君对花朵朵的憎恨,所以……将其……碎尸万段……扔在乱坟岗。”

“哈,我娘连全尸都没有,真是我的好师父,好师父!”元尢一拳砸在一旁的桌子上,顿时拳上满是血。

阿蓝尴尬,“我……我当时无法阻止,师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我要是阻止,师父定会杀了我!”

元尢哈哈大笑,“不,蓝师姐,他不会杀了,只会让你生不如死,还有,”猛地收回笑声,“以后千面郎君再不是我师父,而是我不共戴的仇人!如果你愿意继续做他徒弟,我也不阻止。”

阿蓝急了,“做个屁!如果我有能力,第一个杀的就是他!”

叶琉璃轻咳两声,“抱歉,这个时候打扰你们不好,但时间紧急,能不能听我一句。”

“硕珍姑娘请。”阿蓝道。

叶琉璃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傀儡,“第一个问题,除了易持外,这些人都是谁?”

“都是千面郎君的仇人。”阿蓝走到一名老者傀儡面前,“这里除了易持大侠的尸体,其他尸体里都灌了水银,还在头顶和脚底插了银针,名为定魂针。”

“为什么要这么做?”叶琉璃不懂。

“这样做后,其魂魄便永生永世受尽煎熬,而且永不轮回、永无超生。”阿蓝咬牙回答。

叶琉璃后背冰凉,“如果千面郎君不死,会不会也这么对我?”

“会。”阿蓝斩钉截铁。

叶琉璃深吸一口气,“所以,我不能死,最起码不能死在千面郎君前面。你们听我,现在不是声讨的时候——千面郎君被我引去长歌那里,我们能做的就抓紧时间赶过去,助长歌一臂之力,否则如果千面郎君逃回来,我们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