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第一狂妃 > 第3082章 魔畜,全部烧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082章 魔畜,全部烧死

大族老哽咽:“如此真相,为何我们现在才知!妖莲魔君的孩子,竟在那毒妇手里吃这种苦,我们愧对妖莲魔君啊!”

“若非老身年迈,力不如前,否则必亲手碎了那毒妇!”

三族婆婆双眼通红,怒气冲冲,咬牙切齿的狠劲儿,无不透露出强烈的杀意!魏伯闭上眼:“当年我发现小姬王体内有魔力,隐约便知姬王的母亲并非妖后,想与你们联系时被妖后发现,妖后以小姬王的性命威胁。

不仅如此,妖后要我亲手拿走小姬王的邪灵筋和所有的魔力,并且是我亲口告知小姬王,他昏厥的三个月里,是魔族对他动的手。”

有好几次,魏伯都想告诉小姬月真相,但是不可以。

他情愿小姬月陷入痛苦的挣扎里,也不能说出来。

妖后享受小姬月遭受折磨时的表情神态,如若小姬月得知真相,妖后一定会立即除掉小姬月。

正因为如此,魏伯才心怀愧疚,当姬月让他来人族天域守护夜轻歌时,魏伯也无怨无悔,想以此来弥补自己的罪过。

夜蔚听着几位老者的对话,对妖后嗤之以鼻,恨之入骨。

她担心地望向轻歌,姬王是姐姐深爱的男人,姐姐此刻一定非常的痛苦。

然而轻歌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好似没有听到几位的谈话,清澈如霜的寒眸,不见一丝温情。

“小蔚,带我去临天城。”

轻歌说。

“好。”

“……”精神世界。

“小丫头,你不痛苦吗?”

古龙残魂好奇地问。

甚至是他,都无法感测到轻歌的情绪波动。

此刻的轻歌,平静的宛如一泓死水,波澜不兴,平静淡漠。

“痛。”

轻歌答道:“痛得快要死掉了。”

古龙愣住,随即缄默,不再开口说话叨扰轻歌的心绪。

在轻歌出声的那一刻,古龙感受到了轻歌波涛汹涌般的情绪。

她放在心尖尖上深爱着的姬月,曾被妖后如此对待。

轻歌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拿起沉重的砍刀,劈掉那邪恶肮脏的嘴脸和黑色的心与灵魂!越是如此,轻歌愈发冷静。

姬月在长生界努力拼搏,她亦要护好小包子才好。

在去往临天城前,三族婆婆寻来魔渊特制的避气丹与炼魔珠赠与轻歌:“这避气珠能够屏蔽你人族的气息,这样一来,九界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至于这炼魔珠,能够散发出魔力,双重作用下,若非意外,你的身份不会被人发现。”

三族婆婆将只覆盖半张脸的花形面具为轻歌戴上:“这古老的面具,由老身亲手炼制,是前魔君妖莲戴过的。

这是她留下来唯一的物品,如今便交给你了。”

“沾染了长生境强者气息的物件,弥足珍贵,丫头,你这是捡到了宝!”

古龙前辈羡慕嫉妒,不由眼红,这丫头的虽说是神罚之人,可这机遇未免也太好了一些。

踏入长生境的强者,此前所佩戴的饰品,穿过的衣裳,居住过的房屋,都蕴有长生强者的气息。

寻常人得之,犹如天助,必承机缘,从此脱胎换骨行逆天之路。

若是机缘传承深厚者,更是如虎添翼,得此一缕气息,必有开长生境窍通的前缘。

古老的墨色面具,只覆了半张脸的小部分,剧烈浓郁的魔气,从中释放而出。

“这太珍贵了。”

轻歌欲将面具取下,三族婆婆伸出手阻止了她,温柔道:“老身愚昧,没有早些发现真相,以至于让姬王吃了那么久的苦。

早便听说了你的传闻,虽出身人族,却是天选之女,乃命不凡者。

姬王痴情于你,深爱于你,也信任你,老身相信姬王的眼光,也感谢你的存在,让姬王那糟糕的日子里有了一丝光。

魔族遭受打劫之难,友邦交好之族,早已一哄而散,不敢与魔族来往密切,怕妖后伤及无辜。

老身感谢你,能在魔族危难之时鼎力相助。”

三族婆婆字字诚恳,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轻歌心生复杂的情愫,抬起手轻抚脸颊的面具,轻嗅那魔族之气,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意义的使命。

她足底的道路,一直以来都是只有这条,至始至终,她都在坚定不移的往前走。

这颗心,从未变过。

魔渊黑蝶灵兽,载着一行数位,前往魔族的中心城,曾经最为繁华的临天城!此刻的临天城,再无往日繁华之景,黑压压的天,血腥的味道在长空中流动。

灰蒙蒙带着丝丝鲜红的雾色,欲遮人视线。

一只骄傲的凤凰,带领妖域军队,立在临天城前。

黑蝶之上,轻歌闭目养神,直到抵达临天城,轻歌才缓缓睁开了双眸。

夜蔚指向那只凤凰:“姐姐,她就是冰翎天的妹妹,冰慕。”

火凤凰旋飞,吐出天火,欲焚临天城。

片刻,凤凰落地,火焰骤收,万千凤火之中,她化作一道身着火翎衣的美丽女子。

火焰般的双眉,左侧脸颊还有三道微斜的火色痕迹,瞳眸虽是漆黑,最中心处却有两点火光。

冰慕的身后,还有两道焰火羽翼,她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在大火中焚烧的临天城,眸底是不屑嘲讽之色。

冰慕伸出手的瞬间自有侍者前来,毕恭毕敬地递酒杯。

冰慕端着酒杯,一口饮尽,嘲弄道:“临天城的魔畜们,你们听好了,我没有时间跟你们多说废话,今日再不开城投降,这座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吾凤之火,烧汝临天!”

一道道火焰,落在临天城的每一处。

临天城的魔人们惊慌失措,来回奔跑,终不抵凤火蔓延的速度。

听着那些痛苦的尖叫,冰慕满意的点点头。

“这该死的臭凤凰,我要宰了她!”

夜蔚愤怒。

轻歌握住了夜蔚的手,眸光落在冰慕身上。

夜蔚扭头望向轻歌,红着眼道:“姐姐,我好痛,妖后这些人,实在是狠毒至极!”

轻歌柔声道:“别担心,万事有我。”

“……”“看来,死到临头你们还是想挣扎一下,既然如此,那临天城的魔畜们,全都烧死好了。”

冰慕露出了邪恶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