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10章 处理

韩可瘫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已,封仪听见了她的声音,转脸怒道:“你又做了什么?”

韩可把封仪推进海里的事,封仪醒来就想了起来。

封仪抓着墨九的衣襟:“墨九,她把我约去海边推我入海,她想杀了我!”

墨九的眸光骤然冷下来。

地上捂着胸口的韩永呆住了。

韩可说的正好和封仪相反。

她们两个人都说对方约自己去海边,都说对方想要干掉自己。

联想到刚才的事,韩永不得不怀疑,难道韩可真的那么做了?

韩永怀疑的目光让韩可看见了,心里直哆嗦,废了好大力气才说服自己,不要慌,那件事她决不能承认。

“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约我去的海边,还把我按进水里要我的命。”

韩可指着封仪喊道。

封仪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韩可居然敢把自己做的事推在她的头上?

是真不知道“死”字到底怎么写了。

“九哥,你相信我,今晚我出现在她的房间,完全是因为我害怕她醒来以后又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我才一时鬼『迷』心窍做出错事的,我哥是来把我拉走的,和他无关。”

韩可边说边在墨九面前掉下眼泪。

她抽噎着说:“可是,要不是海蓝那天先对我下手,我也不至于会害怕的做出这样的事,我完全是为了自保。”

“笑话,你说我想杀你,我的动机是什么?”

封仪冷冷的质问。

尽管此刻的封仪很虚弱,头发披散着,面『色』也苍白的不如平时有气『色』,但她身上的气势却不减,仍旧是霸气的让韩可畏惧。

“你,你的动机当然是因为九哥,你想除掉我然后上位,你就是不想我留在九哥的身边。”

在韩可的心里,这是最后一搏,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她做的事,否则九哥绝对不会饶过她的。

可封仪嗤笑一声,说道:“我从来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对我来说,不值一提,连个情敌都算不上,杀你脏了我的手。”

“……”

韩可怨愤的瞪着封仪。

她们两人各执一词,花婶都听懵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墨九。”

封仪抬眸,望进墨九那一双湛蓝『色』的好看眼睛里。

“你信我么?”

她只要墨九的一句相信,但这话问出后,封仪觉得自己怕不是生了病就傻了,她和墨九才相识半年,他怎么可能信她。

而韩可和韩永都跟着他有好几个年头了,她这句话,真是白问了,何必给自己找难堪啊。

“如果我说,昨晚我被韩可推进海里,你恐怕也不信的吧。但昨天晚上是小桃来找我,说是你在海边等我,让我尽快过去,可我过去了就只看见韩可,接下来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我被韩可推进海,我想起来自己是会水的,起来以后便生气的把她也按进了海里。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那是她欠我的,我必定要奉还。”

封仪这算是醒来后,给了墨九一个解释。

昨晚她还来不及把韩可的所作所为告诉大家,就已经晕过去了,大脑仿佛受到重创一样,她以为她应该能想起以前的事了,却还是想不起来。

在封仪有些沮丧的时候,墨九握住了她的手。

他没说“信”,但他温暖的手心却很有力量,握住了封仪的手便没有松开。

封仪忽然之间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哪怕他不说,她也知道,他心里是相信自己的。

“你当然是会水的!要不是昨晚你『露』出真面目,我又怎么知道你根本就会游泳!九哥,她当初为什么溺水被你们救,肯定就是冲着你来的,她最有心机了!”

韩可委屈的指着封仪,见墨九握着封仪的手,韩可又心酸的吼着:“那让小桃来对峙啊!看我说的是真的,还是你说的是真的。黑的成不了白的。”

封仪瞥了她一眼:“黑的是成不了白的,但要是有心,颠倒黑白又有什么难的。”

封仪说罢咳嗽了两声。

墨九发现她的手有些凉,便将薄被拉上来盖在她的身上。

他的动作算不上温柔,但就是这样一个硬朗的男人,能做到这样细心的份上,就已经足够让人动心了。

这些本来就是韩可求之不得的东西,现在亲眼看见墨九的举动,心里更是难过的无以复加。

为什么她就是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为什么封仪就能得到?

“你们谁去把小桃叫来啊!”韩可急切的喊了声。

花婶见状只好去叫小桃。

小桃其实被这声音吵醒了,但是却不敢来,总是打心里觉得对不起封仪,不敢来这里。

花婶把小桃拉过来,一进房,封仪见到她便问:“小桃,那晚是你来找我,说九爷要见我,对么?”

封仪定定的看着小桃。

小桃紧张的否认道:“没有,我没有找过你,是你让我跟韩可小姐这样说的。”

韩可眉梢眼角略微得意,论人缘和感情,封仪这个外来人怎么都比不上一直在这里的她。

封仪脸上没有太多惊讶的神情。

她只是想再问一遍而已,而小桃的反应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你究竟做过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做人最好讲点良心,我自从来到这里并没有得罪过你,你还是想清楚再说吧。”

封仪挪开眼。

像她这样的,常年不生病的健康身体,突然病倒让人吃不消了。

她感觉身上都没有力气,浑身软绵绵的,否则照她的『性』子她一定会下床给小桃一巴掌。

“这件事我自有判断,韩可,你太让我失望。”

墨九沉沉的看着韩可。

或许从帝王绿开始,到现在,他曾经信任的管家韩可已经不再是个单纯的人。

这期间还有许多小事他都并未和她计较,那是看在韩永的面子上。

这一次,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必听旁人的言论,他心里自有定夺。

“九哥,你这是不相信我?”韩可憋屈的看着墨九。

事是她做的没错,可是她不承认,小桃也不承认,在这样的情况下墨九还能只信海蓝的一面之词?

他就是偏心,就是已经被海蓝『迷』住了。

“若要别人相信,你自己先问问自己信不信。韩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今晚的事我知道不是韩永做的,你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你不听劝阻不知悔改,墨家的管家你不能再胜任了,我即刻让人送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