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重生之恰恰年华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留个后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八十五章 留个后手

Chapter485

容怀的人生可以概括为两部分,遇见莫宁溪之前,生活在一片漆黑之中,幸福乏善可陈。遇到莫宁溪之后,他的世界终于出现了光亮,直到有一天,有人带走了他的光,至此之后,他的世界一片漆黑,他一个人踽踽独行。

时至今日,蒋峻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容怀时的场景,瘦瘦小小的窝在角落里,对身旁躺着的冷硬尸体并没有什么反应,没有悲伤没有惧怕甚至连多看一样都不曾,看起来像是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一般。但是甫一抬头,他的眼里闪烁着的却是孤狼一般的幽光,漠然暗淡憎恶整个世界。但是想着好歹是条活生生的人命,不好就这样放任不管,毕竟作恶的是孩子的父亲而不是这个无辜的孩子。那时候的蒋峻到底还年轻,一时不认就把容怀带走了。

容怀在蒋家呆了几天,蒋峻忙得很也没有多少时间看顾他,后来自家表妹莫宁溪有次来蒋家做客,看到了缩在角落里的容怀,一时不忍,就把他带回了莫家。蒋峻当时想着莫宁溪平日里也没个玩伴,这个孩子多少也能陪伴她。

可谁能想来后来能发生那样的事情。

莫宁溪身死,又因为各种原因,容怀把一切都归咎在蒋家身上,他认为蒋家才是害死莫宁溪的罪魁祸首。

蒋家的帐他会一笔一笔讨回来,但是现在……

容怀举起枪,对准颜秋意,扣动扳机。

他的宁溪死了,长着跟宁溪一样脸庞的人凭什么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公平!

空荡荡的客厅里传来一声枪响。

“砰!”

容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膛上汩汩流血的伤口,“你……”

沈勇神情呆滞的放下枪,垂着手,好像刚刚开枪的并不是他一样。

看出来容怀是想开枪的颜秋意翻身一跃跳到沙发后面,顺带拽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的蒋峻一同躲好,一时之间竟然忘记还有个隐形大杀器,沈勇。

沈勇的催眠并没有解除,而手枪也被他拿在手里,所以刚刚容怀的手下都以为颜秋意是被沈勇给请下来的,所说的话不过是在大放厥词,是以容怀让他们退下的时候,众人虽有不满,但并没有多担心。

但他们并没想到,颜秋意给沈勇的催眠如此给力,给力到能让他对自家老板开枪。而这样大的声响,刚好让处在催眠状态中的沈勇恢复清醒。

其实颜秋意的催眠本领并不算高强,不过是前世偶然间跟一位专家学过那么一两手,使用起来还是有限定条件的,最起码的一点就是施用的对象意志不强,而且也有缺点,就是时效性不长。

而沈勇应该是她催眠过的持续时间最长的一个人了。

清醒后的沈勇有些迷茫,他的意识还停留在站在夏凡礼床边时候颜秋意那产灿烂到诡异的笑容上,一睁眼就看到自家老板胸膛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他心下陡然一惊,这什么情况。

注意到容怀看向自己不善的眼神,沈勇心里又是一突突,难道是他做了什么让老板不满的事情,不对,他怎么忽然跑客厅来了。沈勇有些费解的想要伸手挠头,一抬手,发现自己手中拿着的枪枪口还有未散尽的青烟。

等等!

枪……是他开的?

他反应并不慢,立刻就明白这恐怕就是自己刚刚见到的那个过分漂亮的小姑娘捣的鬼,难怪他第一次见就觉得这个小姑娘有点邪性,现在果然出事了,居然操控他对自己的老板开枪。

他慌忙解释,“老板,我……不是……是她,她控制的我……”

容怀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沈勇有些着急,自家老板什么手段他是知道的,脑中思绪纷杂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猛然间瞥见手中的枪,他眼睛一亮,立刻把枪口对准颜秋意。

“都是你!”

熟料颜秋意一点慌张也无,十分冷静的看着他。

沈勇扣动扳机。

并没有听到预料之中的枪响。

他又按了几下,仍然没有什么反应,这时,沈勇才意识到,弹夹中一颗子弹也没有,他有些恼怒的瞪着颜秋意。

颜秋意则无所谓的耸耸肩,她既然敢让沈勇拿着枪,自然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弹夹里只留下一颗子弹,其余的尽数取出,一旦容怀想要痛下杀手,沈勇的这一枪多少能拖延下时间。

而在这一枪之后……

沈勇差不多就该清醒了。

她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大个破绽给别人?

……

“艾丛,你个老不死的什么意思,请我家伊伊上门,不是认亲,是听你羞辱的是吗?这件事情,蒋家绝对不会这么轻轻揭过的!”等莫老爷子莫国梁坐定以后,蒋老爷子直接开始兴师问罪。

莫国梁其实一头雾水,确实蒋莫两家已经很多年不曾往来,虽然说还是互通消息彼此扶持,但说到底关系已然不如当初亲近,是以这次被蒋家老二蒋崇亲自登门请到艾家的时候,他还有些疑惑,这是有什么重大事情需要商议吗?还非要到艾家来?自从宁溪去后,因为莫松宇的关系,艾家也是好多年不与往来了。

“蒋长海你果然是个莽夫,上来就喊打喊杀的,再说了,小姑娘又不是你蒋家的孩子,想要替人出头,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艾丛一如既往的专制霸道毫不讲理。

“我没有资格替人出头?那你就有资格羞辱人家孩子了?人家孩子是还念着这份亲才上门的,你倒好,愣生生的把亲缘拒之门外!这么多年,你还真是一如当初的冷血固执。”

莫国梁继续一头雾水的听艾丛和蒋长海吵架,但是想着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三家姻亲坐在一起,这说不得就是一个破冰的机会,人上了年纪就愈发的惦念旧情,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有重修旧好的机会,他自然是想几个老家伙能坐在一起和和气气的说话。从刚刚两个人的只言片语中,他大致推断了一下,可能是有个跟蒋家熟识的小姑娘来艾家上门认亲,结果被艾丛赶出去了?

凭着这点猜测,莫国梁决定做个和事佬,他清了清嗓子。

“艾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人家小姑娘——听长海兄的话是年纪还不大,那算起来应该是你孙女辈的人吧,你的孙女上门认亲,你怎么能羞辱人家,还把人小姑娘……”

话还没说完,莫国梁就在艾丛和蒋长海的异样中,眼神不自觉的咽下了还没说完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艾丛和蒋长海两个老家伙对视了一眼,然后再度看向他的目光里写满了……

你这个傻|逼!

(三更~

颂颂敲破碗继续求票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