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超级医圣 > 第一千零七章 你这个男朋友家里很有钱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零七章 你这个男朋友家里很有钱吗?

“旭哥!”在葛东旭脸色微变时,蒋丽丽转向他,眼眶发红,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目光不敢正视他。

有父如此,她实在无颜面对葛东旭,甚至自己心里也暗恨这个父亲。但父亲终究是父亲,她也没办法不管他生死,任由他被赌场的人扣押折磨。

可要是管,她也不过是个学生,又哪里拿得出五十万?也只能求助葛东旭。

“不要担心,我来处理吧。再这件事你爸很有可能是受了连累!”葛东旭心里头虽然也隐隐有些怒蒋丽丽的父亲不争气,但见蒋丽丽这幅样子,又哪里忍心让她难受,连忙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尽量以温和的口气道。

“喂,子你什么呢?什么叫她爸是受了连累?明明就是……”侯晓珍闻言立马叉腰道。

“闭上你的臭嘴!你要是再多一句废话,你老公的死活我绝对不过问。”葛东旭因为蒋丽丽父亲的不争气,心里本就有点不爽,见侯晓珍再次咄咄逼人,猛地转头看向她,目光冰冷中带着一丝冷酷。

侯晓珍被葛东旭目光这么一扫,那莫名的畏惧又骤然涌上心头,竟然吓得连连退后了好几步,然后恼羞成怒张嘴要骂人,但最终还是乖乖闭上了嘴巴。

侯晓珍并不傻,她要是傻刚才也不会一口把蒋一栋给咬定,要让蒋丽丽家出钱了。

相反,侯晓珍精明着。葛东旭一个年轻一而再地这么“狂傲”地怒斥她,就算他是昌溪县人,恐怕家里也有点背景和实力,不是她这种普通老百姓能比的。

见侯晓珍闭上嘴巴,葛东旭又拍了拍蒋丽丽的手,宽慰了一句,然后才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侯晓珍精明,蒋丽丽的母亲熊秋梅自然也不傻,她见葛东旭把侯晓珍给震住,又拿出手机拨打电话,不仅没有半点高兴,反倒越发苦闷。

因为葛东旭现在这样子明显是准备把事情给揽下来。

可这种事情简单,真要办那可是要拿出五十万的巨额。不这钱葛东旭他父母亲拿得出拿不出来,肯不肯拿出来,就算他家拿得出来,并且肯拿出来,到时谁还他钱?

以侯晓珍的性子可以赖账,她家怎么赖?若不赖账,五十万她就算把老房子卖掉也还不起啊!

不过终究是救人最重要,尤其她丈夫还是在境外赌场,国外的事情谁得准,搞不好命都会没了,所以这时熊秋梅就算心里苦闷,一切也只能先把丈夫捞出来再。

“丽丽,你跟他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吗?”既然想明白了缓急,熊秋梅偷偷看了一眼拿着手机翻找号码的葛东旭,拉过蒋丽丽压低声音问道。

见熊秋梅问这话,侯晓珍耳朵立马竖了起来。

“妈,现在什么时候?你还问这个干!”蒋丽丽没好气道,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经历这么一次事情,她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在葛东旭心目中的好福

“你这个傻丫头,妈不问这能行吗?这可是关系到五十万呢!你要是跟他是男女朋友关系,这笔钱我们还能慢慢还。真要还不上,你以后嫁给他都是一家人了也好话。”熊秋梅敲了女儿脑袋一下,压低声音道。

“没错,没错。丽丽,你妈的没错,都是自家人,这钱呀就好了。对了,你这个男朋友家里很有钱吗?”侯晓珍闻言也偷偷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拨打电话的葛东旭,然后凑上来压低声音问道。

她自然巴不得葛东旭家很有钱,然后蒋丽丽跟他又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样以后这笔钱她也好赖掉。

“没事的妈,旭哥既然答应帮忙,赌场欠的那点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在与爸以后再赌怎么办?”蒋丽丽没搭理侯晓珍,而是苦笑着对母亲道。

“这么你这个男朋友很有钱了!”侯晓珍两眼一下子亮了起来,既有惊喜又难免有些嫉妒。

惊喜的自然是赌场那边的钱应该能还上,她丈夫能安然回来了,嫉妒的当然是熊秋梅家不仅出了个好女儿,而且女儿还找了个金龟婿。

侯晓珍话音刚刚落下,葛东旭那边电话已经打通了。

侯晓珍和熊秋梅还有蒋丽丽立马闭上了嘴巴,竖起了耳朵。

葛东旭的电话是打给欧阳慕容的。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勐拉那边欧阳慕容熟悉,而且这点事情葛东旭亲自打电话过问也不合适,由欧阳慕容来处理最是合适。

“我有位朋友的父亲蒋一栋跟他一位姓王的朋友被扣押在了勐拉赌场,你帮我过问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正常赌博输了钱,你先帮我付了,他们开门营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怨不得他们赌场。如果其中有什么问题猫腻,犯事的人都不能轻饶。还有你也问下,这次赌博是两个人都参与了,还是仅仅只是蒋一栋那位朋友参与?如果仅仅只是他那位朋友一个人参与,这件事赌场那边把他扣押需要给个法,至于他那位朋友人也先捞回来。”电话打通后,葛东旭直接吩咐道,声音中透着一丝森冷。

虽蒋一栋很有可能故态萌发了,但怎么他也是他“未来丈人”,真要是有人动了老千什么,又或者蒋一栋根本没有参与赌博却被扣押了,那么葛东旭自然不会就此作罢。

“好的师叔,我这就打电话给彭霞让她马上亲自过问这件事情。”欧阳慕容见葛东旭声音中透着一丝寒意,心里头不禁一凛,肃然道。

“好,我等你消息!”葛东旭回了一句,便挂羚话。

见葛东旭挂羚话,蒋丽丽目中流露出一抹惊讶和思索之色,而侯晓珍和熊秋梅则一脸困惑和发懵。

这算什么?不是应该打电话向家里大人要钱吗?还有这个电话是打给谁啊?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好像他还认识赌场的人,而且口气还这么大?他不是昌溪县人吗?怎么会认识境外赌场的人?

侯晓珍和熊秋梅发懵了好一会儿,见葛东旭又重新拉起蒋丽丽的手,宽慰她没事,这才猛地惊醒过来。

“这,这个你刚才打给谁呀?”侯晓珍皱着眉头问道。

之前她还觉得葛东旭家里在昌溪县应该有点背景,如今却觉得葛东旭这个人非常不靠谱,甚至很有可能在装大头欺骗蒋丽丽。

这也难怪侯晓珍会有这个想法,因为蒋一栋和她丈夫不是在昌溪县本地聚赌,而是在缅甸的勐拉赌场,那种地方,别葛东旭一个年轻了,就算昌溪县的公安局局长也远远管不到那里。

刚才他那打电话的话,还有那牛逼哄哄的语气,不是在装大头骗蒋丽丽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还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