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超级医圣 > 第八百六十章 雷霆手段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六十章 雷霆手段

随元玄真人而来的四位道人,都是蜀山派虚字辈弟子,最年轻的便是刚刚卸任掌门之位,退为太上长老的虚尘真人,其他四人都是虚尘的师兄。

这四人年纪最大的虚空真人已经是百岁出头,一身修为以臻至练气七层,与前两年龙虎山那位去世的老前辈相当,都是奇门圈子里的传奇人物,平时深居后山苦修,基本上不会出面的。

只是这一次,因为有元玄真饶出现,虚空的光彩才被他掩盖了去,让人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元玄真人身上。

实际上除了最年长的虚空,还有最年轻的虚尘,另外两位,也都是奇门中的传奇人物,都有练气六层的修为。

换成任何一个时候,这四人中任何一个人出现在奇门大会中,都是足矣引起轰动的大人物。

今日这四人以随从的身份出现,看似普通,但一旦发怒出手,又岂同寻常?

只见剑符随着他们的怒喝声,有剑芒四射,紧跟着一把把飞剑冲而起,分东南西北四面而悬,剑芒吞吐,将包括葛东旭在内的异能管理局一众人全都包围了起来。

整个大殿,随着这四把飞剑的冲而起,温度骤降,寒风瑟瑟,吹在身上仿若刀子割在身上一样,不少人修为低一些的术士早已经悄悄徒殿门口附近,远远躲开。

就算明云等一些修为高深的术士,这时也是微微运转真气,面露凝重肃然,眼中透出敬畏之色。

大殿中之人尚且如此,面对四剑锋芒威势的樊洪等人就更不消了。

这四剑一围,他们顿时感觉如坠冰窑,四周风刃肆虐,个个都运转真气,连连掐动法诀抵御,这才不至于露丑。

“元玄真人,这就是你的态度吗?”葛东旭似乎根本没看到那悬在半空中的四剑锋芒,只是看着元玄真人,沉声问道。

“先生!”樊洪一听葛东旭的语气,心里不禁一个咯噔,压低声音叫了一下。

樊洪何人,见蜀山派不仅虚空等四位虚空辈长老尽出,就连元玄真人这位数十年不出的传奇人物都突然露面,又哪会不明白蜀山派的意思。

这是在展露他们的底蕴,这是要让京城那边投鼠忌器,最终使得这件事不了了之。

而樊洪在看到元玄真人时,心中已然升起一丝退意。

毕竟坐在他的位置上,是需要全盘考虑的!

有元玄真人坐镇的蜀山派,真要镇压下来,那代价是非常巨大,引起的轰动也是非常恐怖的。

见樊洪低声叫葛东旭,元玄真人没有任何表情波动,虚空等人嘴角已经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满头大汗的青远脸上更是大大松了一口,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道:“竖子,还是快快收起你的飞剑吧!”

“嘭!”青远真人话音刚落,一道气球被戳破的声音骤然响起。

紧跟着青远真人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整个人也无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本还算光滑的肌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了皱纹。

大殿一片死寂!

樊洪等异能管理局的人,除了徐垒表现还算镇定,其他人全都呆如塑泥,面如死灰。

明云真热全都面露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葛东旭就像看着疯子和死人一样。

因为所有人都没想到,在元玄真饶面前,葛东旭竟然真敢废了蜀山派当代掌门的丹田!

“竖子尔敢!”

“杀!”

在短暂的死寂之后,大殿里再次骤然响起声声怒吼声,一道道悬而未发的飞剑,瞬间锋芒大涨,如闪电般全都朝葛东旭激射而去。

蜀山派,四位太上长老。

一位练气五层巅峰,两位练气六层,还有一位是练气七层。

四人全都愤然出手,飞剑的威势何等强大,速度何等的快!

樊洪等人脸色大变,连忙掐动法诀。

只是他的术法还没施展出来,飞剑已然划过他们的头顶,转眼对准了葛东旭的脑袋。

“凭你们也配取我性命吗?”众人脸色大变之际,葛东旭却只是冷冷一笑,一黑一绿两道虚影剑光突然从他身上冲起。

然后迎上飞来的飞剑一绞。

那先后飞至的飞剑顿时便被绞得寸寸断开,化为点点光芒消失在半空郑

在四把飞剑先后被绞断之际,虚空等四人脸上全都涌上一抹血色,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只是瞬间,葛东旭同样以飞剑之术,不仅尽数破去蜀山派素来擅长的剑仙之术,并且还重创了虚空等人,让他们体内真气激荡,血气翻腾。

整个大殿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眼前这一幕,比刚才葛东旭竟然一剑废掉青远真饶丹田还要震撼,还要让人惊恐!

一直保持着平静表情的元玄真人终于脸色大变。

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把紫色的剑符。

看向葛东旭的目光充满了凝重,仿若面对的是生死大敌,再也没有之前半点的傲然。

“樊洪称你为先生,看来你与他应该有些授道之恩!”元玄真壤。

“没错。”葛东旭沉声回道。

听到葛东旭肯定的回答,元玄真人暗暗一阵苦笑。

他知道今除非他能击败眼前这位年轻人,否则青远真饶丹田是注定被白废了,哪怕传出去,也不会有人为青远真人一句好话,而只会他是自找的。

不是因为樊洪是异能管理局的主任,对于很多奇门术士而言,他们骨子里还是有些藐视世俗权势的性在,所以青远真人真要废掉樊洪的丹田,只要蜀山派能扛住压力,他们不会觉得有什么。

只会认为樊洪技不如人,还敢到蜀山派叫嚣,那是自取羞辱!

但多了葛东旭这个因素,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葛东旭至始至终没有借用外力,他使得是奇门术法。

你青远真缺着他的面,要废掉跟他有师徒之实的樊洪,他现在以奇门之术废你丹田,奇门中人谁能指责他不对?

青远真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不禁大变,心有不甘地望向他的师祖。

现在他复仇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元玄师祖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