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三界好公仆 > 第308章 宁肯妹妹负天下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08章 宁肯妹妹负天下人

“无双啊,姜妈妈只生了一个女儿,如今女儿长大了,不肯回到妈妈身边了,你当姜妈妈的干女儿好不好?”

宁无双杯到酒干,姜晚和于乐直接跟,众人也都跟上,倒是让酒宴的进度比较生猛。

姜红梅连喝了三杯,腮边泛起嫣红,就表示不胜酒力,大家随意,能喝多少喝多少,更重要的是聊天。

说这话时,姜红梅拉着宁无双的手,亲切又宠溺,“我干女儿是状元,你说姜妈妈该有多威风!”

那边何青柏闻言一震。

明海大酒店是沧海排名第一的五星级涉外酒店,姜红梅是沧海市着名企业家,鲁东省人大代表,新晋全国人大代表,无党派爱国人士。

曾有传言,说明海大酒店与某前高官有牵连,但几个月前该高官被判了无期,明海大酒店却兀自岿然不动,生意反而越做越大了,可见传闻多半不实。

底层老百姓就是爱编些上流社会的下流段子,以满足自己无能又不肯努力,即使努力了也改变不了现状,一切都归咎于苍天大地邻居老王的阴暗心理。

不说姜董的江湖地位,单说明海这份财力,也足以坐吃等死山不空了。

麻烦问一下,姜董您还缺儿子吗?

何青柏当然不敢出声,他这叨陪末座,耳朵最是管用,嘴巴则只用来吃喝。有人笑时就跟着笑,笑得恰当好处,主要表现为笑容丰富,笑声却小。

姜红梅此话一出,其他人也都没有出声,目光倒是集中到了宁无双身上。

宁无双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看了看爸爸,看了看哥哥,再举起酒杯时,笑容就顽皮又清纯。

众人下意识地跟着举杯,宁无双却是单敬姜红梅的,“姜妈妈,您的女儿不见了,我的哥哥也不见了。他俩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两个就同病相怜。姜妈妈,我敬您,您随意!”

姜红梅微笑举杯时,宁无双凑过去碰了碰。

下位者敬上位者,无非是酒杯放低,这个倒是跟山里一样的,喝进嘴里不都是酒吗?

碰杯之后,宁无双一饮而尽。

“好酒量!”姜红梅脸色更红,却也是一饮而尽。

“姜妈妈您可能不清楚,我从小就想着长大了嫁给我哥,甚至还破坏过我哥的一段姻缘,就是我们村长家的闺女。现在看来,人力有时穷。这个哥哥我不要了,让给我嫂子了。”

宁无双说得诚恳质朴,姜红梅却是不好接话,甚至居然有些看不清楚的感觉。

女状元居然恐怖如斯?

于乐翻了个白眼,姜晚笑吟吟地看着宁无双,手却伸到了下面去,于乐的白眼就变成哈欠,也就是张大了嘴不出声。

酒桌上静悄悄。

“姜妈妈想让我当您干女儿,我当然很高兴,其实亲女儿是也可以的。因为我一直没有妈妈,小时候也羡慕过别人有妈妈,甚至曾经把哥哥的妈妈当了妈妈。”

“不过,这个得由我爸爸决定。我是个很开明的女儿,我希望我爸爸幸福。此后女儿不在身边时,也有人能替我照顾他。”宁无双严肃认真地说完,酒桌上就不止是安静了。

还洋溢着一种古怪的味道?

我为什么特别想笑?

姜红梅就有点儿笑不出来,我说错什么了吗,难道是交浅言深了?

这孩子好像不太懂事啊。

不过高位如姜红梅,喜怒是不会形于色的。

“谢谢!”宁无双自顾招呼了服务员,待其倒酒后,举杯敬向姜晚,“嫂子,长嫂比母,您觉得我说得对吗?我敬嫂子一杯!不知道嫂子是不是一个开明的女儿呢?”

“嫂子也是开明的,同样希望妈妈幸福。和无双说的一样,这也是由妈妈决定的。”身为长嫂比母的姜晚,还能说什么呢,至少笑容是很到位的。

然后就听见于乐“哎呦”一声。

“啊哈哈,小晚和无双说得都很对,我都支持!”于乐不尴不尬地举杯,“来来,我们为小晚和无双干一杯!”

于是众人举杯共饮,连早已喝过了量的刘萍也干掉了。

捧人饭碗,听人召唤,身为助理的刘萍能坐在姜董的家宴上,本身就是一种荣宠。

同样作为司机兼保镖的尤光,倒是再喝一瓶也不在话下。不过这杯喝完后,就拼命把脑袋往桌子底下埋,身体还不时地抖一下。

一边是敬若天神的姜总,一边是敬若天神的乐哥,哈哈哈哈,我怎么就是憋不住呢?

只有何青柏目瞪口呆地忘记了举杯,甚至忘记了保持绅士风度和下位者姿态。

无双同学是不是太生猛了点儿?

乐哥交给我的任务,貌似很难完成啊乐哥。

“来来,亲家!我敬您一杯,您随意就好。无双从小受了苦,我和于乐呢,又太宠她,就给惯坏了。其实她也没喝过酒,现在要离家了,心事难免多些,还请您不要介意,孩子说的是酒话。”宁唯事貌似有点想挠头,却也舍不得教训无双,终于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亲家言重了,无双多么率真的好孩子,我也是好喜欢她的。”姜红梅酡红上脸,当然也不会跟小娃娃计较什么,就陪着宁唯事喝了一杯。

只是交流起来难免有些尴尬。

收干女儿的话,也不要再提了。姜董的干女儿,是那么好当的吗?

“无双,以后少喝酒!”于乐抓过醒酒器给自己倒了个满杯,瞪了无双一眼,随后干掉。

“哥你凶我!”宁无双泫然欲泣。

“哥怎么舍得凶你呢,以后哥不在你身边,你总是要保护好你自己。”于乐有点儿头大,也只好再喝一杯。

其实这酒很昂贵的,这么喝有点儿浪费了。

“你不是给我找了男朋友了吗,他会保护我的,对吗何青柏?”宁无双撅着嘴巴。

“对对对!”何青柏今晚还是第一次开口。

于乐大口地喘气,成神以来,在人间还是第一次觉得憋闷,乃至于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

此时只想把无双抓过来,把她的屁股打烂。

可是,怎么下得去手?

好吧,有哥在,也不怕你捅破个大天去!

无妨的,哥还就是惯着你了!

“无双,无论如何,哥总是亏欠了你。”于乐终于长吁一口气,朝着无双宠溺地笑,“虽然从你个人发展,哥并不希望你任性。”

“但哥也不怕你任性,完全有能力由着你任性。那么,你就任性地长大吧!爱谁谁,看不顺眼就弄他,不管你捅出多大的篓子,哥都给你兜着!”

一向人畜无害的于乐,此言一出,居然有如春雷滚滚,凛然不可犯。

连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尤光离着于乐最近,椅子嘎吱吱地响,一时间毫不怀疑,只要因我而让无双少了根寒毛,乐哥定会把我捻进泥土里……

其他任何人,同样毫不怀疑,其中也包括了宁唯事。

唉唉,无双这孩子。

唉唉,于乐这孩子。

唉唉!

姜红梅就诧异地看向于乐,甚至还下意识地有所躲闪。

此刻至少明白了,且不说小晚如何,我这个准丈母娘,在于乐心目中,是远不如无双的。

或者我真是唐突了,冒昧了,侵犯了无双?

“哥……”宁无双的眼泪喷涌而出。

于乐叹口气站起来,走到无双跟前,轻轻地搂住了她。

不能由着妹妹任性,我这神仙当着还有意思吗?我是不是一向太低调了?

宁无双则全身心地埋进了于乐的怀里,准确地说是于乐的肚子上。

良久,包间里只有无双的呜咽声在回荡。

蝉噪林逾静。

包括姜晚和姜红梅在内,于乐口含天宪一出,众人便觉得天地间隐然有变化。

自己与无双相比,无疑是云泥之判。

“哥,其实包括刚才,我从房间里出来时,我都在告诫我自己,我长大了,我不可以任性了,我不可以要得更多。”宁无双的哭诉声幽幽传出,还是语不成声。

“至少你刚才的气场很强大呢,威压全场。”于乐把无双搂得紧些,气场这东西,感觉上很虚,其实也是实实在在的。

至少要心理上很强大,无双做到了。在陌生的场合下,也没有怵了任何人。

一时间于乐也觉得,我是不是在特意找无双的好?

“可是哥,我忍不住啊!我是不是没救了,呜呜呜……”

“放心吧无双,你已经知道哥哥有些不同,但你不知道的更多。无论在任何人面前,无双你都不需要委屈了自己。记住,任何人!”于乐轻拍着无双的后背。

“任何人吗?”无双停住了哭泣,用力地抓着于乐的后背。

那边,从于乐走向宁无双起,姜晚就有些崩溃了,闻此言更是战栗不已。

青梅竹马果然是不可战胜的吗?

我做错了什么吗?

或者于乐毕竟不同,我有些贪心不足了,可我也说过,我可以分半席给无双的啊?

即使不是甘心情愿,至少我能够接受。

如今,我连这半席也要失去吗?

于乐朝自己看过来时,姜晚面色惨白,几乎支撑不住自己。

我的爱,原来真的不算什么。

爱一个人,是不是就要卑微到尘埃里?

我爱上你时,你并不是神啊,或者是我并不知道你是神。

爱一个神,原来是会受到诅咒的。

那么,就让我安静地离开吧……

“你自己说过的,长嫂如母!”于乐歉疚地看向姜晚,语气却是斩钉截铁。

未必如口含天宪,亦是当者辟易。

姜晚的眼泪同样喷涌而出,我毕竟没有爱错人,我毕竟没有爱错神。

“无双,你无论如何任性,哥都是支持的,也都是有能力支持的。但我们活在这个社会中,所谓能力大者责任亦大,至少不要挑战了公序良俗,至少不要亏气了良心道义。你明白吗?”于乐继续拍打着无双的后背。

想来,此生至今,唯一亏欠的也就是无双吧。

如果此事不圆,难免影响了道心,于乐也只好任性一回。

却也不能释放一个恶魔吧?

或者释放了恶魔也无妨,哪个山头还没个啥二代呢。

却也不能让无双变成了恶魔吧?

“哥,我懂了,我会管住自己。”宁无双扬起了笑脸,随后又翻白眼,“这么多条条框框的任性,哪是什么任性啊!”

“你……将就点儿!”于乐又有些手痒了,却也只能瞪眼。

“嘻嘻,我将就,我将就!”无双立即投降了。

于乐就觉得,没准儿还真是释放了一个恶魔,拿她没办法啊!

“嫂子,我们和解了,长嫂如母!”宁无双朝着姜晚甜甜地笑。

“嗯!”姜晚泪中含笑。

想来我居高临下地拿信用卡给无双,无双生气了吧。

“小晚,无双陪我长大,这是与生俱来的,也是唯一的,再不会有另一个无双。”于乐挠挠头,此时对得起了无双,却又觉得愧对了姜晚。

神能造出一块他自己也举不起来的石头吗?

“小晚,你我是一体的,天长地久!”只能是多造些石头。

“我懂,我会让着无双。”姜晚笑中含泪。

也不记得上次哭泣是什么时候了,突然间就好想哭,还止不住。

那就让泪水痛快地流吧。

“阿姨,我和小晚虽然还没成亲,但从今天起,我喊您一声妈妈。妈妈您辛苦了,您把小晚养得这么好,确实是便宜我了,谢谢您!从今天起,您就是除了我父母和小晚无双之外,我最亲的人!”于乐单手揽着无双,因为无双不肯放开他,另一只手便拿起了无双的酒杯,服务员很有眼色地过来倒酒。

于乐朝着姜红梅举杯,随后一口饮下。

“好孩子,嫁给你,是小晚的福气,妈妈很高兴的。”姜红梅眼圈有些发红,也举起酒杯喝了。

虽然声称不胜酒力之后,又因为高兴喝了好几杯。

现在看来,再高兴三五回,还是可以的。

往事历历在目,最近的一次就是,明海黑云压城时,本已做好了玉碎瓦全的准备,小晚却带着于乐从天而降。

我的确没有资格对无双居高临下。

“另外呢,妈妈您知道,我从山里考上大学,我是全屯子第一个,无双呢就是第二个。当然无双比他哥哥出息多了,居然考上了五道口,我就只能上沧海农大。这其中,宁校长为我付出了太多心血,一直待我如亲子,我也一直待宁校长如父执。无双没见过妈妈,其实我也没见过无双有妈妈。如果您想当无双的妈妈呢,我和小晚也是高兴的。”

于乐前一番话说得一本正经,甚至是饱含深情。

后一番话就突然变天,嬉皮笑脸没正经,原来的于乐又回来了。

“呸呸!这是什么话!”姜红梅如妈妈般啐他。

“于乐,大人的事儿你瞎掺和什么!”宁唯事老脸一红。

“无双啊,你看看,你任性一回,哥哥要费多大的力气,事情还办不好!下回记住了,认准了再任性!哥哥其实也不是万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