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我是神仙在凡间 > 第233章 就不让你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什么?无耻,竟敢把姆妈也搬出来!”结果首领少女一听他说的那个老妪,顿时大怒,举起礼杖就要打过来。

陈戈脚步一闪,退到后面,这就叫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吗?

“好吧,那我问你,要怎样才能让我进去?”陈戈有些郁闷了,明明是苗族女王派人去找自己,那个老妪也说的好好的,现在自己来,却又不让进?这是什么道理!

毫无道理嘛!

难道自己真这么不受待见?不说把自己相貌对这些守卫描述一下,至少随口嘱咐一两句啊。

对比静田明秀的画像在这苗地所见皆是,人尽皆知,全民爱戴,再一次印证了自己在这苗族女王心中的地位,跟静田明秀根本没法比。不仅没什么感情,恐怕已经深深地恨上了自己。

这件事,到现在终于成了很狗血的一件事。

明明是她在湖底被困了三百年,体内孤阴侵体,亟需阳气,主动纠缠……

本来陈戈心底还保留着一丝旖旎,不想正视那个现实——明明是自己被强上了好吗?

当然,他也没怎么反抗,可这毕竟不是自己强上她啊!

也许,自己错就错在,没有先把她弄得清醒些,可能对方认为自己是乘人之危,小人之行。

也是因为这一点纠结,陈戈一直觉得有些愧疚。

不然的话,这些守卫哪里能挡住他,不管是强闯,还是随意换个地方,这山路十八弯于他不过是平地一般。

只是出于敬意,不想让事情再恶化下去,所以他给足了对方面子。

就在这时,几个看起来和陈戈年纪差不多的少年男女,骑着苗地特有的那种山地马,嘻嘻哈哈地奔了过来,人群赶紧往两旁让开。

然后这些人根本不停,直接就上山去了。

那些守卫的苗族少女则举起礼杖,不是打,是表示敬意,脸上都挂着亲切的微笑。

“看到没,你不是问怎么能进去吗?他们就行,你就不行!”那个首领少女呵呵一笑。

“嘻嘻,查莎姐,我嫂子什么时候出来啊,这人可是越来越多了!”这群人中为首那个少年转过头来,笑嘻嘻地问着这个首领少女。

“很快了,你们先在山上玩一会儿吧,以后见的时候多去了。”这个首领少女也笑着回答,看起来已经像是一家人了。

“好吧,不过我岳家的车队已经马上要开过来喽!”

马上的少年男女们扬长而去。

“嫂子?”陈戈脸色略有些酸涩,这苗族女王和静田明秀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吗?

“小子,赶紧回来吧,那是岳家的人,是静田明秀的一些亲族兄弟姐妹,当然叫女王做嫂子啊!人家这种才可以随意上下山,咱们这些外人还是老老实实等着吧!”

旁边那些人喊叫着,声音也都是酸溜溜的。

“你最好派人上山,就跟女王说,陈戈来了!我在这里等着!”

即便这样,陈戈也没有说什么,既然决定了无意去留,那就淡然处之吧。

自己的承诺自己履行,她怎么想无所谓。

说完陈戈就转身找了一个席位坐下等待,同时神识向外扩散,东瀛那些阴阳师肯定会过来的。

虽然陈戈这样说,连名字都报上了,不过那首领少女却也只是嗤笑一声,仿如未闻,并没有派人去传信。在她看来,陈戈显然是个骗子。

自家女王刚刚复活,还从未下过山,怎么可能认识这个小东西,居然还说他见过女王,呀呀个呸啊,我自己也只远远地见过一次啊。

撒谎是张嘴就来,这个人不打他一顿都便宜他了。

她哪里知道,陈戈不但见过她们女王,还上过,他和女王的距离,那是从未有人达到过的深度。

不久之后,又有一群东瀛人,哇里哇啦地走过来,同样没有被阻挡就上山了。

“哼,这些东瀛人怎么可能都是静田家族的,只要说东瀛话就被放上去了,反倒我们这些大华国本国的人,全都被挡在这里,真是太可恶了!”有些人等的心焦,看到这一幕不仅大骂起来。

“就是,这个苗族女王难道这么缺钱?非要抱东瀛人的大腿不可?”

“我对女王很失望!”

这些人纷纷议论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陈戈心中也是不喜。虽然他是天界帝子,但毕竟以大华国凡人的身份生活了十七年,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华族人的。

何况,华族人的历史,也是最接近天界风格的,是天界神仙下凡的首选之地,说是这些神仙的后裔也不为过。

东瀛人,说好听点是华族人的分支,说难听点,不过就是一群荒岛矮矬子而已!

“嗯?”

陈戈忽然眉毛一轩,神识发现了一处异常精神波动,这应该就是一个东瀛的阴阳师。

“咦,兄弟,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很眼熟啊!你是不是上过直播?”

旁边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凑过来,仔细端详陈戈。

“你认错人了!”陈戈站起身,转身向回走去。

“喂,你不等了?听说岳家的车队再有半个小时就过来了,那时就能看到女王了啊!”那个男生在他身后叫道。

陈戈根本没理他,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

那个首领少女摇摇头,这个小家伙就这点耐性,果然是个骗子,不,连当骗子都不合格。

这时陈戈却快速地在人群中穿行着,神识锁定了一群人。

“我早就警告过袁萱,让她不要乱说话,可她根本不听,一到苗寨就疯了一样,逢人就说静田明秀是伪君子,品行不端,配不上女王,还说他在学校时有很多女朋友,有一些现在还保持着关系,根本不可能对女王忠诚!这种话也是乱说的?人家白苗族是走婚制,要什么忠诚啊,女王既然选择了静田明秀,自然是有她的道理,用得着你来操心吗?现在可倒好,得罪人了吧!”

江宁大学这一小伙人此刻被关在一个小旅店里,外面那么热闹,他们却出不去,等于是被软禁起来了。

“她要随便说说也就罢了,居然还在人群中用大喇叭演讲,真是服了她了,陈志刚你就不应该带她来,现在我们都被连累了!”

“我好饿啊,你们谁还有饼干,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吃了一顿千家宴,本来还想着一路吃过去,毕竟挺多山珍海味咱都没吃过,结果可倒好,直接被抓起来了。我肚子快饿瘪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所以根本没准备什么吃的,都说他们这里随便吃嘛!”

“水呢,你们谁还有水?”

“不给,都告诉你了,要省着点喝,谁让你咕嘟咕嘟一个劲地灌个不停了!”

“这能怪我吗,这里也太热了,又不通风,十多个人被挤在这么一个密不透风的小房间里,不喝水我会憋死的!”

“安静点,再说话弄死你们!”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吼叫。

这些大学生顿时都屏住气息,一个个吓得紧紧闭上了嘴巴。

看他们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没少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