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透视医能狂少 > 第1221章 无限放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那是一片悬崖,下面是万丈深渊。云雾升腾间,肖逸飞看见了下面的辞心,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隔了那么远,却好像辞心就在自己眼前一样,本来清秀端正的脸此时尽显妩眉,在肖逸飞的眼中无限放大。

“快下来陪我啊,我好寂寞啊。”辞心俏音流转,就像是在肖逸飞耳边一样,林木甚至感觉到了脖子上的丝丝热气,痒痒的。

“好,我这就下去陪你。”肖逸飞痴痴地迈出一只脚。

正当肖逸飞的另一只脚也要埋进深渊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大手,将肖逸飞一把抓住,与此同时,肖逸飞只感觉到口中传来一种燥热的感觉,酒香四溢,瞬间便从幻境中惊醒。

“哎哎哎,快点醒醒,肖逸飞!”

肖逸飞猛然睁开双眼,从幻境中惊醒,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那朵巨花脚下,脸上尽是湿哒哒的不知什么时候从巨花的花中伸出一条触手般的藤蔓,眼看着就要缠在自己的脖子上,身后是一脸焦急地张破,手中拿着他形影不离的酒葫芦。

“快点退回来,这花吃肉!”张破大喊。

肖逸飞赶忙抽身而退,那触手不甘心一般地紧随而至,张破眼疾手快,拔剑便斩,一刀剑气转瞬而至,触手化成两截掉落在地上,而肖逸飞也得以回到张破的身边。

回到张破身边后,肖逸飞回顾了一下刚才的经历,原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中了幻术一样的东西,身处环境之中,实则差点被眼前的巨花杀死。

张破说道:“咱们刚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你就盯着这巨花入了神,不一会便向傻子一样直勾勾地向巨花走了过去,我猜测你可能受了这尸香魔芋的蛊惑,而我却没事,我想到可能是我常年饮酒的原因,便拿出酒壶泼在了你脸上,没想到还真让我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你捡回了一条命。”

“尸香魔芋?那是什么东西?”来不及道谢,肖逸飞便向张破询问起了这朵巨花的事情。

张破解释道:“我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尸花发生了变异才会长到这么大,尸花本是雨林中随处可见的植物,我刚才也说了,它们靠散发的腐臭味吸引蚊虫来传播花粉,但是尸香魔芋缺不同,这种古老的花乃是尸花的祖先,它们靠自己妖艳的颜色,诡异的腐臭味,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由幻象组成的陷阱,引you着接近它的生物走向死亡,再将他们分解食用,以作为自己生长繁殖的饵料。”

张破顿了顿又道:“见你迷了心智,我便知道这并不是普通的尸花了,辛亏我歪打正着,蒙对了破解幻境的方法,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救你。”

肖逸飞释然,想起自己在幻境中的情形,一阵后怕,如果自己真踏进那深渊之中,很可能就成为了这尸香魔芋的腹中餐了。

正可谓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亦在凝视你。

在经过了这次小插曲之后,肖逸飞张破二人更加小心谨慎地赶路,一路上也没再碰到什么危险,偶尔有几只猛兽路过,但都不是什么极度危险的存在。肖逸飞三下两下摆平掉了,终于在天黑之前出了这边林子。

“终于出来了,累死我了!”肖逸飞叹了一声,这次还多亏了张破,不然自己肯定会被那尸香魔芋蛊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用道谢了,我也是举手之劳。”张破探知到了肖逸飞心中所想,顺嘴说道。

“谁要跟你道谢了,我跟你说,你一号少那那玩意窥探我,你不嫌累我都嫌烦。”肖逸飞心中忿忿不平,自己何尝不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呢。

“到了,前面就是金家的村落了。”张破指向前方的山脚下。

肖逸飞顺着张破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山脚下果然有一个村落,此时正值傍晚,村中升起了袅袅炊烟,可能是由于距离村落还有些距离的原因,张破有些看不清村中的情况。

“快走两步,说不定还能赶得上晚饭。”张破催促道。

二人加快前行,很快便来到了村头。

在村口处有两个踏哨楼,楼中站着两个守卫,大概十多岁的样子,稚气未脱的脸却写满了与年龄不相符的严肃,小小的骨架,皮肤黝黑,一身的腱子肉,身上穿着兽皮编织的衣服,很是威风。

两名少年拦下了肖逸飞和张破:“什么人!”

另肖逸飞奇怪的是,这金家村落的人很说得竟然是普通话。

张破道明了二人的来意并表明了自己张家族长的身份,两名少年听后毕恭毕敬地放心,并唤来了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带着两人去找金家的族长。

肖逸飞观察发现,村子的四周都扎着高高的木墙,四周设有塔哨,不像是村子,更像是jun营,村中一排排木质的房子鳞次栉比,可见金家的人丁还是非常兴旺,此时正值晚饭时间,家家户户都在各自的门口吃着晚饭,肖逸飞和张破这两个外人的到来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张破不动声色,昂首阔步,尽显一家之主的风范,再看肖逸飞在气质上显然要稍逊一筹,被这么多人盯着让他很不习惯,眼神闪躲,更像是被抓回村子的贼一样。

穿过居民区便是储存区,两个大大的仓库堆满了谷物稻草,还有兽皮兽骨之类的东西,穿行于此的时候,肖逸飞听到了一声声稚气十足的呐喊。

呵!哈!

原来,在储存区的后面便是练武场,一群刚吃完晚饭的孩子,此时正聚集在练武场之上练拳,一招一式架势很足,颇有英雄少年的气质。

在练武场的中央,站着一个佝偻的老人,老人一米五左右的身高,身上传着一个青绿色的破衫子,满脸树皮一样的褶子,果露在外的皮肤上尽是褐色的斑点,但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张破朝那老头努了努嘴:“这就是金家的族长了,以前有过一面之缘,老头的脾气很和蔼,不用怕。”

老头发现了二人的道来,迎了上来,嘴一咧开,露出残缺的牙齿,朝二人抱了抱拳:“不知二位前来,有失远迎,见怪见怪。”老人的声音很干枯无力,除了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都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张破还礼,而肖逸飞还在那里看着武场上的孩子们发愣,张破捅了捅肖逸飞,后者这才反应过来:“老先生您好。”

张破向老人介绍了肖逸飞,老人上下打量了肖逸飞一眼,又对肖逸飞道:“原来是肖家的后人,幸会幸会,老朽与你父亲也有一面之缘,没想到他竟然成为了那个境界的强者,而且二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真是让我金某人惭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