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官场先锋 > 第133章 讨价还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赵母脑子“轰”一声,当场懵住了。

这时她才领略到方晟的厉害,一眼看穿于家自以为高明的诡计,难怪年纪轻轻能凭自家实力爬到常务副县长位置,令衔着金汤勺出世的于铁涯缚手缚脚,倍感头痛。

她再度低头喝茶,酝酿会儿情绪,推心置腹地:“方,如今我是把你当自家孩子看的。上次于家做得过火,事后也表示过悔意,没再继续纠缠下去——凭他们的能量本可以不依不饶,你全身而退并晋升县常委,不久又和尧尧领了结婚证,这些于家都知道,假装不闻不问其实心里透亮。现在于铁涯到了黄海,他是于家重点培养的新生代,肩负着很多期望。而你,想必也不会满足常务副县长位置,上升空间非常大,这种情况下理应携手合作,共同把工作搞上去,有政绩一切都好办,对不对?”

方晟不动声色:“阿姨得对。”

“可是听……于铁涯上任后你在某些方面表现出不合作的态度,还公然在常委会上发难,让他差点下不了台……”

“这么我不同意,”方晟道,“首先,是他表现不合作态度,第一次县长办公会就准备调整我的分工;其次并非我在常委会发难,而是他未经商量擅自增加已经形成的决议;还有,反对燕腾集团投资建厂是出于环境保护,不是故意跟谁过不去。”

“不管怎么,你们今后多沟通、多协商,维护县正府班子团结才是第一要务。”

方晟却冷下脸:“如果阿姨暗示我放弃原则一味迁就他,那我可以明确地答复你,绝对不可能!”

赵母连忙摇手:“那倒不是,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不,于家的意思是你俩尽量避免争端,特别在常委会上要协同一致……”

“阿姨,你的话严重违反组织原则!”方晟勃然变色,“常委会成员拉帮结派,搞团体,是党内生活的大忌!你若不熟悉,可以回去问问于家的人,哪个敢这样要求我?”

赵母被他虚虚实实的态度弄糊涂了,张张嘴再也不下去,但她明白今晚要是得不到方晟明确的承诺,回去肯定交不了差。内心激烈交战了半,一狠心道:

“方,你心里还是有怨气。坦白吧,你对我,对于家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只要能满足的,我决不含糊。”

鱼儿终于上钩了!

方晟面露沉思之色,赵母则紧张地看着他。良久,方晟才:

“于家不欠我什么,上次双规事件虽然手法恶劣,给我精神造成很大打击,但清者自清,反而让大家知道方晟是难得的清官,因此还得感谢于家……”

赵母尴尬地笑笑。

他续道:“但阿姨,还有于家真的欠尧尧很多,包括粗暴干涉她的感情生活、莫名其妙把她弄到香港、给她施加很大压力等等。唉,下无不是的父母,往事不堪回首,也没有计较的必要,依我看也算了……”

“那么……”赵母搞不清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愈发不安。

“大家都要向前看,别在事上纠缠不休,可眼下真有桩大事需要于家配合!”

赵母不禁紧张起来:“什么?”

“我和尧尧的婚礼!”

“啊!”赵母不由站起来,“你……你们不是已领了结婚证?”

“那只是法律层面的意义,作为县领导,我需要以婚礼的形式明确告知所有人,同时尧尧也需要披上婚纱正大光明出现在公众面前!”

赵母脑中急转,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缓慢地:“我是她妈妈,当然要出席……”

“父母亲都要出席!”

她唰地站起身:“不可能!他的身份不容许……”

方晟轻蔑地看着她:“我从没听父亲不能参加女儿婚礼的。”

“方,你听我,他身份与众不同,确实不适合露面……这样吧,其它条件我都答应,但他绝对……”

“于家还得有代表参加,连你在内要有一桌人,不包括于铁涯,他坐在县领导席。”方晟继续开价。

赵母咽了口唾沫:“我只能答应我,还有于铁涯参加婚礼,别的……”

方晟站起身:“既然这样,今晚谈话结束,阿姨请回去吧!”

“方,你听我,”她急急道,“于家是大家族,其声望……因为尧尧情况特殊,原本就没纳入家族体系,她的婚礼由我和于铁涯参加已经很给面子,是于家所能接受的底线,别逼人太甚方,撕破脸对双方都不好……”

“撕破脸对我有什么坏处?再派人来双规一次?”方晟冷酷地,“就算我逼人太甚,他于铁涯能拿我怎样?我布衣出身,玩得起也输得起,他呢?你们于家呢?”

“你……”赵母目瞪口呆。

“其实这样做归根究底为了你好,女儿风光嫁出去了,于家公开承认尧尧身份了,不正是你几十年来欲达到的目的?换而言之,把女儿女婿打压得灰头土脸,对你有何好处?”

赵母已被他反诘得不出话来。

“既然你不敢答应,赶紧回去报告,让于家拿主意,或者换有拍板权的人跟我谈,”方晟霸气地,“提前透露一下,过几又要开县长办公会了,叫于铁涯当心点!于家能在京都横着走,可在黄海,必须夹着尾巴做人!这些话你可以原封不动转告他们!”

送走失魂落魄的赵母,拿钥匙打开书房门,赵尧尧果然不是普通性子的女孩,不但没伏在门边偷听,反而聚精会神坐在电脑前研究股市数据,见他进来才淡淡问:

“走了?”

方晟有些好笑:“你不关心我们谈了些什么?”

她若无其事:“反正你不会害我,至于她和于家……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樱”

“或许过阵子我们就得筹备婚礼了。”

“真的?”她顿时两眼发光,“我可以穿着最漂亮最纯白的婚纱?”

这一瞬间,方晟才知道赵尧尧内心深处还是渴望成为美丽的新娘,留下辉煌而灿烂的一刻。

“是的,这正是今晚我和她谈话的重点。”他内疚地。

她欢呼着平他怀里,脸上笼罩喜悦的光芒:“那时我就能生孩子了?”

“啊,你很想孩子?”他不解地问。

她红着脸:“只是觉得……到了生育的时候,而且你爸妈很喜欢孩子……”

“生孩子很疼的。”他故意逗她。

“该经历的总要经历。”

他一时兴起:“好,今晚先做下准备工作。”着将她横抱而起,在她的抗议声中大笑着走进卧室。

隔了两又开县长办公会,有之前的教训,于铁涯格外心谨慎,每个议题都经过精心准备,并与涉及的副县长个别沟通过,取得一致意见才提交研究。尽管如此,还是被方晟鸡蛋里面挑骨头,接连否决好几项议题。庄彬横竖是跟他同进退,态度坚决地站在同一阵线,剩下四名副县长里严华杰假装保持中立,还有两名副县长早知晓方晟的厉害,保持沉默,唯有任钟山不知好歹支持于铁涯,可方晟和庄彬都是常委,联手的气势明显压他一头,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

眼看近三分之一议题被搁置,饶是心机深沉、喜怒不溢于言表的于铁涯也按捺不住,厉声:

“方县长,这是研究正府重心工作,不是耍威风斗心眼的场合,你这也不肯,那也不让,景区那边的事务却一路绿灯,到底什么意思?”

终于忍不住了。方晟平静地拿起一份申请报告,:

“我来告诉你什么意思。正府招待所申请一千六百万内部装修改造,这是什么概念?以目前装修行情,你给我一千万,我能在黄海任何区域整出一家三星标准的酒店!花一千六百万改造,还只部分对外营业,穿了不就为了提高县委县正府领导们的接待标准?这样的享受我消受不起!”

他又拿起另一份材料:

“再看这个,市政公司申请更换县城主干道两侧路灯,统一安装太阳能路灯,预计总投资为九百四十万元,同志们,县城每年路灯电费总共多少钱?换成所谓太阳路灯能节约多少钱?什么时候才能节省到九百四十万?究竟是浪费还是节能?或有人想从中捞取好处?”

庄彬冷冷:“两年前市政公司就向常委会提交过一次,被驳回,现在又通过县正府申请,无非想趁某些领导不熟悉情况,混水摸鱼!”

于铁涯一拍桌子,冲分管市政公司的韩副县长怒道:

“下午把市政公司那个混帐经理叫过来!”

“好,我马上通知。”韩副县长应道。

方晟再拿第三份报告,问:“还要我解释吗?”

于铁涯铁青着脸看都不看对方,径直道:“散会!”

“慢!”方晟道,“我还想提醒于县长,凡是县长办公会上否决和要求补充材料的议题,不得提交常委会,否则我会反对!”

庄彬似笑非笑:“全票通过的才算正式决议嘛。”

于铁涯恍若未闻,大步走出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