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正侧侍君宠 > 第502章 伯赏景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535伯赏景申

猛烈的咳嗽让休离一时之间缓不过来,苍白的脸色愈发苍白。

“主子,去休息吧。”,休眉帮休离轻轻的顺气,原本主子的起色还可以,这段时间脸色越来越差劲,眼睛下面黑青的颜色越来越重。

最后休离被休眉扶上床好好休息,休眉离开房间,站在栏杆旁看天上的月亮。

她都有些记不清楚跟主子在外面待了多长时间了,从最开始期待着能找到锐丘公子,到后来慢慢断了念想,再到现在已经清楚的明白锐丘公子去世的事情。

其实在最开始几年没有找到锐丘公子的时候,她心中就已经音乐感觉锐丘公子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若是在人世的话,不可能花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到最后连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都没有。

休眉离开阁楼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泛起一层浅浅的鱼肚白。

“眉姑娘。”,在休眉师太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她身后轻唤。

听到熟悉的声音,休眉的心中一紧,这是又有消息送过来了?

还好主子已经休息了,不然着消息送到主子手中,怕是今天主子是不会睡了。

休眉从一身灰色衣衫的男子手中接过信封,上面的蜡封没人开启。

“辛苦了。”,休眉开口说道,那人摇头说不辛苦。

休眉带着她回屋,打开信封,信封上面说明的事情让休眉脸色变好了几分。

“救出来就好,救出来就好。”,休眉轻轻呢喃了两声,原本主子救担心派到和雪部落的人没办法吧丘香公子救出来,现在看到信纸上面说长久小姐把丘香公子从岁年和岁月宫殿当中救出来的消息,喜不自禁。

和雪部落那种地方,她和主子都是没去过的,一开始寻找锐丘公子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锐丘公子会被人绑到和雪部落,她们给很笨就没有调查和雪部落和拢沙部落。

丘香公子和长久小姐之间的渊源,她是清楚了,一开始调查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怎么都不敢相信丘香公子原来曾跟主子距离那么近。

主子知道丘香公子是离开皇恩寺的时候被岁年和岁月带走的时候,摔了五自己所有能摔的东西。

要是早一点调查到丘香公子是锐丘公子和主子的孩子,主子怎么可能跟丘香公子错过。

看到信纸最后写的纳川国攻打拢沙部落的消息,休眉不解的皱了眉头。

“纳川国的皇子真丢了?”,休眉开口问道。

信纸上面写,纳川国攻打拢沙部落的理由是她们国家的皇子在和雪部落,让拢沙部落的人交出来。

拢沙部落和和雪部落是一心同体的存在,但是因为环境不同,所以起了不同的名字,岁年和岁月分别是和雪部落和拢沙部落的部落长,两人后宫的男子都是共享的。

“调查到的消息中,纳川国的皇子没有丢失。”,站在休眉师太面前的女人开口说道。

她们送信都是送两份,一份是让信鸽传递,上面写的东西是用她们自己人才能看懂的密语写的。

另一份是用人送,不走陆地,走水路,速度比走陆地要快的多,但是代价也大得很,她们是由一跳专门的船只送信的,就是因为之前主子寻找锐丘公子,为了消息能传递的更快一些。

“纳川国这是打的什么注意?”,休眉师太皱眉,有些不解。

和雪部落和拢沙部落的地盘,三个国家都是不屑于要的,就是因为环境太过于恶劣,农作物生长缓慢,辛辛苦苦一年,到最后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和雪部落和拢沙部落的人侵扰,三个国家基本上都是攻击回去,但不会进犯和雪部落和拢沙部落的地盘,一次性把她们打怕了,然后再用一些塞牙缝的粮食安抚回去。

“调查到一些消息说纳川国大皇子好像被人给掉包了。”,穿灰色衣衫的女人开口解释道。

“伯赏怀楚?”,休眉师太开口问道。

“是,就是那个嫁给方桃小姐的男子。”

休眉师太又看了一遍手中信纸上面的消息,伯赏怀楚被人掉包了?

所以掉包的那个人在和雪部落,纳川国才攻打拢沙部落?

皇家当中阴私的事情太多,她跟主子在纳川国皇宫当中已经见识过太多,算算时间,主子离开纳川国的皇宫都快有二十年的时间了吧。

不管时间怎么改变,那个地方发生的事情都让人愕然中又觉得理所当然,都想要荣华富贵,都想要成为人上人。

至于伯赏怀楚被掉包的事情,外人查起来也许会困难一些,但主子在宫中的人脉,查起来很方便,纳川国皇宫当中有什么事情,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休眉又问了一些事情,才让穿灰色衣衫的女人离开。

女人离开的时候,打开房门,透过房门开到外面的天空已经澄亮,这一晚,休眉没能睡觉,去厨房那边安排休离的膳食,然后又吩咐熬药,在熬药的时候小憩了一会。

早饭准备好,汤药熬的差不多,休眉去了阁楼上面。

推开阁楼的房门,看到主子已经起身穿好了衣衫,正坐在窗户旁边喝茶,窗户打开,外面的热气吹进屋内。

唉!也不知道主子什么时候起来的,也不知道休息了多长时间。

“主子,早饭准备好了。现在用饭吗?”

休眉开口问道,昨晚来信的事情,她准备等用过早饭之后再告诉主子,省的主子因为要看昨晚的来信,不吃早饭了。

“昨晚是不是来信了?”,坐在窗户旁边的休离回头,看向休眉,目光当中带着几分危险。

休离忍着想要后退的感觉,低了低头,不敢说谎,却也不敢承认。

“休眉,你还记得当初我为什么没来得及赶到锐丘的身边吗?”,休离缓缓开口说道,说话的语气当中还能听出来几分气虚,但更多的是危险和警告。

休眉不禁想起二十多年的事情,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二十多年前,主子还在纳川国的时候,主子还没有休离师太这个名字。

伯赏景申——这四个字没有人敢直呼,当时的主子是纳川国的皇太女,虽然还没有即位,但是朝堂当中完全没有人敢打皇太女位置的注意,先皇的子女虽多,但晒晒选选,真正有能力即位的没有几个。

主子那时在朝堂当中的地位颇盛,要是没有之后发生的事情,主子现在应该在纳川国的皇位上坐着。

休眉还记得自己人生中犯的最严重的一次错误,那天的天气很好,微风从人的周身吹过,让人心情舒畅。

主子帮皇上办一件事情,在她们这些属下眼中,主子帮皇上做的事情都是极其重要的,但是在主子的眼中,她正在跟皇上推荐同胞的妹妹上位,她帮皇上做的这些事情,伯赏景略也能做。

那天休眉收到消息,巫马锐丘要离开纵央国的皇宫,去跟主子月定好的地方跟主子一起离开。

休眉没有告诉伯赏景申,只安排了人去主子跟锐丘公子约定的地方先保护好锐丘公子。

可是休眉没有料到,锐丘公子在信中说的约定好的地方,不是她知道的那个地方,锐丘公子跟主子约定的另外一个地方她是不知道的。

派去保护的那些人后来回话说没有见到锐丘公子,休眉心中就慌了,觉得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当时还自我安慰可能是因为锐丘公子离开纵央国皇宫的时候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所以没能脱身。

休眉还没来的及调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伯赏景申那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休眉把锐丘公子派人送过来的信送到主子手中的时候,主子那要杀人的目光让她浑身发寒,她知道她错了,可是时光不能倒流。

伯赏景申没有处置休眉,让休眉慌了,这才感觉这次的事情有些大了,主子连惩罚她的时间都没有。

休眉跟着伯赏景申出宫的时候,一路上提心吊胆,等跟着伯赏景申乘船到纵央国的时候,休眉的心越来越凉,她以为锐丘公子跟主子约定的地方是纳川国她们经常见面的地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们两个人在纵央国还有约定好的地方。

休眉跟着伯赏景申到地方的时候,没有见到u巫马锐丘,倒是在地上看到挣扎的痕迹。

要是地上没有挣扎的痕迹,休眉还能安慰自己锐丘公子没出事,调查的人还没有送过来消息,但看地上的痕迹,菜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伯赏景申看都没有看休眉,直接去了纵央国的落脚点。

伯赏景申进门之后,守在门口的人却把休眉拦在了外面。休眉知道主子心中有气,二七这次确实是自己做错了,锐丘公子在主子心里占着怎样的分量,她不是不清楚。

要主子在皇位和锐丘公子之间选择,主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锐丘公子,否则主子这段时间也不会在宫中周旋,把皇太女的位置让给景略皇女了。

休眉跟在伯赏景申身边的这些年,也有自己的调查渠道,她知道自己只能将功赎罪,用最快的方法把锐丘公子找回来。

可谁也没有想到,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锐丘公子。

在后来的岁月洞中,休眉不止一次的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消息告诉主子,明明知道皇位对主子而言并不重要。

休眉跪在地上,从衣袖当中取出昨晚的信,膝行到休离的身边。

休离熊休眉手中拿走信,轻飘飘的信离手,休眉却觉得心更沉了。

休离看信的速度有些慢,像是能从字里行间想象到长久把丘香从宫殿当中救出来的场景一般。

看到信最后写的纳川国攻打拢沙部落的消息,休离皱了眉头。

“纳川国怎么跟拢沙部落打起来了?”,休离开口问道。

休眉敛了心神,开口回答自己昨晚从灰衣女人那里知道的消息。

“怀楚被人掉包了?”,休离眉头皱的更深了,说话的语气有些悠然。

皇子皇孙被掉包,对皇家而言是大事,现在这般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倒是让人怀疑真实性。

想到伯赏怀楚,又不禁想到丘香,若是当初锐丘没有失踪,没有被人绑架,那他生出来的孩子,也是要姓伯赏的。

同样是伯赏,伯赏怀楚在皇宫当中荣华富贵,丘香却流落民间受苦受难。

看到丘香被长久救出来的消息,休离的心情好了几分,长久时宗槐国都城人士,一定要回宗槐国都城的,况且她的祖母还在这皇恩寺上面埋葬着。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等,等长久带丘香回来,等跟丘香见面,等丘香愿意认她。

休离从凳子上面起身,离开窗边,走到镜子前面,看了看自己的容颜,从和雪部落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匆促,上面关于丘香的画像也粗糙,看不出来丘香跟自己更像一点,还是跟锐丘更像一点,但是能看出来丘香的样貌比寻常男子更动人,占上乘。

休离看着镜子当中的字里,面色苍白,眼睛下面的黑情色很严重,头发也没有打理,身上的衣衫很朴素,身上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气质。

“休眉!”,休离开口,语气中带了几分惊慌。

“主子。”,休眉应声,看到主子去照相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主子心中在想些什么了。

“之前你说都城中开了一家逐颜馆是吗?”。

“嗯,南历将军的夫侍和长久小姐的夫侍方润细君一起开的。”,休眉开口说道。

“那今日便下山看看吧。”,休离开口说道。

休眉有些惊讶,怎么都没想到主子愿意下山,自从主子定下在皇恩寺待着,下山的次数屈指可数。

“是,我这就去安排。”,休眉从地上起身,说着就要从屋子里面跑出去。

“把早饭给我送过来。”,休离在休眉跑出去的时候开口说道,也不知道休眉有没有听到。

休眉抛出阁楼,让人送了早饭和汤药过来,然后自己去安排主子下山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