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帝归来当奶爸 > 第1002章 你已被道舍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02章 你已被道舍弃

徐长风,说了几句,在论道台上,因为道帝之血,形成异象,

朝着玄武道人而去,但依旧不能破玄武道人的山海异象,

“为什么会这样?都是无天仙帝的话,我几句,还比不上你一句?”徐长风瞪大目光,难以置信,

“你收集到的话,其中都有道字,也蕴含一些道理,但非我道教的道。”玄武道人哼了一声,

他又是说了一句:“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顿时,话出法随,形成异象,一块巨大金子,朝着徐长风而去,

一般人,若看到这金子,必定高兴,但此刻徐长风脸色惨白,这巨大金子,从上而下,这是要砸死他啊,

这便是福与祸在道家中的意义,

徐长风咬牙,赶忙闪躲,还是被这金子异象砸中,顿时口吐鲜血,

“不,我不信,我会输给你?”

徐长风咬牙,突然想到了自己记住的另外一句收集而来的吴天的话,可能跟道有关,当即喝道:“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

顿时,言出法随,

他的话,在论道台上,形成异象,星光璀璨,有流星飞舞,当真是宇宙之景象。

......“这句话的异象,好漂亮。”

望着随着徐长风的话而出现的星空璀璨之景象,小家伙也叫了起来,

吴天却是摇头,道:“这话,我确实说过,出自于《庄子·庚桑楚》,可惜,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这句话该有的气势,所以论道台,也没有完全发挥出彻底的异象来。”

论道台上,玄武岛人,此刻也是郑重点头,一脸感激的道:“多谢道友,告诉我这句话,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这句话,贫道没收集到,现在知道了,多谢道友。”

“谢个屁。”徐长风不懂玄武道人怎么想的,我们现在是在比输赢,你感激我做什么?傻了吧?

而后,徐长风喝了一声,星空异象,其中流星,朝着玄武而去,划过虚空,空气碎裂,产生阵阵音爆,气势如虹。

面对着徐长风的话而诞生的不可阻挡的攻势,

玄武岛人也是道:“贫道收集的不多,这句话是我的极限了......鱼处水而生,人处水而死。”

吴天当年和道帝,都没成帝,两个人到处混,找机遇,途中,论道不少次,

吴天说了许多的道家经典句子,

鱼处水而生,人处水而死。则来自于《庄子。·至乐》。

话落,异象出现,一头鱼,出现,一片海出现,

当即,星空异象,瞬间消散。

一头鱼朝着徐长风冲撞而去,徐长风,如遭雷击,身形一抖。

而后,徐长风脸色一白,看去,败局已现,

第一局,毫无疑问可能是人间道宗输了,

大陆边缘,道观不少,

但能与人间道宗比的也只有天一道观,

不是武力,

而是存在的意义,

徐长风一输,八门长老们,人间道宗真传弟子,还有宗主,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宗主想到了什么,突然嘴巴微张,动了几下,

......“好卑鄙。”吴天察觉到了什么,微微摇头,这人间道宗的宗主,或许他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枭雄,

可在吴天看来,那只是一个卑鄙小人罢了。

他,

输不起啊。

“没想到我道门,在这个世界,会有如此乌烟瘴气的存在。”紫阳真人也嗤之以鼻,

他作为秘宗境,人间道宗的宗主,还发现不了他的修为,

或许觉得他是个怕普通人,但其实不管是武力,还是对道的理解,紫阳道人都自信自己可以碾压死这个人间道宗的宗主。

“这徐长风,对于道,不够理解,以为有道字的,就是道家经典之句,可笑,可笑。”

......就在这时,

玄武道人,开始主动进攻,随着他刚才所说的“鱼处水而生,人处水而死。”

一头头鱼,在山海的海水中跳跃

而后,鱼的身影,如风,异象中的鱼,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直逼徐长风而去。

徐长风瞳孔一缩,

现在他根本想不出其他关于道的句子,

要知道,曾经在论道台上说过的句子,都不算,只能说新颖的,而宗主刚才逼音成线,

可说的太快,他听不清啊,现在,徐长风,只能闪躲。

可下一刻,一头鱼,如同小山般袭来,“轰”的一生,徐长风吐血而出,

直接掉下论道台,重重砸地,吐血而出,血水满面,一出场时候的风度,通通没了。

“在道上,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徐长风,难道只是空有其表,看去是一个风姿卓越的道士,其实不是?”

“不,不是徐长风道长太弱,而是那位玄武道长,太强了。”

周围生灵,一片哗然,

人间道宗那边则都是抱怨,

“我看错徐长风了,以前将他当做朋友,现在,呵呵,他哪里有资格当朋友?”

“丢了我们的脸,我看,连真传弟子,都别当了。”

不单单是其他真传弟子,棒打落水狗,

就是宗主,八门长老也是一脸不悦。

怎么都没想到徐长风,

这么简单就输了?

吴天脸色平淡,他今日起来,主要是将人间道宗的真面目给揭露了,

刚才,宗主逼音成线,对徐长风说的,正是可以当媒介的话,只要徐长风刚才一说,这里不少人,听了之后,身体里,都将被种下道种。

而小家伙,则是幸灾乐祸,

输吧,

输吧,

你们输了,

就轮到小女子我来装逼了。

就在这时,徐长风爬了起来,他知道,他输了,以后在人间道宗里,会被人看不起,

以前,他也只是贫民,因为有些天资,所以进入人间道宗,过上了好生活,他不想再去当农民了,他想继续吃香的,喝辣的,

“我......我没输,我还可以......”

徐长风咬牙,

“够了,你丢你的脸不要紧,也将我人间道宗的脸给丢了。”徐长风的师父,景门长老自阁楼座位上,突的站起,而后厉声喝道:“你已经被道舍弃了,离开人间道宗吧,别让贫道再看到你。”

宗主也没说什么,显然赞同景门长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