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设计这种事情,不是你跟谁关系好,就可以随便用的。

大嫂现在生死未卜,你单方面拿走她的设计并加以利用谋利,实在让人寒心!望你尽快将设计稿归还薄家,看在你这些日子照顾景川的份儿上,这件事便到此为止。”

沈繁星勾唇无声冷笑。

到此为止?

事情都被他以这种形式公布于众,所有人都知道她现在大肆宣传的剧组服装不干净,几乎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

他居然好意思说到此为止?

真是够大度的。

台下的记者彻底激动了。

“沈总……这……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擅自用了别人的设计?”

“这还用问吗?薄家大太太如今生死未卜,怎么可能答应她用她的设计?”

始终是那位记者,一心要将沈繁星身上的罪名按死。

“沈总,您毕竟也是设计师,对于归属权和抄袭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最抵触吗?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她怕是觉得,薄大少爷宠着她,所以薄大少爷母亲的东西,应该理所当然也是她的吧。”

沈繁星脸上的笑意渐渐冷了下来,转眸看向那始终挑事的记者。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代理发言人了?”

那记者脸色僵了一下,不过片刻也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一副反正你死到临头,我不跟你计较的欠揍模样。

沈繁星的视线落到了那人脖子上的工作证上,“海娱杂志?”

她淡淡开口,讽刺尽显。

“且不说我这些衣服的设计如何,你作为记者,就算做不到真正的客观,也该是在第一时间,有效率的将你要传达给大众的事情严谨且公正地坦诚布公。

你们存在的价值,是稳固社会大众的三观,是保证新闻的公信力。

你采访方式先入为主,咄咄逼人,甚至强行给被采访人代理发言……索性,你直接把法官的权利也行使了,给我直接定个罪好了,你说呢?”

沈繁星神色犀利,一点点扫过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微微勾唇。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收了别人的好处就得专心把事情给人家做到,可也别太过分了,以权谋私我管不着你,但是你最起码应该要有作为新闻记者的底线。”

人群中低轰轰的声音逐渐小了些,有些人脸上地神情也有些不大对劲。

以权谋私这种事情,他们多多少少都有涉及,现在提起,难免都有些心虚。

可这……

沈繁星对比没什么抵触,行业内的某些手段和规矩有时候就是如此,必要时,她也不会排斥这样做。

只是所有的前提是,有人别拿这套来针对她。

她又不是什么好人,双标的厉害!

面对周围投过来的视线,那记者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刺绣设计图本就是薄家大太太的设计,你难道还不想承认?”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承认了?”

沈繁星清晰打断记者的话,也迎来记者们新一轮的激动。

“这么说,你这是成承认盗取别人设计的事情了?”

沈繁星道:“设计确实是薄家大太太的设计,但是盗取我却是不能认的!我也不认为,同样作为薄家人,二叔能咬定我盗取了大太太的设计,薄景川作为薄家的大少爷,拿自己母亲的东西居然是天理不容的。”

说完她把视线转向那位记者,“麻烦你见到薄董事替我问问他,薄家人是不是在任何事情都要先经过他的首肯才行?这么霸权专--制……”

沈繁星顿了顿,突然勾唇一笑,眸中的笑意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然后所有人的眼睛盯着她的唇,听到她的声音缓缓响起:“他现在手中的权利……够吗?”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沈总,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记者脸色一阵难看。

她这话说的,几乎将他完全扒了一层皮。

前面刚刚说他以权谋私,现在又说让他替她跟薄董转话,这不明摆着告诉所有人,他其实是收了薄董的好处吗?

而沈繁星却没有再说其他的。

一些话,只能点到为止。

说的太多,难免会露出更多的破绽。

“今天的宣传会到此为止,谢谢大家今天到场支持。”

记者们一脸懵逼,这……就完了?

就……这么放任不管了?

估计不用想都知道,群众对这次的事情,肯定闹翻了天。

沈繁星在保镖的拥护下走下了台,而记者们却是不死心的围了上来。

无论如何都想要沈繁星给个说法。

包括设计会不会再用,手中的戏会不会继续拍云云。

而沈繁星却冷着脸,都不予回答。

在人群攒动中,她淡定从容的走到刚刚咬死她不松口的海娱记者面前,顿住脚步与他平视。

她神色轻轻,没什么表情,而海娱的记者却被她盯的头皮有些发麻。

“你……你想干什么?”

沈繁星眉心动了动,忽然再朝他走近两步,压低了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缓缓从喉间溢出。

“别紧张,你今天确实……不招人待见,但是……这次我得谢谢你。”

说完,便直起身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才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

那记者完全不知道沈繁星到底在干什么鬼,思来想去也不清楚。

最后只当她犯神经。

不管如何,没有得到本人同意就擅用设计,这件事情实在是一件很值得诟病的事情。

事情一出来,网上就有人开始抵制沈繁星的剧和服装品牌了。

“自己也是设计师,居然还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人死了,设计版权就成她的了?可笑!”

“居然还好意思公布设计图,还这么大的宣传力度,是什么给了她这么大的勇气?”

“这次她是真的做错了,自己都承认是别人的设计了,而且还是一个死人的遗物,简直太过分了……”

薄司琛和楼若伊自飞机失事后,现在半个多月都已经过去了,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所有人的眼里,早就等同于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这个想法先入为主,动用一个死人的东西,沈繁星的行为更是天理难容。

沈繁星的口碑,这次大大折损,而薄岳林对这些,都在意料之中。

但是,他此刻的情绪似乎并不太好。

沈繁星最后那句话,实则正好戳中了他的痛点。

“你手上现在的权利……够吗?”

不够。

老爷子还没有完全将公司和薄家,都交给他。

他的地位,时时刻刻都会被薄景川取代掉。

眸子微微眯了眯,脸上一片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