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爱情合约 > 第2200章 点最贵的鸭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200章 点最贵的鸭子

白墨好不容易都要把盛雪落给劝好了,谁知道孟星寒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神补刀。

陈独秀,你好秀哦!

你一枝独秀,蒂花之秀啊!

把追妻难度从困难嗖的一下变成霖狱难度,你这波操所666啊!

果然,在下一秒,盛雪落就炸毛了。

她冷笑着看向孟星寒,讽刺地道:“跟你回去?呵呵,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你想要把我禁锢在你的身边,随时方便你取血吧!”

孟星寒皱眉:“我没这样想。”

盛雪落冷笑一声,“你怎么想和我无关!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完,她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孟星寒立刻追了上去,“雪落!”

“你给我站住!”盛雪落猛地转身,刷的一下随手拿起一样东西朝着孟星寒砸过去。

孟星寒却压根没有躲开,任由那东西砸到他的脸上。

锋利的边缘在孟星寒白皙的脸上瞬间就划出了一道血痕,很快就渗出了血。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可是孟星寒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一双冷沉的眼眸紧紧望着盛雪落。

盛雪落眼眸一缩,她没想到他不会躲开。

他还是那五岁孩童般大的样子,在这之前,她舍不得他受到半点伤害。

这一路上,他又很娇气,就算是手割了个口子,也会缠着她哄半。

可是这一刻,盛雪落却强压下了心中的不忍,她压抑着情绪嘶吼道:“你给我让开!”

孟星寒:“你别走……”

“你让不让?”

“不让!”

盛雪落狠下心,伸手啪的一下推开了他,孟星寒被她给推得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身后传来一声闷哼声,盛雪落的脚步顿了顿,孟星寒还以为她会留下,可却看到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孟星寒望着她狠心离开的背影,带着寒意的眼眸深不见底。

盛雪落跑出去后,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乱走了许久,直到她彻底没有了力气才停了下来。

她抬眸看着路边不远处灯红酒绿的酒吧,眯了眯眼睛,就朝着那边走去。

不就是个男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盛雪落开了个包间,霸气的叫服务员直接送一箱红酒过来。

服务员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姐,你确定你要一箱?”

盛雪落从包里掏出一张卡,啪的一下拍在桌上,“我有钱,不会赖你的帐!”

服务员这才忙不迭的答应:“好的,马上给您送来,请问果盘、烧烤这些要吗?”

“要要要!通通都上!”盛雪落一脸的“我失恋我最大”的表情。

“好的,马上就来!”

服务员送来酒后,盛雪落拿起一瓶红酒,用力地拔掉瓶塞,往酒杯里狠狠倒了满满一大杯,然后一股脑地全部灌进嘴里。

前世,孟星寒囚禁了她,把她关在孟氏庄园里,整日不见日。那时候,她恨透了他,恨不得远远逃离他。

江潇不过是给了她一点点温暖,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那点温暖。

她偷出了孟氏的机密资料给江潇,出卖了孟星寒。

在她被盛羽西害死的时候,却是孟星寒义无反鼓来救她。

他过,她是他的命。

盛雪落直到现在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那是因为她的血可以救他,所以她才是他的命!

盛雪落像是喝水一样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越喝她的心里就越是难过。

不单单是因为孟星寒的欺骗,还有前世那些深深压抑在她心底的痛楚,全都在这一刻爆了出来。

盛雪落开始觉得一杯杯的喝不解气了,她干脆直接拿着酒瓶往嘴里灌。

她喝得太急了,导致有酒液呛进了她的喉咙里,她猛地弯下腰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服务员正好端着果盘送进来,就看到盛雪落狼狈咳嗽的样子。

服务员赶紧快走了几步进来,把果盘放下,然后拍着盛雪落的背部帮她顺气。

盛雪落推开了服务员,拿起桌子上的酒瓶继续往嘴里灌酒。只是那瓶酒已经空了,她晃了好几下,也只晃出来几滴酒。

她笑眯眯地看着服务员,“再给我拿一瓶。”

盛雪落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红酒的后劲原本就很大,喝的时候不觉得醉,后劲一上头就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她拉开房门,随手把服务员给拽进包厢,口齿不清地:“再给我来一瓶!”

服务员一脸为难地:“姐,你喝了很多了,要不你先把帐结了吧?”

盛雪落摇摇晃晃地:“结什么帐,我还没有喝够呢!”

她打了个酒嗝,用力拍着服务员的肩膀,霸气地:“去,把你们店里的鸭子给我叫来!”

服务员的嘴角抽了抽,“姐,你确定吗?”

盛雪落大气地道:“当然确定!我不仅要点鸭子,而且还要点你们店里最帅最贵的鸭子!”

这时候,盛雪落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她醉得一塌糊涂,伸手在桌子上摸索了半都没有摸到手机,最后还是服务员看不下去了,把手机拿给了她。

盛雪落迷迷糊糊地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划开接听键的,就抱着手机口齿不清地:“到时间了,秦必须要吸血了,不然秦会难受的……”

她一边着,就一边站起来往门口跑去。

她头重脚轻,整个世界都在旋地转,她脚步虚浮,走得踉踉跄跄。

“心!”服务员的话音刚落,盛雪落的脚就绊到了椅子上,结结实实的摔在霖上。

包间里铺着地毯,盛雪落没有被摔疼,可她却趴在地上,红了眼眶。

服务员急忙走过来想要扶她,担心地:“姐,你没事吧?”

盛雪落眼神茫然,答非所问:“我忘记了,秦就是孟星寒,孟星寒就是秦,他一直在骗我……”

她一边着,一边就伤心起来,开始嚎啕大哭。

服务员:“姐……”

盛雪落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把揪住服务员,大声道:“我点的鸭子呢?我点的鸭子为什么还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