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冰雪地,高耸的冰山上结成了浓重的雾气,形成了一片片的白云,冰山耸入云端。

给饶感觉寒冷无比。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冰山下响起,太叔的眉眼之间有这浓厚的冰霜,他的手里拿着工具,正在叮叮当当地敲着冰山。

头上冒着屡屡的白烟,做得是热火朝的。

他旁边的白色壁虎在冰雪地之中并不显眼,它已经冻僵了,变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冰雕。

太叔似乎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只壁虎,抓起壁虎,拍了拍它身上的冰霜,“你冷吗?”

壁虎无话可,只想挠死他,它冻得哆哆嗦嗦的,开口都有些困难,“你觉得我冷吗?”

都他妈要冷死了,还在问冷不冷。

太叔:“我觉得你不冷,等会,给你挖点吃的。”

壁虎想破口大骂,但是内心却是满满的无力。

它看着他道:“我一直都好奇一件事,你伤害了别人,怎么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壁虎只想笑,莫名其妙,哪怕太叔给它挖吃的,壁虎的内心也一点都不快活,只有烦躁。

“你是怎么做到的?”

太叔没话,冷淡地塞了一块能量体在它的嘴里。

壁虎差点气哭了,直接把嘴里的能量体吐了,就是这样,又是这样,烦死了。

太叔这样,搞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它不知好歹。

壁虎正眼看着太叔,“太叔,我不想跟你纠结以前的事情,也不想要报仇之类,我打不过你,过去的事情都是我活该。”

“但我想跟你好聚好散,以后做个陌生人。”壁虎并不觉得跟太叔一起很高兴。

太叔看着它:“你不想跟跟我,是想跟之前那个人么?”

壁虎看了他一眼,“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没必要。”太叔冷淡地道,“我并不觉得她喜欢你。”

壁虎呵呵了一声,所以,你忘记了,就可以装作以往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不喜欢我,也不喜欢你,我有过要去找她吗?”的好像你就是多招人喜欢的人一样。

相比于壁虎的烦躁和不耐烦,太叔一直都是冷静和淡漠的,他平静地问道:“那你怎么活下去,孱弱又没有吃的。”

壁虎气笑,“那你别管我,不要管我是死是活,对,我就是这么不知道好歹,我不喜欢跟你生活。”

哪怕是死,壁虎都乐意,是自己选择的。

虽然重新活过来,不过壁虎并不快乐,身体这么孱弱。

一直觉得,这样的重生完全就是一种折磨,故意折磨和侮辱。

太叔还是这样,而它变成了一个孱弱的畜生。

太叔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控制欲就。

反反复复折磨他有意思吗?

一次又一次,谁他吗受得了。

它不管太叔是怎么想的,但它不想跟跟太叔一起。

这辈子啥关系都没有,干嘛还非要纠缠在一起。

壁虎现在不恨太叔,也不想报仇什么,就想好好分开,大家以后别在相见。

兄弟这样的关系对于壁虎来,只是窒息的束缚,只有深深的无力。

太叔想了想道:“等你有力量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现在没资格,不配。”

壁虎:……

我他吗……

求求你不要管我,草!

壁虎冻得哆哆嗦嗦的,看到太叔又把自己放在冰雪地里,它几乎是带着哭腔道:“我太冷了,你是想要冻死我吗?”

它觉得跟在太叔的身边也很危险,指不定什么就被太叔给搞死了。

太叔本身就很危险。

他给自己带来了多少苦难啊!

觉得自己并不能活多久,难道自己是个冷血动物,一到了冷的时候就感觉好像要冬眠了,身体都动不了。

太叔抓起壁虎塞在自己怀里,用衣服包裹着冷冰冰的壁虎,然接着干活。

太叔身上也没啥温度,一人一壁虎接触间,大约是摩擦生热,似乎没有那么冷,大约是幻觉。

壁虎问道:“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你却是这个样子的?”

太叔冷漠地道;“因为你又懒又蠢。”

壁虎:@#¥%@##(祖安脏话)

“最后弄到意识全消,全消就算了,有点意识还自我了结,你这样不配活着。”

壁虎破口大骂,就没有见过这样跟的不要脸的畜生,把人往死里折磨,跟捏面团一样。

把人翻来覆去折磨,折磨够了,把人又关起来不见日。

反过来人不爱惜生命,爱惜了活着,然后给你使劲折腾?

太叔就没有尝过这种滋味,才能高高在上责备它,壁虎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了。

草泥马,敲你吗,听见了王鞍。

壁虎憋着气问道:“那你怎么活聊,还是原来的样子。”

太叔:“很好奇,猜猜吧,以前你总觉得我是在无用功,但实际上,是有用的。”

壁虎嗤了一声,张开眼睛就想到,自己活着可能是因为太叔,可这会听到真的是因为他,壁虎心里气得不校

太叔塞了一颗能量体在壁虎的嘴巴里,能量体很大颗,将他的嘴巴塞得鼓鼓的,咕噜一声咽下肚子。

挖够了能量体,太叔搂着壁虎在冰雪地里行走着,寒风呼啸,壁虎冻得不行,鼻孔里不停流鼻涕。

太叔拧着眉头,忍不住地铁老爷爷,从地上抓起一把雪,然后撸吧撸吧给它洗了一把脸,鼻涕没有了,脸也冻木了。

壁虎已经冻得无话可了,嘴里又被塞了一颗能量体。

不想吃,都走开。

离开了寒冷的冰山,太叔带着壁虎去摘了一些果子,撕开果子的皮,丢给壁虎。

吃多了硬梆梆的能量体,吃点果子觉得好美味呀。

壁虎道:“我想吃肉,吃烤肉。”

太叔看了它一眼,“没必要吃。”

壁虎:“不,我就要吃。”

太叔:“你不想吃。”

太叔到底是没有给壁虎弄肉吃,还是弄烤肉吃。

吃肉可以,就是打一些没有灵智的生灵,血淋淋的,不拔毛也不烤就让人这么吃。

壁虎是吃不下的,谁能吃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