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驭房有术 > 第3035章 张禹的猜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从小女孩李秋的话语与表情上来看,她确实是不认识张禹,所以十分纳闷,张禹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而且,张禹从她的表情上,也没有看到半点做作。

这样一来,让张禹也纳闷起来,虽说从钱敬业他们之前的说法上,这种不记得的事情,实属正常,每次都是这般。可问题在于,身边程伯的两个孙子,都还知道是怎么回事,李秋三个小丫头怎么就不知道了。

程伯的大孙子不禁皱眉,他看向张禹,带着歉意地说道:“张总……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个……可能是小女孩的记性差,把你们给忘了……那个啥,咱们也别在村口站着了,先去我家歇歇……”

“好。”张禹点了点头。

程伯的大孙子跟着又看向李秋三个小丫头,说道:“你们也别也别在这跳皮筋了,赶紧都回家,告诉家里头,就说张禹他们把衣服和猪都给送来了。”

“好。”“好。”“好。”李秋三个小女孩虽然看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她们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猪,所以马上朝村子里跑去。

程伯的大孙子随即请张禹进去,他们赶着这么多猪,绝对是浩浩荡荡。

一进村子,周边的人家就听到声音,一个个顺窗户看着。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还有程伯的两个孙子,又赶着这么多猪过来,全都从家里跑了出来。

“程一飞,哪来这么多猪啊?”“是啊,程一飞,你这是从哪弄来这么多猪?”“怎么回事啊,难道你们家里突然发财了?”“好多猪啊……这是什么情况……”……

从家里出来的村民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满是好奇,你一嘴我一嘴的问着。

程伯的大孙子就叫程一飞,听到大伙都这么问,不由得叫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猪都是张总给咱们村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给咱们村的?”“什么张总啊?”“我真不知道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见程一飞这么说,又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他们一个个显得是莫名其妙,看起来似乎根本不知道扶贫的事情。

这些人的反应,让程一飞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程一飞皱眉说道:“你们这都是什么记性啊,张总他们大前天才来,跟村子里的人都是见过面的。他看咱们村特别的贫困,所以决定送给咱们一些猪,还有家禽和过冬的衣服……我和我弟弟,当时是跟着一起出村的,到县里去采购……你们可是真行啊,这么快就把咱们村的大恩人给忘了!”

众人听了这话,互相看了看,然后不少人开始挠头,仿佛根本不记得这件事。

有的人开口说道:“一飞,我真的不记得有这件事。”“前天,前天村子里来人了么……”“好像没来人啊……”“我也不记得,前天有人进村……”“这是怎么回事,我也记不得了……”……

村民们的这般表现,张禹一行也都看在眼里。弟子们的心中,也都不住地琢磨,这又到底算是怎么回事。若说不记得,其实也正常,因为每次都不记得。现在程伯的两个孙子记得,其他人都不记得,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张禹扫着众人的脸色,进行察言观色,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同样没有半点做作。张禹也不禁在心中嘀咕起来,“这么看的话,好像不是这里的人有问题,而是这个村子有问题……只有出了村子,才会正常……”

一想到这里,他的脑子里马上又冒出来一个念头,“每次来的时候,村口都是三个小女孩在跳皮筋,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巧合……他们每次都记不得有外人来过……很有可能是……他们每天的记忆都停留在前一天,所以才会在第二天,做出和前一天一样的事情……然后,如此重复……”

“可是……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难道说,这里的阵法,连村子里的人,也会遭到迷惑……亦或是,只有外人来的时候,才会这个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禹虽然有所猜测,但是他还是有些想不通,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

他转头看向身边程一飞,程一飞听大伙都不记得张禹来扶贫的事儿,已然有些头大如斗。发现张禹看向他,他也不禁一阵尴尬,毕竟张禹是来帮助他们村子的,属于他们村子里的恩人,村民连恩人都不记得,那算什么事,让人家张总又会怎么想。

前天吃饭的时候,张禹还专门跟他说过,以后还会帮助村子。现在好了,村民都给忘了,会不会给人家一种忘恩负义的感觉。

程一飞是实在人,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张总……这……这……这话怎么说……他们怎么就能给忘了呢……”

“可能是每天劳作太过辛苦吧……”张禹故意给程一飞找了个台阶。

“或许……有这种可能……”程一飞见张禹这么说,他也只能这么说了,要不然怎么跟恩人解释。

村子里就这么大,一下子这么热闹,村民们自然很快就能听到动静。

尤其是程伯的家,相对靠近村口,听到外面的动静不对,程伯就带着两个儿子跑出来一看究竟。

来到村头这边,程伯父子就看到程一飞兄弟二人。一看到孙子,程伯直接说道:“你们两个这两天跑哪去了,也不跟家里打个招呼……还有……还有这么多猪,是怎么回事……”

程一飞哥俩见到村民们这么说的时候,本来就头大如斗。现在爷爷过来,结果也这么说,差点没让二人尴尬的一头碰死。

程一飞硬着头皮说道:“爷爷,你怎么忘了,大前天张总他们到村子里扶贫,说是要给咱们买猪,买过冬的衣服,是你让我和二飞跟着去帮忙的。现在猪和过冬的衣服什么的全都买回来了,你现在却说我们哥俩出门没打招呼……这、这话从何说起呢……”

“扶贫……我让你们俩出的门……”程伯挠了挠头,也满是莫名其妙,似乎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件事。他扭头看向两个儿子一眼,低声说道:“我怎么不记得这事了,你们俩记得吗?”

“我不知道啊……”程伯的大儿子说道。

“我也不知道有这事……”程伯的二儿子也是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