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驭房有术 > 第832章 大阴阳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明步大师。明步大师。”

福田永胜和小岛光武在开门之后,马上礼貌地打招呼。

房间内的明步龙行头不抬眼不睁,听到二人的声音之后,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们二位来了,请进来坐。”

“谢谢。”

二人脱了鞋,进房间之后,就在中间的位置坐下。

等二人坐好,明步龙行才道:“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明天不就要出发去海门山了么。”

“是这样的,光明镇那边出了点问题,有个无当道观扬言几天之内就能破解咱们的新产品。对于这里的玄术和中医,我们有些忌惮,担心真的被马上破掉,那样的话,一定会影响大计。所以我希望明步大师能够派两个人去查看一下,如果对方真的有那样的本事,最好从中予以破坏。”福田永胜直接说明来意。

明步龙行听了这话,微微点头,说道:“无当道观,以前没有听说过。只听说镇海有个白眉宫和一个阳春观很是厉害,门内高手如云。这个无当道观,是个什么来头。”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传闻是名不转经传,着实有些道行。”这次说话的是小岛光武。

“明天去海门山的计划不能改变,我看这样吧,把日月形和夜叉留在这里,你们想怎么做,就安排他俩吧。”明步龙行说道。

“是,老师。是,老师。”

坐在最末尾的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应。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人的身上是半黑半白的袍子,哪怕是头发,也是半黑半白。在他的手里,有一把折扇,就连扇子的两侧,也是一黑一白。另外那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和服,她的打扮好似岛国的歌舞伎,浓妆艳抹的,脸色白的吓人。在她的手边,放着一个不长的叉子。

“那就多谢大师,也麻烦二位了。”福田永胜赶紧说道。

次日傍晚,无当道观后院。

在铜鼎旁边,张禹盘膝而坐,手捏指诀,指着面前的大鼎。

鼎下的火光越来越弱,终于慢慢地燃烧殆尽。

张禹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他已经按照混元鼎法做好了一切,现在就要看看自己的成果了。

这是他第一次炼制符纸,让人激动、紧张而又期待。

孙昭奕在旁边等着,欧阳艳艳和夏月婵在房间内没有出来,潘胜也是如此。

张禹来到铜鼎之前,他的手臂只是一挥,顶盖自行落到一边。他低下头,跟着往鼎内一瞧,差一点就就激动地叫出声来。

明黄色的符纸!

整整有两叠明黄色的符纸摆在里面,散发着耀眼的光亮。这符纸的样子,就跟贾真人那次给他的符纸一模一样。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张禹兴奋地将符纸抓了出来。

两叠厚厚的符纸能有上百张,他能感觉到符纸上蕴含的气息,符纸上带着吸力,一点也没错。

不过,自己这符纸,感觉上要比白眉宫的差上一点点。为什么会这样,张禹心中自然明白,人家的雷劈木,那都是等树内的阴灵成了气候,然后等天雷劈下来生成的。而自己的雷劈木,那是没等阴灵成气候,就直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虽然雷劈木上也带有灵气,终究还是要差一些。

“太师叔,我成功了,就是稍微能差一点。”张禹拿着符纸走到孙昭奕的面前。

孙昭奕并没有去触动符纸,只是点头说道:“火候和阵法上都没有问题,就是雷劈木上,可惜了一些,不过这也没办法。现在已经过了一天,时间很紧,你马上开始炼蓝色的符纸吧。”

“好。”张禹答应。

随即,他扭头看向远处,扫了一眼之后,说道:“太师叔,我怎么隐隐觉得,有人在远处窥视着咱们。”

“不用管这些,先做正事。”孙昭奕说道。

见孙昭奕这么说,张禹便再次点头。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白天的时候,潘胜就动手将雷劈桃木给切成了块。

张禹像上次那样,将材料全部装进鼎内,盖好盖子之后,又从香樟树的身上拽了不少树枝下来。

“师父,省着点用虽然我不怕拽,可拽多了消耗也不少”香樟树苦哈哈地说道。

张禹根本不会客气,先把鼎下面铺满再说。他跟着又画了两张聚火符,都是在明黄色的符纸上画的。以他现在的修为一天画六七张明黄色的符纸没有半点问题。

只是张禹有个担心,那就是等蓝色的符纸炼成之后,要画十张,到底能不能成功。

按照孙昭奕的说法,那个时候可以去求道祖,应该会得到信仰之力的庇护。但到底能不能行得通,真的是没有把握。

聚火符画好,“噗”地一声,张禹直接将催动,将鼎下的树枝点燃。他右手再次掐住指诀,熊熊的火焰虽然不是上次的臣火,但黄橙橙的大火苗子也是极为耀眼。

无当道观的周边都是工地,有那工程进度快的,楼已经起来很高,能有十几层了。

因为这次光明镇爆发禽流感,工地只能停工,所有的人全部撤离。

此刻,在一处能有十来层的楼盘顶端,站着能有五个人。中间的一个是小岛光武,在他的左右两侧是一男一女,男人的衣服半黑半白正是日月形,那女人好似歌舞伎,穿着大红和服,自是夜叉。

他们三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望远镜,这是高倍的军用望远镜,如此距离,都可以将无当道观内的情况一览无遗。

看到张禹点火之后,盘膝坐下,小岛光武说道:“二位,这个人就是张禹了,好像确实有些门道,据你们的观察,他可否有把握化解了咱们的病毒?”

“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有必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干掉他。”夜叉淡淡然地说道。

“刚刚看他一出手就能点燃火符,实力好像不弱,你有把握吗?”小岛光武看向夜叉。

“呵呵”夜叉阴恻恻地笑了一声,说道:“道家的火符罢了,算得了什么。”

说着,她从身上拿出来一个口袋,将口袋打开,口袋里装的都是泥人,能有十多个。

夜叉随便抓出来一个,嘴里念叨了两句,跟着往边上一丢。

“砰”地一声,泥人在落地之后,竟然变出来一个和夜叉一模一样的女人。

“呵呵呵呵”夜叉阴森森的一笑。

“呵呵呵呵”

那个刚刚变出来的女人也发出同样的笑声,二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一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