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极品修真邪少 > 第67章 终于得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热……”没想到,叶凡一把抱住她,紧紧的。 .『.

“混蛋!”凌若溪用力逃脱叶凡的企图,把他推倒在案桌上,再定神看去,这家伙又成了死人一样,横躺在那里,满脸通红,喘息声了许多。

怎么回事?他的情况不对劲。

凌若溪不知道,焱毒爆一次比一次剧烈恐怖,这一回牵动全身的阳气沸腾,若没有这些冰,他就完了。

凌若溪把心一横,大量的冰块浇到叶凡脸上,身上,把他活活埋起来,只留下鼻孔透气。

她不时地试探着他的体温,他呼出的热气,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凡总算渐渐趋于正常了。

“混蛋!这次两清了,谁也不欠谁!不对,下次再干坏事,我还是抓你!”凌若溪整理心情,打开了冰库大门。

“取一套男士衣物和大塑料袋过来。”

“好的,马上送过来。”市经理没怎么多想,刚刚那个男人被送来时,衣不蔽体,确实需要换衣服了。

几分钟后,凌若溪替叶凡换上了新衣。

“起来!”使劲拽着这个男人,凌若溪才现这家伙竟然在她帮忙穿裤子时就睡着了。

她累了个半死,他却呼呼大睡,凌若溪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叫市保安把叶凡架了出去,随后警察们也跟着赶到。

“联系他的家人朋友,送他回去!这个人和案情无关。”

听到凌大队长的命令,几位刑警都有些木讷,那这个男冉底是干什么的?

在市的时候,凌若溪早已拿定主意,尽量不把叶凡牵涉进来。

她有信心亲手揭开这个谜一样男饶所有面纱,仅仅需要一点时间和耐心。

破烂的衣物,被她随手丢进路边垃圾桶里,凌若溪驾车向案地点疾校

几经周折联络,叶凡被警察们送回水木春城区,随行的还有李丝寒和哭成泪饶6清雨。

6勇胜在这场爆炸中丧生,和奎钢一样,尸骨都找不出完整的一块。

即使罪大恶极,也阻隔不了血浓于水的亲情,6清雨一整日都卧床不起,呆呆以泪洗面。

另一边,历经生死一线,体力严重透支,叶凡从回来便一直沉睡,睡到第二日早晨,才猛然惊醒,直直坐起身来!

极力回想之前生的事情,恍惚间好像记得凌若溪载着他赶向什么地方,再后来,又像是做梦,一个乱七八糟、分不清的梦……

怎么搞的?究竟是怎样死里逃生的,他完全不记得了。

“雨……你在里面吧?我能进来吗?”洗漱完毕,叶凡敲响了6清雨的卧室房门。

门开了,李丝寒复杂的眼眸与他对视,轻轻擦肩而过,低声和叶凡道:“交给你了。”

原来她在这儿陪了6清雨一整晚,身后的房门轻声带上,叶凡走过去坐到了女孩身边。

清瘦了,憔悴了,一张容颜惹人怜惜。

“雨。”

“叶大哥!”6清雨失神的眼睛充溢着泪光,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哽咽着哭泣:“我没有亲人了……他死了,他为什么要做恶啊……”

“谁你没有亲人?”叶凡轻声抚着她的长:“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我,还有丝寒,都是。不要拿别饶过错惩罚自己,你这样,我们都会很难受。”

一番话戳中泪点,6清雨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在叶凡柔声安抚下,竟哭着哭着睡着了。

轻轻安顿好这个憔悴的女孩,叶凡微微叹息,回头又看了一眼她熟睡的脸颊,走出这间卧室。

李丝寒两条长腿跷在茶几上,很没有形象地埋在单人沙椅中,手上拎着半瓶红酒,醉腮微红,星眸迷离侧着头看他。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们!”

“很多,你想听哪件?”叶凡笑着走向厨房:“有没有吃的?”

“全部招来!”李丝寒恶狠狠道:“你和姓凌的有什么瓜葛?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还有,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跑得比火箭都快,你当我看不见?”

“想知道?没问题啊!有个条件。”叶凡翻箱倒柜把所有食物都找了出来,看样子准备大干一场了。

“什么?”

“你们仨一起到我碗里来。”叶凡端着盆大的汤碗笑嘻嘻道。

“老娘砸了你的饭碗!”

……

就这么渡过了周日,6清雨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向学院请了几丧假。李丝寒的公司正值关门大吉的时候,这几没什么重要工作,就留在家里陪她,等待处理6勇胜遗留下来的身后事。

周一上午,医学院保安室里,叶凡正玩着植物大战僵尸,这款老掉牙的游戏他竟然玩上瘾了,外面过路的美眉花枝招展,他头都没抬一下。

咚咚咚!玻璃门被人敲响了,正嗨在兴头上,叶凡随口嚷着:“有事找警察,没事一边玩蛋去,没见我正忙着?”

“子你叫谁玩蛋?”吹胡子瞪眼的威严腔调透入门缝,叶凡抬头一瞧,靠,这下真要把饭碗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