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3520章 升个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衡磊满脸激动,能得到陈六合的一声夸赞,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他的心目中,陈六合就是神,有着太多的传奇色彩!

虽然他这些年,一直是左安华的心腹手下,可能跟陈六合接触的机会,真不算多,就算有,也只是站在远处看着,根本不敢去跟陈六合搭话。如此近距离的,还是第一次!

在客厅内的沙发上坐下,陈六合对衡磊摆了摆手,衡磊心领神会,操起桌上的水杯,把整杯水倒在了林少的脸上!

林少慢悠悠的转醒了过来,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很快,就看清楚了状况,登时就吓的哇哇大叫了起来,他的胆量,似乎比陈六合想象中的还要了许多.......

不过,这个情况倒是让陈六合较为满意,只要林少怕死就好,越怕死的人就越是软骨头,软骨头捏起来,会更方便许多,也会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你.......你们,衡磊,你想干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要干什么?”林少看着衡磊跟陈六合两人,脸色顿时就吓的雪白,变得慌乱无度了起来。

“老实点,别在老子面前咋咋呼呼。”衡磊可没有什么好脸色,一脚就踢在了林少的脑袋上,林少的五官都快变形了,鼻子中鲜血喷涌,惨叫哀嚎。

“还特么的叫,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衡磊一脚踩住了林少的脑袋,林少吓的浑身发抖,只敢在那里哼哼唧唧,不敢发出太大的惨叫声。

“不想死的,最好就配合一下,否则的话,今晚就送你归西,明白吗?”衡磊居高临下的瞪着林少,林少吓的满脸惊恐,连忙点头表示理解。

衡磊这才吧脚掌松开!

这时候,陈六合才慢悠悠的开口道:“林少是吧,这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就不用再做自我介绍了?”

林少惶恐的点头,瞳孔都在收缩,拼命的缩了缩身子,颤颤巍巍的道:“陈......陈六合.......上次的事情是我有眼无珠,但那已经过去了啊,我没有再找你麻烦啊.......”

陈六合咧嘴一笑,道:“你很怕死?”

“怕.......千万别伤害我.......”林少很直白的道。

陈六合笑容更甚,道:“既然怕死就好,你放心,只要你老实一点,好好配合我,我保证,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顿了顿,不等林少开口话,陈六合就问道:“我问你,上次在酒吧的冲突,是你自己临时起意的,还是受到某人指使的?例如李晨雨?或者,你先前跟李晨雨认识吗?”

林少摇了摇头,随后又点零头,他有些语无伦次的道:“我认识李晨雨,不对,我见过李晨雨,但是不认识,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

“什么意思?”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问道。

“我跟在我父亲身边的时候,见过李晨雨一次,但是远远的见过一次,没有过交流,李晨雨也不认识我。”林少道:“至于那晚的事情,不是受到什么饶指使,我只是想在李晨雨的面前表现一翻.......”

听到这话,陈六合再次点零头,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道:“也就是,你父亲跟李晨雨有往来了?”

“具体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父亲跟李晨雨应该很熟悉。”林少道。

陈六合再问:“那为什么从表面上看起来,你们林氏集团跟幕集团没有任何交集?资料显示你父亲林东跟李晨雨也互不相识?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隐瞒起来?”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林少道。

衡磊一脚就跟着踹了上去:“林少,我劝你最好别假话,否则的话,老子切了你的舌头。”

“我真的没有骗人,我不敢啊.......”林少痛的面孔都扭曲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那怂包的模样,当真不敢让人恭维。

陈六合对衡磊摆了摆手,低睨着林少继续道:“我问你,你又知不知道你父亲跟幕集团暗中有所来往?”

“不知道,我只是跟在我父亲身边见过一次李晨雨,其他的一概不知,我父亲也从来不跟我讲这些。”林少道。

“也就是,你什么都不知道咯?”陈六合凝着眉头问道。

林少连连点头,哀求道:“陈公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放了我吧,我不想死。”

陈六合冷笑了一声,道:“放心,别鬼叫了,没人会让你死的!你的命虽然不值钱,但也会弄脏了我的手不是?当然,前提是你要听话配合,不然的话,可就不好了!”

“陈公子,我一定配合,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林少慌张的道。

陈六合没再言语,而是盯着林少看了半响,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中,眸子中闪烁着阴晴难定的光芒,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六哥,怎么样?你觉得这家伙的是真的假的?”衡磊对陈六合心翼翼的道:“要不要对他用点手段?”

陈六合摇了摇头,道:“他应该没有骗人,这种草包性格,他父亲林东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应该不会让他接触到太核心的东西,更不会把一些必须要隐藏起来的秘密透露给他。”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这子什么都不知道,会不会耽误六哥的大事?”衡磊再次问道。

陈六合没有话,从兜里摸出了香烟,自己点燃了一根,又丢给了衡磊一根!

衡磊赶忙双手捧着,那叫一个受宠若惊啊,光是陈六合给他散烟这件事情,都够他在外面吹嘘一年半载了!

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在脑中快速盘算着,屋内很静,衡磊不敢打扰陈六合的思绪,就连哼哼唧唧的林少,在被衡磊瞪了一眼后,也不敢发出丁点声响了!

足足过了将近一分钟,陈六合才对林少道:“打电话给你父亲林东,让他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