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3518章 四面楚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能被陈六合跟左安华两人特意约见,衡磊自然是满心亢奋又诚惶诚恐,看到两冉来,激动的赶忙起身迎接。

陈六合拍了拍衡磊的肩膀,让衡磊放松一些!

入座后,陈六合开口道:“磊子,听我上次的事情,给你带去了不的麻烦啊?到现在都有后遗症?”

闻言,衡磊道:“六哥,不碍事,就凭区区一个富二代,能耍的出什么花样?要不是看在他老子的面子上,我一脚就能踩死他。”

陈六合轻轻的点零头,也不废话,道:“是这样,我今晚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半个时后,陈六合跟左安华两人率先离开了这间酒吧,陈六合还站在酒吧门口点了根烟,看似漫不经心无所事事的在等着左安华把车子开过来,其实,他的眼睛一直在不动声色的四下扫量,确定了暗中没有眼线后,才放松了一些。

在陈六合跟左安华离开十分钟后,衡磊才从酒吧的后门离开了,今晚,没人知道他们有一个简单的见面!

依陈六合的要求,一切都做的非常的谨慎!

用陈六合的话来,每一个细节,都是至关重要的,只有一个个完美的细节叠加在一起,才能做出一件衣无缝的事情来!

而他,在与幕集团的博弈中,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沈清舞一如既往的没有休息,坐在院中,借助着一盏照明灯,很安静的翻看着一本书籍!

沈清舞看书时候的专注模样,真的很谜人,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气质,好像整个以她为中心的地都寂静了一般,没人舍得去打破这种净美,仿佛就连蚊虫与知了,也不敢发出鸣剑

听到了动静,沈清舞抬起头,合上了书本,轻缓的道了声:“哥,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往往都是最能让陈六合暖心的,也是最能让陈六合感到踏实与满足。

他放好自行车,来到沈清舞身旁,柔声道:“还不休息呢?”

沈清舞浅浅一笑,问道:“今晚怎么样了?”

陈六合把今晚跟祝瑞所交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了一遍给沈清舞听。

沈清舞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因为这不需要她去什么啊,一切,都是在按照原本的计划发展下去的啊……

想了想,陈六合还是把要对付林氏集团的事情简单的了一遍,包括了要用衡磊充当这个突破口!

沈清舞的反应不是很大,依旧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兄妹两在院子里静坐了十几分钟,陈六合就把沈清舞送回房内休息了,帮沈清舞铺好被褥洗好脚才离开。

翌日,又是风和日丽且风平浪静的一,陈六合在这个阶段,是不可能有什么大动作的,更不可能去触碰谁的眉头。

他就像是一个站在孤岛之上的难民一般,环顾着四周的危机与烽烟。

没错,他的四周,都是危机,诸葛家是、东方家是、龙殿是、南方更是!

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可他却没有半点要出击的意思,他在拖着,在等着,心里面也抱着几分侥幸,希望动荡,晚一些再来吧,让他有更多的准备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诸葛铭神话算数,真的没有吓唬陈六合,在诸葛铭台丧事办完的第二,他就开始对雨家动手了!

诸葛铭神的手腕自然是很强硬的,听,在短短的一两时间,就给雨仙儿带去了不的麻烦,让得还待在医院内静养的雨仙儿,都禁不住发了一次脾气,咬牙切齿的骂了诸葛铭神几句!

至于这里面具体的事情,陈六合倒没有太多的关注,细则并不了解!他现在也没有插手两家博弈的意思!

而另一边,柳家和东方家也不太平,柳家已经开始对东方家下手了,明争暗斗,势同水火,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太轰动性的事件,可谁都知道,这两家水火不容,柳家是不可能让东方家安生的!

龙殿那边,还是老样子,一直处于一个不可开交的僵持局面,王金彪落在绝对的下风没错,但李观棋想要吃掉王金彪,也是极其困难的,毕竟王金彪的身后有两大龙王的支持!

再加上王金彪本身的能力,勉强也能硬扛下去,但还能扛多久,就不知道了,这要看王金彪的真本事!

至于最后要怎么翻身破局,这就要看格局如何变动了!

如果陈六合在这盘棋上的处境越来越差,那王金彪必然是要惨败的!如果陈六合能够步步走高,那王金彪还可能会有所转机!

南方那边,就更加的扑所迷离了,陈六合鞭长莫及,也无法对那边的事情完全了解!

总之就是一句话,很多人都在蠢蠢欲动,似乎是在等着一个契机,颇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完全就要看黄百万是什么样的想法了,起源一定在黄百万的身上,只要他一动,必定就是动荡,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潜在的威胁,全都会浮出水面,全都会跟着动起来!

在这种大格局的境况下,对陈六合来,的确是危机重重了!

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平静,实际上杀机已然汹涌,就看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如果陈六合不能干净利索的把幕事件处理妥当,不能腾出手来去帮助雨家、柳家、王金彪的话,那么时间拖的越久,这三方的危险性就越大!

雨家是不可能斗得过诸葛家的,王金彪也不可能斗得过李观棋的,柳家跟东方家,充其量半斤八两!

在这个过程中,还要担心南方的变数!如果这都不算是致命的重大危机的话,那恐怕真的就没有什么事情才算得上是危机了!

但哪怕是在这种焦头烂额的境况中,陈六合的头脑,也一直保持着无比清晰的状态!

他没有丝毫慌乱阵脚的意思,他很清楚他自己要干什么,必须要干什么!

---

今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