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2996章 胆大妄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穿过厅堂,陈六合跟左安华直接走进了主卧室!

主卧室内,床榻上的凌乱和地上散落的男女衣物,都在无声诉着昨晚的风靡!

两具赤条的身躯,正纠缠在一起,还处于沉睡当郑

陈六合较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还没等他什么,左安华就转身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端出来了一盆冷水,照着床榻上的一双男女就浇了下去。

毫无疑问,熟睡中的两人全都被惊得蹦了起来。

那赤条的模样,很是有些惹眼触目,特别是那个妙龄女郎,身段容貌都算不错,胸前规模很是可观,一颤颤的颇为养眼。

“啊!”回过神来的男女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三个人,都是吓的惊叫了起来。

特别是那个女人,赶忙用被子捂着身体,无比惊恐的看着陈六合三人!

“你们是谁?”青年男子凶怒的看着陈六合等人,当他看到站在最后的南宫无情时,神情骤然一边,厉声道:“南宫无情,你这个野种怎么会在这里?你来干什么?寻仇吗?”

看着床榻上的狼狈青年,南宫无情的表情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那本该冰冷的脸上,猛然浮现出了一抹凶戾的神情,他现在终于知道,陈六合带他来这里干什么了!

眼前那个青年,南宫无情自然认识,他正是南宫家第三代中的拔尖人物之一,南宫轩!

“去泥吗的,老子就是来寻仇的,你想怎么样?”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南宫无情当即就火了起来,指着南宫轩破口大骂!

“就凭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赶紧滚出去,不然信不信我直接整死你?”南宫轩很是跋扈的道,压根就不把南宫无情这个南宫家的私生子放在眼里!

“啪!”不等南宫无情回应,左安华这个向来喜欢多做少的人,直接走到床榻边,干净利落的一个耳光扇在了南宫轩的脸蛋上,打的那叫一个清脆!

床榻上的女郎吓的再次惊声尖叫,像是受到惊吓后的情绪失控了一般!

很六合弯腰捡起地下的女性衣物,丢到床榻上,对女郎言简意赅的道:“如果你不想自己出什么意外的话,你现在立即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你会倒霉。”

这个女郎本就是拿钱陪睡,自然不想惹祸上身,当即就连滚带爬的下了床,抱起自己的衣服,连穿都来不及穿,光着身子就跑了出去!

“好了,这下清净了,咱们可以好好玩玩了。”陈六合笑吟吟的道。

南宫轩捂着火辣的脸颊,惊骇的看着左安华,怔然道:“你……你敢打我?”

“啪!”左安华反手又是一个嘴巴子抽了过去:“现在感受清晰了?”

南宫轩发狂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就向左安华扑了过去:“我曹泥玛,老子弄死你!”

左安华虽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好歹也是练过那么三五年搏击的人,直接就把南宫轩撂倒了下去。

他用手掌把南宫轩的脑袋死死的按在床榻上,居高临下的道:“不想多吃苦头,就给我乖乖老实一点,不然今让你死在这里!”

“王鞍,老子是南宫轩,你们竟然敢动我,你们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们。”南宫轩鬼哭狼嚎般的嘶吼道。

陈六合不屑一笑,走上前,示意左安华松开南宫轩,陈六合气定神闲的道:“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陈六合,他叫左安华!至于还有一个,我不介绍你应该也知道是谁。”

听到陈六合的话,本来还躁动狂暴的南宫轩,直接就愣住了,神情骇然的看着陈六合跟左安华,眼睛都瞪得老大,有点不敢置信,眼中浮现出了惊惧神情!

陈六合,左安华?这两个名字,现在在京城的纨绔圈子里,还有谁没听过吗?就算不认识,名字也绝对是如雷贯耳!

且不曾经,这两个名字有多么的响亮,就凭这几所发生的事情,也足以让这两个名字雄震四方了……

“陈六合,左安华?怎么会是你们两个人?你们两个人想干什么?我南宫家跟你们似乎并没有过节,我南宫轩甚至都不认识你们,更不可能招惹了你们。”南宫轩语音有些颤抖的道,他为人跋扈张狂,但要分对手是谁!

在陈六合跟左安华这两个大魔王的面前,他根本就不敢摆出狂傲姿态,因为这两个人,都特么是疯子,从他们所做的一件件事情就能看的出来!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你的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没有过节,但你跟南宫无情之间有过节!我们今来这里呢,就是想为了我们这个兄弟讨要一个公道与法。”

“什么?你们跟南宫无情有交情?”南宫轩倒抽了一口凉气,道:“不可能,他只是南宫家的一个野种,怎么可能和你们攀上关系呢?”

“陈公子,左公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可不要听信了那个野种的片面之词,他是不被南宫家认可的,他是受南宫家唾弃的。”

南宫轩慌忙的道,南宫家在京城的地位不俗,毫不夸张的,是可以跟郭家、方家、谭家那种级别的家族相提并论的。

可是,这种世家的人,在陈六合与左安华面前,却怎么也硬气不起来!

如果是放在以前还好,可在陈六合举手抬足就摧毁了郭家的情况下,谁也不敢对陈六合觑分毫,这种节骨眼上,也没人敢跟陈六合硬碰硬的对着干!

陈六合跟左安华还没开口,南宫无情就怒火中烧的吼了起来:“野种?口口声声叫老子野种,老子就是野种,那你们是什么?你们这帮砸碎!”

着话,南宫无情直接就冲了过来,二话不,对着南宫轩就挥舞起了拳脚,他心中的愤恨比旁人想像的还要浓郁,十多年来的憋屈,可想而知的恐怖。

在陈六合跟左安华的坐镇下,南宫轩根本就不敢还手,没几下就被打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