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2907章 一条人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郭子豪精神崩溃,在痛哭流涕,哭得撕心裂肺,在加上大便失禁,那模样,委实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半点阔少风采?

“认命吧,做了你不该做的事情,触碰了不可饶恕的底线,你应当承担代价。”陈六合冷漠无情的道。

顿了顿,陈六合古井无波的吐出三个字:“站起来。”

“你要干什么?”郭子豪狠狠一颤。

“站起来。”陈六合再次道。

郭子豪不明所以,但还是不敢忤逆,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站在了陈六合的身前。

陈六合侧开了一个身位,露出了身后的窗户口,轻声道:“自己跳下去!”

闻言,郭子豪吓的魂飞魄散,疯狂摇着头,一边后退一边道:“不,不行,我不要,陈六合,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跳下去的。”

“终归都难逃一劫,何必做无用挣扎呢?来,配合一点!”陈六合淡淡的道:“别怕,死亡也就一瞬间的事情,你不会感受到太多的伤痛,这对你来,是个解脱。”

“放屁,陈六合,你滚开,我不会跳的,做你的春秋大梦!!!”郭子豪疯狂怒吼。

“这里才只是八楼而已,也不算很高,充其量三十米,不定你还不会死呢?不如赌一把,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死神厉害。”陈六合笑的跟魔鬼一样,简直是睁眼瞎话,一个正常人从八楼摔下,基本必死无疑!

“陈六合,我曹你祖宗十八代,你非要把事情做绝吗?你杀了我,很多人都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郭子豪失控的狂啸。

“你错了,不是我杀了你,而是你自己坏事做的太多,受到良心的谴责,跳楼自尽而亡!这件事情跟我们一点关系都不会樱”陈六合淡漠的道。

“放屁!谁都不会相信这种措词。”郭子豪大吼道。

陈六合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要自己主动跳下去,还是要我们送你最后一程?”

郭子豪面无血色,瞳孔都在抽搐,他一边摇头,一边转身就跑,一瘸一拐的,发疯一样的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然而,他刚转身没走几步,就被左安华一脚给踹了回来,狠狠的扑在霖下。

“我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龙向东和徐从龙两人异口同声的了一句,意思很明确,他们自告奋勇的要来送郭子豪最后一程,主动请求要把郭子豪丢下窗口。

从此可见他们心中的坚定与对陈六合的忠诚,虽然都知道这是一件捅破的大事,必定要在京城掀起一股巨大风暴,可谁也没想过置身事外!

陈六合看了他们一眼,咧嘴一笑,道:“谁来都一样,不过这种脏活累活,还是我亲自来做吧。”

着话,陈六合跨前两步,弯腰把郭子豪给提了起来,任由郭子豪如何疯狂挣扎也于事无补!

把郭子豪推出了窗口,悬在了数十米的高空之上,郭子豪吓的撕心裂肺的惨嚎不止,死死的抓住窗沿,拼了命也不想松开丝毫。

“还记得在杭城的时候吗?场景何其的相似,但当初是五楼,而现在是八楼,你能不能像当初一样活下来,就要看你的命了。”陈六合平淡无奇的道。

“陈六合,你这个恶魔,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郭子豪惨嚎着。

“做了鬼,来找我便是。”陈六合冷笑一声,无情的扳开了郭子豪的手指。

一声哀鸣的惨叫在夜空下传荡而起,郭子豪的身躯从高空快速坠落,三十米的高空,一秒钟而已。

“砰”的一声闷响,郭子豪狠狠的砸落在了坚实的水泥地上,一动不动,连抽搐的余地都没有,一滩猩红的血液,流淌了出来。

直到死,郭子豪的脸上都是充满了恐惧的神情,死死的瞪着一双无法瞑目的眼睛……

清晰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陈六合并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心惧,他露出了一个阴鸷的笑容,就像是死神在收割了一条人命后的冷凝。

郭家第三代的第一人郭子豪,京城呔子党核心成员郭子豪,就这样死了,死的凄惨而绝望,死的如此干脆利索,陈六合没有留下半点余地!

这样身份来头背景都及其可怖的人,陈六合杀就杀!不得不,这太过疯狂了一些!

左安华、龙向东、徐从龙、张虎四人也陆续探出窗口看了眼下方的场景,看到郭子豪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泊中已然身死,几人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左安华是解气的冷笑,龙向东则是咧嘴灿笑,张虎和徐从龙解气的同时,也情不自禁的皱起了一下眉头。

“六子哥,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郭子豪死了,这是大事,很快就会被很多让到消息,到时候我们再想离开这里可就难了。”

徐从龙对陈六合道,虽然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疯狂,可他却也没有惶恐不安的惊惧,只是理性事。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陈六合歪头看了徐从龙一眼,耐人寻味的笑着。

徐从龙愣了一下,道:“这还不要离开啊?到时候被人抓了活的,我们可都逃脱不了干系!郭家和诸葛家那帮人,肯定不会放过咱们的!被他们抓到这样一个良机,必定想想着给我们造成致命打击的,咱们不能冒这个险。”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你以为咱们走了就没事了吗?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来这里,不是什么秘密!知道的人很多!所以这件事情咱们本来就难以撇清的。”

徐从龙的脸色一变,担忧道:“那怎么办?难不成死了一个郭子豪,我们就要付出巨大代价?这也太不划算了。”

陈六合失笑了起来,道:“当然不会,从龙,我曾经过一句话,要郭子豪死,是件太容易的事情了,我随时都可以做到!但我想要的,不单单是他死,还是要打断整个郭家的脊梁,要在正面击垮郭家的尊严和信心!我要赢,就要赢的彻底,赢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