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2541章 深夜碰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陈六合的话让得李毅和秋智茂皆是深蹙着眉头,不明白陈六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饶是跟陈六合有过长谈的秋智茂,也摸不清陈六合的脉络……

就在几人话的时候,突然,餐馆外出现了新的顾客!

人不多,就三个,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不到的青年,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是精神抖擞的老者,一个是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这三饶身上,似乎都散发着很强大的气场,他们跨进餐馆的那一瞬间,就让餐馆内的气氛都狠狠往下沉了几分!

陈六合这一桌,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微妙的变化,陈六合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大门处,也清晰的看到了这突如其来的三人。

这一瞬,陈六合的眼睛狠狠一眯,紧接着,嘴角荡漾起了一个无比灿烂的弧度。

而坐在他身旁的秋智茂跟李毅两人,则是脸色猛然一变,眉宇间,快速浮现了一抹如死水一般的凝重!

显然,这三个饶到来,给他们两的心情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原因全部来自那个为首的青年,因为他不是别人,竟然是李观棋!

谁也没想到,这三更半夜的餐馆,居然会碰到最大的敌人,李观棋!

这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青年,这个跺一跺脚,北方大地都要震一震的狠角色!

“怕是来者不善啊。”秋智茂轻声低语。

陈六合微微一笑,没有给予任何回答,歪着头,静静的看着李观棋!

四目相对,陈六合的眼中带着平和的笑意,李观棋的身上也满是沉着的气息!

两人,并没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意思,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

但就是这种怪异的平静,却更能让这种氛围变得无比沉闷,不愤怒不叫嚣,才是最为可怕的!因为谁都知道,咬饶狗,向来不叫!

李观棋迈步,直径朝着陈六合这一桌走来!

他的脸上挂着一抹云淡风轻的微笑,看似温和,但暗中的杀机,却不为人知。

“很巧。”李观棋的目光都没有正视秋智茂和李毅,只是落在陈六合一个饶身上。

这种无形中的狂傲,委实让人心惊肉跳,同样也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巧吗?难道不是你跟在我们屁股后头颠颠跑来的?”陈六合皮笑肉不笑的道,一点面子也没留给李观棋!

李观棋也不生气,淡笑了一声,目光飘过秋智茂和李毅的脸上,又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再次开口:“看来几位很有闲情逸致,这么晚了还能边吃边聊,心情不错!”

“那是自然,今打了狗,庆祝一下也是有必要的。”陈六合争锋相对的道。

“打狗?”李观棋挑了挑眉头,旋即不以为然的道:“陈六合,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家子气了?这样打闹的戏码,无伤大雅!也值得你用庆祝两个字吗?”

“我向来就是这么没有追求,能让你们不开心,我就会很开心!心情好,胃口就好。”陈六合笑吟吟的看着李观棋道,眼中满是挑衅!

李观棋没有动怒,他拉开了陈六合身边的一张椅子,慢慢坐下,道:“胃口好就要多吃一点,怕你过不了多久,想吃都没得吃了。”

陈六合看着李观棋,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我让你坐下了吗?我没让你坐下你也敢坐下?是不是找抽?”

这话一出,直接让本就凝重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连秋智茂和李毅都是吓了一跳,这个陈六合,话太狂了。

李观棋却是不以为然的道:“你想跟我动手吗?我就在你面前,动一个试试!”

“你觉得我不敢?”陈六合笑得很是灿烂,眼角余光瞥向了站在李观棋身后的两人!

这两个人,无疑,都是高手,并且都是实力恐怖的高手!

能被李观棋带在身边,仅仅三人就敢出现在他陈六合面前,其实力,可想而知!

“我打赌你不敢!你若真敢,我便要对你刮目相看了!”李观棋稳坐钓鱼台的道,眼中还蕴含着一抹嘲弄和挑衅!

陈六合凝视着李观棋,眼神锐利闪烁,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其中的刀光剑影可想而知,让得气氛直降冰点,看得秋智茂和李毅两人都是心惊胆颤!

似乎生怕陈六合一言不合就会做出什么疯狂举措!

这可是李观棋,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阿猫阿狗!

足足几秒钟后,陈六合洒然一笑,让这紧张的气氛瞬间被冲散。

陈六合道:“瞧你的,大家都是文明人,我只是开个玩笑,何必那么当真!”

“我也是开个玩笑而已。”李观棋笑意盎然的道,眼中多了几分讥讽!

陈六合可不是傻子,真在这里对李观棋动手了,可讨不到什么好处!

当然,陪在李观棋身边的这两个高手,虽然给陈六合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可还不至于让陈六合感觉到多大的危险!

只不过,他清楚李观棋的为人,若是没有自保的把握,李观棋敢这般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他陈六合面前?除非不怕被他陈六合扭断脖子。

砸吧了几下嘴唇,陈六合斜睨着李观棋,道:“实话,我看你也挺讨厌的,你在这里太厌眼,会影响了我的食欲!”

“我觉得,做人呢,还是多少得有点自知之明对吧?你总不想让我跟泼妇一样的指着你破口大骂,赶你走你才走吧?”

陈六合很郑重其事的道:“要不你自己乖乖滚蛋?省的大家都嫌麻烦。”

李观棋不动声色的道:“我可以把这里买下来,该滚蛋的就是你们了。”

“这种孩子的把戏就不用拿出来玩了!比钱多,我不见得会比你少!我觉得你还是赶紧把该的话都了,然后该滚蛋滚蛋。”陈六合有点不耐烦的道。

李观棋嘴角翘起,露出了一个凛冽的弧度,他目光扫视陈六合几人:“我今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你们成功激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