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2539章 略胜一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当电话录音中的内容放出来的时候,陈六合的脸色都禁不住变了一变!

这竟然是陈六合跟李观棋之间的通话录音,只不过经过了一些删减处理,只留下了陈六合间接承认袁振军和马涵宇是死在他手里的内容。

听完录音,陈六合眯了眯眼睛,看样子,李观棋也插手进来了啊,这是明摆着,要把他陈六合推入万丈深渊了……

缓了缓心神,陈六合道:“仅凭一段录音又能证明什么?且不这录音的真实性,就算是真的,我也没什么啊,我了袁振军是我杀的吗?”

“你虽然没,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审讯民警冷哼道:“陈六合,如果你不出那晚你去了哪里,如果证明不了你不在场的事实,恐怕,你很难办了!”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失笑的摇了摇头,没想到,李观棋也开始跟他玩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把戏了,这不太像是李观棋的作风啊!

看样子,李观棋也是真的被他激怒了,一心只想整死他啊!

“一些私饶事情,也必须吗?”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问道。

“陈六合,希望你搞清楚,我们这是在办案!”审讯民警态度强硬。

陈六合耸耸肩,道:“那晚离开医院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吧?还有你们应该都认识的着名主持人秋剪水!你们大可以去问问她啊,相信她会给你们一个解答的。”

“放心,我们已经派人去审问秋剪水姐了,但我们现在是在问你,你别扯开话题!”审讯民警道。

陈六合咧了咧嘴角,叹声道:“你,一男一女,三更半夜的结伴离开,能去干什么?当然是去做一些少儿不夷事情啊!难不成我还要把细节都告诉给你?”

“真的?我劝你最好不要谎。”审讯民警警告道。

“你们去问问秋剪水,自然就知道了。”陈六合大大咧咧的道,心中却是苦笑一声,希望秋剪水那个娘们能聪明一点吧,不然的话,这件事情真的会挺麻烦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酒店的总统套房内,秋剪水也被办案民警审问了。

当问到那晚的事情时,秋剪水下意识的吓了一跳,她当然记得月黑风高杀人夜。

心情慌乱,秋剪水顿时有些支支吾吾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秋姐,还请你如实回答,千万不要包庇嫌疑犯,这是我们办案的重要线索。”女民警对秋剪水道。

“那个……一定要吗?如果不会干嘛?”秋剪水心翼翼的问道。

“如果搞不清楚陈六合那晚做了些什么,那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他是一桩命案的杀人真凶。”女民警如实道。

秋剪水心中微微一颤,犹犹豫豫的道:“那陈六合那晚我跟他到干什么了吗?”

“了!但现在我们要听秋姐的实话。”女民警道,看样子是秋剪水的粉丝,起话来很温柔,一点都没有审讯的架势。

“啊。”秋剪水吓了一跳,道:“什么?陈六合告诉你们了?这个骗子,不是了,这是我们的秘密,绝不能告诉给别人知道吗……”

着话,秋剪水扭扭捏捏,一副羞涩模样,美态逼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

时间流逝,一转眼,色就黑了下来,离陈六合被抓到警局,也过去了将近十二个时!

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在常人所看不到的黑暗下,又经过了多少次的博弈,没有人能知道!

但在这十二个时内,一定是刀光剑影、步步杀机且惊心动魄的!

当时针指到晚上十一点整的时候,陈六合竟然奇迹般的被释放了,是分局局长亲自把他接出的审讯室,并且告诉陈六合,所有罪名,都是不成立的,陈六合自由了。

看到这个情况,陈六合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整个人显得异常的轻松!

他知道,这一场看不到硝烟的仗,他赢了,秋家和李家很不错,并没有在关键时刻放弃他,也硬生生顶住了来自李观棋和薛家的高压!

没有人知道的是,陈六合这次不光是要在薛家的头上狠狠踩一脚,让薛家颜面扫地!还是有意试探一下秋家和李家的诚意!

现在看来,他的一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不光是秋家没让他失望,连李毅,也没让他失望!

事态的发展和结果,基本上也都是在陈六合的预料之中,没有太多偏差!

如果硬要偏差的话,那应该就是这个过程中,李观棋和薛家使用的手段吧!

的确很凶狠,也能看出薛家对他陈六合恨之入骨的歹心,好在秋家和李家能力很强,实力雄厚,不然的话,这件事情还真的会挺难摆平!

走出了分局大厅,赫然就看到,警局外,停了好几辆车,黑夜下,有几道人影站在警局外等待,其中一个身段婀娜夜色难掩的身影,更是醒目,翘首以盼!

看到这个场面,陈六合轻轻一笑,看来在这十几个时中,这些人,都非常的关心他!

陈六合大步迈出,警局外的几人看到陈六合,脸上也都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如释重负一般!

陈六合无事,他们这一的辛苦就没有白费!

秋剪水第一个走上前来,皱着琼鼻拍打了陈六合的胳膊一下,道:“喂,在里面没受什么委屈吧?”

“呵呵,有你们在外边帮我保驾护航,还有谁敢给我受什么委屈?”陈六合笑吟吟的打趣道。

看到陈六合那没心没肺的样子,秋剪水翻了个白眼,道:“你这家伙,就应该让你在里面多待一段时间,省得你做起事来,总是没轻没重的。”

“就算我愿意,就怕有些人也不舍得啊。”陈六合挤眉弄眼的道。

秋剪水脸色一红,瞪了陈六合一眼:“刚出来就没个整形,欠修理。”

陈六合哈哈一笑,目光转过,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另外两个人,他迈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