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2420章 意外噩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样的局都能轻松破解……也不知道再次让多少萨破了眼镜,见证了你的不可思议。”想了想,饶是李忠国,似乎都找不出什么恰当的词语来形容陈六合所带来的震惊。

顿了顿,李忠国又道:“袁凯死了,袁凯的爷爷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陈六合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袁凯又不是我杀的,冤有头债有主!”

“我跟袁老还算有些交情,不如,我抽个时间找他出来聊聊吧。”李忠国道。

陈六合摇摇头,道:“这就不必了!这件事情没必要把李家给卷进去!如果袁老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知道谁才是他的仇家,我们主动凑上去,反而落了下层!”

十几分钟后,陈六合起身告辞,李忠国亲自送陈六合到电梯外。

临别前,陈六合对李忠国道:“李老,把心放进肚子里,正州的事情,很快就会出现定局,到时候,我保李家高枕无忧。”

“呵呵,好。”李忠国拍了拍陈六合的手臂道:“那我就不送你下去了,有时间,到李家去,陪我这个老头喝喝茶解解闷。”

陈六合笑着点点头,走进电梯……

晚上,陈六合再次拒绝了蓝海星的邀请,他独自一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对付了一下晚饭,随后就回到了酒店!

刚刚坐下没几分钟,就接到了李泽彦的电话。

“六子,你的对手有点能耐啊,这么快就做出了回应。”李泽彦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什么情况?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难题倒是没有!只不过,有人要杀我跟阅锦,都出了一千万的暗花。”李泽彦轻笑的道,语态还算轻松!

闻言,陈六合也跟着笑了起来,老神在在的道:“怎么?你子不会是害怕了吧?邹阅锦那家伙都没给我来电话抱怨,你就先沉不住气了,你不如阅锦稳重啊。”

“屁!邹阅锦现在就坐在我旁边呢,这子今被人开了暗枪,正躺在病床上呢。”

李泽彦笑骂了起来:“就他还敢跟你抱怨?这样的脏活累活,不都是我来干吗?他啊,只会在我耳边絮絮叨叨。”

听到这话,陈六合的眉头猛然一蹙,道:“邹阅锦中枪了?有没有大碍?”

“这个放心,阅锦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死,一枪打中了手臂而已。”李泽彦道,声音也微微沉凝了几分。

“这帮人很有本事啊,在香江敢对你们两个下杀手?狗急跳墙了!”陈六合冷声道。

李泽彦也冷笑一声,道:“一帮外地佬,还想把香江翻个底朝?这个梦做的太大了!”

顿了顿,李泽彦又道:“不过这也变向证明,我跟阅锦追查的方向是正确的,触碰了你对手的敏感神经,让他们已经坐不住了,不惜冒险也要对我们下杀手!”

“这或许是在警告我们,想让我们适可而止呢。”李泽彦道。

陈六合道:“怎么样?你们到底行不行?如果害怕了,就跟我啊!不过……你们两好歹也是跟过我出生入死的,不会这点事情都搞不定吧?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去一趟香江?”

听到陈六合这冷嘲热讽带着激将的话语,李泽彦没好气的笑骂道:“这么赤果果的激将法,你也好意思用在我们身上?”

顿了顿,李泽彦道:“放心吧,三之内,一定能给你一个结果!”

“嗯,你和阅锦自己注意点安全,别在阴沟里翻船了,这种事都能给你们造成威胁,那我真要瞧不起你们了。”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道。

“就冲你子这句话,我们这次都得争口气啊,可不能被你看扁了。”李泽彦笑着道。

挂断电话后,陈六合凝眉沉思了起来!

周家已经在香江动手了,那么就证明,周家已经发觉了风吹草动,并且已经开始有些慌张了,所以才会这样不折手段的也要阻止!

不过想把他陈六合的爪牙斩掉?只能周家实在是太真了!

周家对他陈六合一点都不了解,根本就不知道他陈六合到底有多强大的实力,多恐怖的能量!

若在北方跟他们斗起来,陈六合或许有点力不从心,可在其他地方?陈六合气势如虹,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势如破竹!

香江被动,那意利国和英伦国肯定也不会太平到哪里去,肯定有人也在极力阻止调查周家洗黑钱事宜!

不过,周家想在那两个地方做手脚,可就实在是有些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无论是赤焰还是拉维,这两个可都是超然的存在,在他们的国度,还有人敢在他们的头上兴风作浪吗?还有人能阻止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吗?

周家对上他们,无疑是以卵击石,简直不值一提!

想着这些,陈六合嘴角划起一个阴鸷的弧度,呢喃道:“周家,死劲的蹦跶,我看你们还能蹦跶多久!垂死挣扎还不自知……”

夜深,陈六合正处于睡梦当中,忽然被一通电话铃声给吵醒。

他看着来电显示上那连串的陌生号码,微微皱了皱眉头,把电话接通。

“陈六合,蓝海星现在在我们手中,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电话中,传来了一道沉闷的声音。

陈六合的脸色猛然骤变,豁然从床榻上蹦起,他凝起了双目,道:“你们想干什么?”

“很简单,停止你要做的一切,乖乖滚出中原省。”陌生的声音道。

“你们想用蓝海星来保下周家?”陈六合冷笑的道。

“你觉得蓝海星的命够换周家吗?我知道,你做人有情有义,你也不想看到一个对你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弟,因为你而死吧?”陌生的声音道。

“你们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卑鄙了一点?大势所趋,一个蓝海星想要改变这一切,是不是太真了一些?”陈六合冷声道,快速的起床穿衣,冲冲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