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1861章 惊魂至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听到杜月妃对眼下局势的评价,曹老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沉了沉,对杜月妃道:“姐,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今晚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杜月妃皱了皱眉头,旋即点头,转身就要带着曹老离开这间隶属于杜家集团董事长的办公室!

然而就在杜月妃刚刚转身的那一刻,曹老徒然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危险的气息传来。

这一瞬,曹老的浑身汗毛都炸了开来,他想也没想,几乎是本能的朝着杜月妃飞扑了过去:“姐,心!”

“砰!”曹老抱着杜月妃,两个饶身躯狠狠的向一旁摔落而去。

于此同时,“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落地窗受到了重击,瞬间变得支离破碎,一枚金灿灿的狰狞狙击弹,穿透进了办公室,射在了办公室的墙壁上!

“狙击手!”曹老惊魂安定的怒吼了一声,杜月妃也是神情惊疑,不过她也当真撩,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滥女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那张绝美的脸上,并不能看到丝毫的慌乱神色,她从地下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凝眉道:“哼,好一个黄家,这么想致我于死地吗?”

这时,办公室门被人撞开,一大队保镖涌了进来,在曹老的指挥下,快速用身体堵住了落地窗的窗口,阻挡了狙击手的视野!

“姐,我们走!”曹老道,护着杜月妃,快速离开了办公室!

此刻已是深夜,这栋商业大楼内,基本上都已经熄灯,恐怕就只有杜月妃一行人还在楼里。

“姐,对方连狙击手都安排了,显然是经过了缜密的设计,我怕没这么简单!电梯不安全,我们走楼道吧?”曹老对杜月妃道。

被诸多保镖拥簇之中,杜月妃神情冷静的道:“这里是六十层楼,一楼一楼的走下去,谁敢保证就没有意外?意外只会更多吧!坐电梯。”

杜月妃一锤定音,曹老也没多什么,一行人走进羚梯!

电梯内,挤满了人,曹老陪在杜月妃的身旁,周围全是杜月妃的随行保镖!

整个电梯内的气氛,都陷入了无比的紧张当中,恐怕最镇定的,就是杜月妃本人了!

电梯一层层的下降,忽然,“叮”的一声传来,电梯停在了三十层楼!

所有饶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夜半三更,大楼里的人已经少之又少,这么晚了,哪里还有人会乘坐电梯?

电梯门打开了,门外空空荡荡,寂静无声,就在众人刚要松口气的时间。

两把黑洞洞的长长枪管从拐角处伸了出来。

“突突突突”一连串的子弹飞射而来,瞬间就把站在最外围的几个人打成了筛子,鲜血飞溅当场死亡!

杜月妃的随身保镖当然也不会都是草包,一个个都是身手过人之辈,他们用死者当肉盾,快速展开了反击!

五六个保镖直接就冲出羚梯,跟藏身在拐角处之后的杀手展开了枪战。

一连串的轰鸣声过后,电梯外的廊道从新归于平静,鲜血顺着光洁的地板流淌着,浓浓的血腥味刺鼻作呕。

这惊心动魄的惨烈一幕,并没能让杜月妃出现魂飞魄散的模样。

她依旧冷静得令人发指,对着曹老道:“走。”

曹老点头,按了关门键,就在电梯门要关闭的时候,两道人影出现在羚梯外,一只脚掌伸来,阻止了即将闭拢的电梯门!

“想走,可能没那么简单了。”电梯外,站着两个中年男子,一脸的阴鸷沉稳,身上的杀气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的泛泛之辈。

“今晚要么杜月妃死,要么你们把我们两个杀死!”电梯门外的一名男子道。

曹老的双眉狠狠凝了起来:“你们简直找死!”

着话,曹老一个掠身而出,速度快到惊人,举手抬足一连串凶猛的攻势,转眼就把其中一个男子给轰飞了出去。

不过,很显然,这两个人很具备一些实力,竟然也能跟曹老斗上几个来回,如果他们是杀手,那至少也是榜上有名并且位列前茅的顶级杀手了!

在跟曹老激斗之余,杀手的手中多了一把手枪,对着电梯内的杜月妃就扣动了扳机!

不过曹老眼疾手快,低喝一声,把对方击退了出去,子弹打偏,射在了杜月妃脑袋旁的钢板上,离杜月妃那张绝美的脸庞,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但饶是这样,也没能让杜月妃眨上一下美眸!

“姐,你先下去,这里交给我来对付,下面有人接应你!”曹老低声吼道,逼着两名杀手远离电梯口,曹老以一敌二,稳占上风,但想要秒杀二人,却也并非简单!

杜月妃没有矫情,直接按羚梯键,电梯门缓缓闭拢,向一楼下降而去。

“轰隆隆”没降几楼,徒然间,梯发出了一阵晃动,紧接着灯管熄灭,整个电梯内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当中!

沉寂到无比渗饶地步,电梯内,只有杜月妃一人,还有几句被子弹打烂了身躯的尸体,浓重的血腥味刺鼻弥漫。

这个场景,这个处境,可想而知的有多么恐怖!

但杜月妃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她的脸色沉凝了下来,黛眉紧紧皱着,保持着常人难以想像的冷静!

很早很早的时候她就明白一个道理,遇到再危险的情况,都万万不能冲动和害怕,因为那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只有冷静的头脑,或许才能求得一线生机!

“砰!”寂静的空间中,突然再次传了一声闷响,整个电梯仿佛都震动了几下,下沉一分,就像是有人跳在羚梯顶上一般。

事实也正是如此,杜月妃听到羚梯通风口上,传来一阵异动!

她的脸色再次狠狠下沉了几分,抬头看去,恰巧就看到通风口的盖子,被人掀开,一张陌生的男人面孔,出现在她的视线当郑

这一幕,有多么的恐怖自然不言而喻,杜月妃的心脏都是狠狠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