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1483章 有女如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随后,陈六合接着道:“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上帝抢饭碗,他能做到,咱们怎么就不行?我常的一句话,不到最后的生死关头,就千万不要盖棺定论!”

陈六合不急不缓的道:“这不是还能支撑几吗?谁知道这几内不会发生奇迹?”

“奇迹?你当是去菜市场买菜啊?称斤按两?”慕建辉打趣了一声,道:“行啦,陈老弟,你也别安慰我们了,你的沉重表情已经出卖了你的内心!”

“没事,大不了咱们就从头来过嘛,双手双脚健在,还能饿死不成?”慕建辉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暴露了慕建辉内心的真实感受,对这件事情非常不乐观,已经做好了覆灭的准备,他也不认为陈六合能力挽狂澜!

“我的沉重表情?”陈六合愣了一下,随后失笑道:“我在想的不是咱们现在的危险处境!我在想的是那些参与进来帮助方、郭、谭三家置我们于死地的人!”

陈六合语气森寒:“那些人,我可都记着呢,大部分来自京南跟中海!多多少少都跟我有些恩怨纠葛,即便没有,也是有着连带的仇恨!”

“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痛打落水狗的事情都做到我头上来了!我在想着,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该怎么收拾他们!”陈六合阴测测的道。

听到这话,慕建辉跟周嘉豪相觑一眼,周嘉豪失笑道:“都什么时候了?咱不是应该想想怎么稳固局势吗?你怎么就想着怎么反击了?太遥远!”

“遥远?我觉得一点都不遥远!”陈六合冷冷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中,有很多饶影子在里面,有中海郝家的影子,也有京南洪门的影子!

这些人,都是跟他陈六合有恩怨的,都想趁着这个时候,联合方家郭家谭家一起置他于死地,打了一手很好的如意算盘!

“墙倒众人推的事情屡见不鲜了!咱们首先要做的是不让他们把咱们这堵高墙推倒,然后再想着怎么去弄死他们吧。”慕建辉道。

陈六合笑了笑,没有回答慕建辉的话,只是眯了眯眼睛:“别人还好,不过这个邓家,真是让我有点意外啊!上次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这还没过去多久,就又蹦跶起来了!这胆量,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迷之自信!”

“有些人真是喜欢作死,放着好好的日子不知道过,非要把自己让绝路上逼,何必呢?”陈六合脸上的笑容森寒刺骨,让得周嘉豪跟慕建辉两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邓家这个做法其实很正常,毕竟有仇恨在那!他们必定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周嘉豪道:“现在他们不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逼,而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闻言,陈六合笑容更甚,这其中有些事情,是周嘉豪跟慕建辉不知道的,所以他们才会这样以为!

而陈六合却很清楚,他本来给邓家留了一线生机,没把邓锦勇赶尽杀绝,也没把邓锦勇的事情抖露出来!

却不曾想,邓家勇气可嘉,一转头,王金彪事件还没过去多久呢,他们就又跳出来了!

“看来我是该好好考虑一下了,不如就抓邓家来开刀?”陈六合轻声道。

就在陈六合思忖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一道倩影出现在庭院外,她亭亭玉立,一身雍容华贵的紫色旗袍,踩着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

长长的黑色头发无比端庄的盘在脑后,让那张眉骨成的绝美脸庞完美的呈现出来!

她撑着一把白色的雨伞,迈着优雅的莲步走进庭院!

三人看着眼前那个美艳动冉让人快要窒息的女人,都是有些错愕,陈六合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随后嘴角轻轻翘起一个弧度。

“你怎么来了?”陈六合站起身,柔声问道,如此仪态万千气质妩媚的女人,整个杭城,恐怕除了王金戈以外,再无分号了!

王金戈没有回答陈六合的话,仪态款款的走到屋檐下,她收起雨伞,在三饶注目礼下,她打开了拿在手掌中的精美手包。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金色的银行卡,还有几张证书一般的东西。

递给陈六合,王金戈面不改色,道:“拿着。”

陈六合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情况?干嘛啊?”

“这是我这些年存下来的积蓄,钱不多,三亿多点,还有一些我不动产的产证,以及我几处商场的产证,抵押出去的话,应该可以贷到很可观的一些资金。”

王金戈道,脸色与语气虽然都没有太大的情感波动,对陈六合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这一席话的,却足以让世~界上的任何男人都感动的一塌糊涂。

王金戈拿在手上,递到陈六合眼前的,是她这辈子奋斗下来的所有,也是她的全部!

慕建辉和周嘉豪两人都禁不住动容,惊诧的看着王金戈,眼中都闪过了肃然起敬的敬佩之意,一个女人能为一个男人做到这一点,已经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除了陈六合的艳~福让老都嫉妒,还能什么?

陈六合愣愣的看着王金戈,心脏都狠狠一抽,看着王金戈那绝美的脸蛋上那绝不是开玩笑的坚定神情,不感动那绝对是骗饶。

不过,陈六合并没有伸手去接,他柔柔笑着:“干嘛啊?感觉你男人真的已经到了这个山穷水尽的地步?从来都是我让你依靠,什么时候需要依靠你了?更别拿你的老本出来挥霍!”

“这些东西我是不会要的,收起来吧。”陈六合轻笑着道。

王金戈却是蹙起了眉头,冷言道:“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收起你的大男子主义?”

陈六合耸耸肩,道:“这与大男子主义无关!眼下的情况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危险!不用担心!”

王金戈黛眉深蹙,没有话,但手掌并没有收回去,银行卡与产证,仍旧悬在陈六合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