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1454章 古怪的沈清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454章 古怪的沈清舞

站在凤凰山的山顶,视野开阔云雾缭绕,倒也能一览杭城概貌,谈不上让人豪情万丈的波澜壮阔,倒也算是秀心醒神、豪纵滋生!

“站得高的地方不但能看得远,而且空气也比下端清醒。”陈六合站在山巅,轻笑着说道:“其实有很多道理,大自然就已经传递给了我们,只需要去领悟即可。”

沈清舞笑着昂头,看了陈六合一眼,道:“哥,但也别忘了,高处不胜寒,这里的温度可比山下低了许多!”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哈哈,有得有失两者总是并存的嘛,天下没有尽善尽美的事情,既然敢登高望远,那自然就要具备抵御寒风的体质!”

顿了顿,陈六合又是无比玩味的说道:“其实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高处孤独,寂寞如雪啊!”

闻言,沈清舞浅笑嫣然,道:“哥,你现在有种庸人自扰的意思哦,你才爬在半山腰,就想着最峰顶的情怀,也不怕徒增笑话?”

“哈哈,哥可不是从山脚下爬上来的,而是从山顶上摔下来的,现在只不过是从新攀爬而已!不为爬的更高,只为了把山顶上的某些人,统统都踹下来!”陈六合打趣道。

兄妹两站在山巅谈笑风生,似乎带着点指点江山气吞山河的意境!

这一天,他们从早晨开始,走访了很多杭城区域内的名胜古迹,如宝石山、玉皇山、灵隐寺等等,凤凰山是最后一个来的地方。

全程178米高,陈六合背着沈清舞,提着轮椅!

一路上也不知道引来了多少目光,不知道是在惊叹陈六合的体力,还是在惋惜犹若沈清舞这样一个脱俗女孩竟落得双腿残疾。

“哥,长三角的棋局,已经下至中盘,该稳固已稳固,该插足已插足,布局都布的差不多了,已经到了中盘厮杀的地步,也是最为惊险的一环!”

沈清舞幽幽说道:“若是中盘厮杀不落下风,收官之时并无太大难度!”

“是啊,怕就怕这场厮杀,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惨烈刺激啊,到处都充满了暗伏杀机,看似棋盘明朗,实则暗流翻涌!最可笑的是,连棋手有几个,都不敢定论!”陈六合道。

沈清舞跳目远望,道:“江浙是死守之地,定不能被人一击溃败,特别是杭城,对哥来说是重中之重,能做为跳板依托,遥指京南中海两地,进可攻退可守!”

“其次,京南博弈也要只许赢不许输!不论洪萱萱对你是否有异心,无论洪门长老阁对你是否心存杀念!都不能让洪昊执掌大局!”

沈清舞轻声说道:“洪昊与洪萱萱比起来,孰亲孰远显而易见!洪昊掌权,必定与你要亡一方!洪萱萱掌权,终归多了一线生机!”

不给陈六合说话的机会,沈清舞接着道:“再有,中海局势,目前仍然是扑朔迷离,但哥已经入局,便不能畏首畏尾!凶兵之所以为凶兵,那就是出窍便霸道,一往无前震荡四方!”

“兵者,最忌踌躇不前、犹豫不决!”沈清舞对陈六合说道:“这样会磨去锐气,也会拖垮气节!”

听到沈清舞的话,陈六合洒然一笑,揉了揉沈清舞的脑袋,说道:“突然跟哥说这些干什么?有你在身边,哥不担心局势不明朗,要论大局观和眼界,谁能比我家清舞更强?”

“只要你在,哥心里就踏实!”陈六合灿烂的笑着。

沈清舞的心脏不易察觉的颤动了一下,在一个陈六合看不到的角度,她做了个轻呼吸的动作,银牙缓缓咬了一下柔唇。

旋即,这种异样一闪即逝,她笑道:“哥,你不能对清舞产生依赖,清舞总会有没陪在你身边的时候!哥一直都比轻舞聪明,很多事情哥都知道,只是哥不愿去想,等着清舞来跟哥说而已!”

闻言,陈六合的眉头下意识的深蹙起来,看着沈清舞,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言论?你不想待在哥身边了吗?”

沈清舞连忙摇头:“自然不是,只不过我觉得,眼下形势愈发严峻,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环,也是最容易出差池的一环,哥要时刻明朗,保持警惕!”

“哥,越是如履薄冰的时候,越是要谨小慎微步步为营!”沈清舞喋喋不休的说道:“你现在就像是在深渊之上走钢丝,稍有失误,便会坠入深渊,但只要你能稳过对岸,等待你的,就是一座至高殿堂!”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道:“知道啦,小妹的话,哥保证都会一个字不漏的铭记于心!”他对沈清舞今天的状态,感到有些疑惑。

放在往常,沈清舞不至于这般事无巨细才对,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

但陈六合也没当成一回事,只觉得今天小妹高兴所致,脸上的笑容也很频繁!

“杭城、京南、中海!这三个地方,杭城最险、京南最迷、中海最乱!”

沈清舞说道:“哥要切记,中海局势不明,险象最多,特别是人鬼不清,敌友不明,在那里,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否则很可能会遭人算计一错百错,特别是竹叶青杜月妃!”

沈清舞凝声道:“说实话,至今,我都没能琢磨透,杜月妃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与你结盟,是真结盟、还是假结盟?她心思诡谲,多变难料!”

“你对她的防范,甚至要保持在对黄家的防范之上!明枪暗箭,前者可挡,后者难防,后者致命!”沈清舞无比郑重的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很慎重的点点头,对沈清舞说的话,他向来当做金玉良言。

轻轻捏了捏沈清舞的手掌,陈六合说道:“放心吧,哥心中都有数!”

离开凤凰山后,两人又来到西湖边观景,直到天边晚霞挂起,在沈清舞的提议下,两人又走进了雷峰塔,登上塔顶。

一向不愿吃斋念佛说自己杀念太重会有辱佛家清净的沈清舞,竟然破天荒的点了根香,在佛前叩拜,模样虔诚无声低语,似在请愿!

作者大红大紫说:六章到,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