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1180章 突来惊魂!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洪萱萱此刻的模样香艳而狼狈,裤子都还没来得及穿上,而那黑色带着蕾丝花边的巧内~裤,也只是挂在腿~根处,还没有完全穿上!

从陈六合这个角度看过去,能隐隐约约看到被上衣半遮掩住的三角地带,风景迷人,醉人心神,瞬间就让陈六合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翻了个白眼,陈六合没好气的走了过去:“老子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人,这样都能摔倒?”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这个娘们在方便完之后,自己穿裤子时不心摔倒的!

此刻的羞人模样被陈六合看到,洪萱萱是羞愤欲绝,她快速遮住了自己的私~密部位,让那一撮黑色的森林不被看见。

“你进来干什么?滚出去!”洪萱萱羞愤呵斥:“还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掉!”

陈六合不予理会,直接弯腰把奋力挣扎的洪萱萱给抱了起来,这一下,洪萱萱那洁白的大腿和神秘的部位都清晰的暴露在了陈六合的视野当郑

三角地段深邃和神秘,乌黑的沼泽地简直让人神魂颠倒,饶是陈六合,都禁不住心神荡漾,体内的火气腾腾的上窜!

“王鞍,陈六合,你松开我!我会杀了你!”洪萱萱悲愤怒骂,这种羞愤,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她的神秘部位,再一次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看到了,甚至比上次看的还要清楚!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传出,陈六合一巴掌就拍在了洪萱萱那浑圆丰满的翘臀上,都能看到那光洁娇嫩的臀部在轻轻颤动,出现了一道掌印。

“再鬼叫一句,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扒光了丢在这里?”陈六合瞪了眼道。

洪萱萱怔神了一秒钟,旋即更加暴怒,羞愤之下,她想也没想,张开嘴巴就向陈六合的脖子处咬了过去!

这一咬,就是奔着要跟陈六合同归于尽而去的!

可好在陈六合反应快,一只手直接按住了她的侧脸,把她的脑袋给按了回去!

“别他吗大呼叫要死要活的!又不是没看过,看一次也是看,看两次也是看,我也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陈六合不耐烦的骂了一句。

“陈六合,你记住你对我的羞辱!总有一,我会让你偿还!”洪萱萱恶狠狠的看着陈六合,眼眶中满是阴鸷的怨毒,很是渗人。

陈六合翻了翻白眼:“你这个娘们还能不能讲点道理了?现在是我在帮你!没有我,你以为凭你自己就能解决眼下的窘境?一个连自理能力都没有的人,还敢跟我叫嚣呢?”

着话,陈六合就把洪萱萱高挂在大腿上的黑色内内给拉了上去,遮盖住了那最为让人神往的神圣部位!

然后又帮她穿上了外裤,这才抱着她走出了卫生间。

经过刚才的事情一闹,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显得更加尴尬和紧张了,病房内都充满了凝重!

洪萱萱一语不发,陈六合也懒得什么!

不过由于刚才那一折腾,洪萱萱肩头的伤口毫无疑问的崩裂了,鲜血都渗透了她的病号服。

陈六合喊来医生,就在病房内帮洪萱萱处理,清洗上药重新包扎!

陈六合也懒得去看,背对着洪萱萱,拿着一张报纸看着!

也就在这样的平静当中,徒然间,洪萱萱发出了一声痛叫,她惊呼一声:“陈六合!”

陈六合回过头,赫然就看到了让他脸色骤变的一幕!

只见刚才还在帮洪萱萱细心缝合伤口、带着口罩白帽的大褂医生,此刻正把一把剪刀,整个扎进了洪萱萱的肩头,几乎快要刺穿!

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手术刀,架在了洪萱萱的脖颈处,要不是洪萱萱反应快,用左手死死的抓住了那锋利的刀口,恐怕现在就已经被对方一刀抹断了咽喉,毙命当场!

看到这一幕,陈六合想也没想,一个纵身下床,直接就奔袭了过去!

他的速度何其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闪身而至,那白大褂的杀手被陈六合一脚踹飞了出去!

陈六合起身而进,要去生擒杀手,可徒然间,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陈六合心中蔓延而起,让得他浑身汗毛都瞬间炸了开来!

陈六合没有来得及思虑,几乎是下意识的本能,一个错步闪身!

也就在与此同时,“砰”的一声巨响从际传来,紧接着窗口的玻璃变得支离破碎,一枚恐怖的金色狙击弹洞穿而入,与陈六合的身躯擦之而过,击打在了洪萱萱的病床一角!

“草!狙击手!”陈六合愤怒的大骂了一声,毫不犹豫的一个跨越反身,直接扑在了大惊失色的洪萱萱身上,抱着她一个翻滚跌落床榻。

一枚狙击弹几乎是相差零点几秒的射击而来,击在了洪萱萱刚刚躺着的位置,病床都被射出了一个狰狞的弹孔!

“吗的!”陈六合满脸怒然的大骂了一声,抱着洪萱萱赶忙向狙击死角冲去。

也就是他,有着超强的反应神经和速度,如果换做是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一定是必死无疑!别救洪萱萱了,在这里的人都得被狙击手狙死!

病房内的动静第一时间也惊动的外面的警卫和洪萱萱的手下。

他们破门而入,冲了进来,陈六合吼道:“心,有狙击手!医院大楼对面的商场顶端,七点钟方向!”陈六合准确的报出了狙击手的位置。

狙击手又开了几枪,随后,枪声消失,陈六合探头望了一眼,随后就抱着洪萱萱站起身,冷冰冰的道:“狙击手走了!”

“走不掉的!我已经让人去逮他了,麻痹,这要是让他跑了,那才叫操蛋!”徐从龙满脸怒容的道。

“这帮狗娘养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感到陆军第一医院来狙击!”徐从龙骂着。

陈六合没理会徐从龙,带着人走到了窗口位置,看着地下眉心中弹已经死亡的杀手。

他皱了皱眉头,弯腰拉下杀手脸上的口罩,道:“这个人是谁?是这里的医生?”

作者大红大紫: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