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1116章 陈六合的霸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16章 陈六合的霸气

徐庆宝看着陈六合,继续说道:“我今天收到了有力情报,果真有瀛国杀手,暗中潜伏进了杭城!”

“不过,他们这次跑到杭城抱着什么目的,我们一无所知啊!这一点很让人头疼!必须要把他们的动机查出来,从根源上,彻底掐灭此事!”

徐庆宝冷声说道:“这帮人可是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搞出事情来!决不能让这帮无耻之徒,在我们的土地上为非作歹!必须要把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闻言,陈六合笑了笑:“那你找我说这事的意思是?”

“你对这样的事情很有经验,对瀛国那帮狗~娘~养的畜生也更加了解,我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他们这次在打什么鬼主意?”徐庆宝问道。

陈六合笑了起来,笑得非常灿烂,他道:“徐师长,不用多想了!他们是为我来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想弄死我!”

听到这话,徐庆宝的表情猛然炸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旋即眉头深皱:“你说什么?他们是为你而来的?你怎么知道?”

“呵呵,他们潜入杭城后,已经在对跟我有关的人暗中观察了!似乎是想做些什么!”

陈六合摇摇头道:“徐师长,你的消息显然不够灵通啊,他们到达杭城的第一时间,我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徐庆宝脸色死死的沉了下来:“他们想干什么?这么大的手笔,潜伏到华夏来,就是为了对你不利的?难道这件事情跟卢啸塚有关?”

“是不是卢啸塚干的,我不知道,但这件事情跟他绝对是有关系的!要是没有他的里应外合,你觉得那些人能够这么顺利的潜伏到杭城,并且藏匿的如此隐秘吗?”

陈六合神色平和的说道:“徐师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也只是知道有这回事,但并不知道他们的行踪,以及他们的来历吧?”

徐庆宝点点头:“没错!情报很模糊!并不具体!这帮人很隐秘!”

陈六合笑了笑:“现在我对这些瀛国人的具体情况也不是非常了解!不知道他们隶属瀛国的哪方势力!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并不重要!”

徐庆宝愤懑的锤了一下车门,道:“这帮胆大妄为的混球!这个卢啸塚也是,不想活了吗?这样原则性的错误都敢犯,我看他也离灭亡不远了!”

“呵呵,当一个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时候,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是每一个成功人都应该必备的基本因素嘛!”陈六合轻描淡写。

看着陈六合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徐庆宝有些无言以对,他没好气的骂了一声:“你小子,祸都上门了,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那帮人可是凶神恶煞!这次会潜入华夏,如果真是针对你而来,显然表露出了空前的决心!你不担忧?”

“担忧?”陈六合愣了一下,歪头看着徐庆宝道:“就这帮蛇虫鼠辈,有什么值得我去担忧的地方吗?”

陈六合嗤笑:“两年前,我敢一个人一把剑把瀛国皇室屠个人仰马翻,最后在诸多高手的围剿下还能孜然一身无恙而退!这还不足以证明他们太过垃圾?”

陈六合笑容充满了轻蔑:“你告诉我,他们还有什么资格被我放在眼里?我不否认,瀛国的确有高人存在,对我能产生威胁的人不是没有!但这次来的人中,一个都没有!”

听陈六合提及曾经的事情,徐庆宝就肃然起敬,那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神话,是轰动性的大事件!时至今日,知情的人还记忆犹新。

无不把陈六合视为一尊战神,虽然他受到了及其严厉的惩罚,差点因此坠入万丈深渊!

但不可否认,他是许多人心中的英雄!受许多人敬仰!谈及此事,会让人热血沸腾!

徐庆宝收回了思绪,道:“话是这么说,你的安危倒是可以不用担心!不过你周围的人呢?所以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顿了顿,徐庆宝继续说道:“要知道,他们做事,一向卑鄙狡诈没有底线!为达目的,不惜代价没有原则!你能保证他们不对你周围的人动手?”

“动?那就让他们去动好了,我看看是谁在找死!”陈六合毫不担心的道了句,语气之中,有着一股及其强大的笃定与自信,仿佛根本就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这让徐庆宝微微惊讶:“你难不成还有什么底牌?据我所知,你身边除了你之外,没有什么可以挑大梁的人了!你一个人再厉害,也不是三头六臂,很难防范!”

沉凝了一下,徐庆宝道:“要不这样吧,你列个名单给我们,我们军部派人去保护可能遇到危险的人!毕竟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瀛国有歹人来犯,我们不会坐视不理!对待他们,我们一贯的做法是,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陈六合不假思索的摆摆手:“那就不必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妥当,不需要军部插手!况且现在我们又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据,也无从下手!”

陈六合轻描淡写道:“一个不好,又是一场国际纠纷!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吧!放心,一帮跳梁小丑还动不了我!”

凝眉看着陈六合那坚定的神情,即便搞不清楚陈六合在依仗着什么,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可他也只能点点头:“那行!不过我们的人会从旁协助,一旦他们敢做出什么过分举动!我们立即把其就地正法!一切有关联的人,都不会逃脱制裁!”

“这个可以有!”陈六合咧嘴一笑。

说罢,陈六合突然又失笑了一声,呢喃道:“这个卢啸塚,也真是有些自取灭亡的意思!剑走偏锋的事情,不是谁都可以做的!”

他摇了摇头,给督促血狼战队训练的枪神下达了一个命令,随后就开着车,带着徐庆宝一起向军营的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