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967章 被包围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呵呵,那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个让我吃不了兜着走?”陈六合蹲在了司空凌的身前,对按住他的两个壮汉摆摆手,示意他们松开。

挣开钳制,司空凌坐起了身,他瞪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别以为你可以无法无,我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敢对我怎么样,就一定要接受惩罚!”

他抬手抹了抹脑袋上的鲜血,猩红猩红,剧烈的疼痛让他面目狰狞!

“就你这种人也配跟我这样的话?”陈六合嗤笑一声,拍了拍司空凌的脸蛋道:“今我为什么找你,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多余的废话我就不多了,告诉我,你们把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司空凌冷笑的看着陈六合,道:“去你吗的!你要找谁管我什么屁事?我不知道你在什么,你最好快点把我放了!”

陈六合点点头,毫无征兆的抬起手掌,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了司空凌的脸上,把他拍翻在地,陈六合道:“我给你脸你就好好兜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会找到你,你就不要在抱着侥幸的心里!今不搞出一个所以然来,你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陈六合,我草你祖宗!”司空凌怒火中烧,爬起来就想冲上去跟陈六合厮打。

可还没有跨出一步,就被人抱住了,旋即摔飞在地,王金龙冲上前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那狠劲颇有王金彪的一丝神韵!

狂殴司空家的人,这个牛逼足够他跑出去吹上好几个月了!

“草你吗的给我老实点,再敢咋咋呼呼我就送你去见阎王爷!”王金龙吐了口吐沫骂道,又是给了司空凌一脚!

“真是个不长记性的人!”陈六合低睨道:“我觉得我敢不敢对你下狠手这件事情,已经不需要再次证明了!上次你已经深有体会!这次还要来挑战我的耐心吗?”

“陈六合,你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你无缘无故找我麻烦,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司空凌表情痛苦的道,已经鼻青脸肿。

“不是无缘无故,你只要告诉我,你把人藏在什么地方了,我们就放你安全离开,不为难你!”陈六合语气平淡的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什么,你找错人了,陈六合!”司空凌道。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呵呵,骨头真的挺硬,嘴巴挺严,看来今不给你一点苦头吃吃,你是不会跟我实话了?”

“有些人为何如此愚昧,非要跟自己过意不去呢?”摇摇头,陈六合继续道:“没事!让你张嘴的办法太多了!”罢,他就对谷阳摆了摆手!

谷阳狞笑一声,掏出一把匕首,让人把司空凌按住,他舔了舔嘴唇道:“六哥问你话,你就应该好好回答,不配合是在自讨苦吃!”

“你想干什么?”司空凌看着谷阳手中的匕首,变了脸色,挣扎着道:“老子是司空凌,是司空家的人,王金彪,我草泥马的你敢让你的狗动我?”

“司空家算个屁!”谷阳冷漠的笑了声,抓住了司空凌的手掌,二话不,匕首斩下,伴随着司空凌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他的拇指被连根切断,血淋淋!

“你有十次的机会,浪费一次,我就切你一根手指头!现在你还剩九次机会了!六哥问你把人藏在哪里了,你不?”谷阳面无表情的问道,做为王金彪的头号战将,自然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你~妈!我不知道你们再什么!”司空凌惨嚎的骂道。

谷阳再次切下了司空凌的一根手指,场面可谓是残忍血腥,看得慕连勇都是头皮发麻,不断的倒抽凉气,心惊胆寒到眼角都在抽搐。

“你还有八次机会!”谷阳面无表情:“司空凌,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了,如果你连十根手指头都没了,那可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情,连跟女洒~情都是一种奢望!”

“你们这帮人,不得好死!全都要死无葬身之地!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躺在地下的司空凌已经在瑟瑟发抖,语气都在颤颠。

谷阳刀起刀落,手指再断一根,司空凌的惨叫声都失去了力度,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眼皮更是昏昏沉沉,像是要晕厥过去了一般。

谷阳把一瓶矿泉水倒在他的头上,让他变得清醒,道:“想这么简单的昏过去可不行!这才只是刚开始,等把你十根手指头都剁下来以后,我用辣椒水给你洗手,然后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手指被剁成肉泥,当场喂流浪狗!”

闻言,司空凌脸色煞白,惊恐至极的看着谷阳,有看向陈六合,斯声吼道:“陈六合,你这个畜生,你这个魔鬼!你他吗是不是有病!你丧心病狂!放了我,放了我!!!”

“想让我放了你也可以,出我想知道的事情,我让你全身而退!”陈六合神情冷漠的道,对眼前血淋淋的场面仿若未见,不能让他掀起丝毫涟漪!

“你~妈啊!”司空凌面孔扭曲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杀了我也不知道!”

陈六合笑容灿烂道:“这个时候还跟我最硬?如果没有足够的线索,我会找到你司空家的头上吗?”

陈六合轻蔑的低睨着对方,道:“我这个人做事,很讲究规矩,你们司空家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别来惹我,我就不会找你们麻烦!可你们偏要自寻死路的来挑衅我,那也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对待你们这种人,就是剁碎帘花肥,我都不会眨眼!”

这时,王金彪话了:“别一根一根手指头了,把他的整只手给我剁了!司空家很牛逼吗?六哥既然发话,老子今就点干你们司空家!司空旭那个老王鞍有种就来找我,看我能不能提前送他进棺材!”

就在谷阳领命,抬手就要切下的时候,徒然间,包间外跑来一名弟,对王金彪道:“老大,外面来了好多警车,来了好多警察!已经把会所围了,正在赶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