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840章 劲不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如果不是哥们手底下还有两分硬本事,估计已经被东胜的人给砍死了吧?”笑眯眯的看着邹阅铭,陈六合继续道:“邹公子,你心里是不是巴不得我被人砍死?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我很好奇!”

邹阅铭脸色再次一僵,笑道:“陈公子想多了,刚才那种情况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东胜是冯公子的人,我哪里管得住?你死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恐怕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才对啊!我死聊话,苏婉玥不就没了保护伞吗?她的安全系数不就大大降低了吗?一些歹人想下手,也方便了很多啊!至少她没能力揪着暗花的事情不放啊!”

陈六合慢悠悠道:“邹少,你不会是在打着这个主意吧?那你的目的可就太不单纯了,我真的需要好好考量一下你的人品!”

邹阅铭道:“陈公子可真会开玩笑,但这话可不能乱啊!我怎么可能陷害苏总呢?这对我没有好处!我根本就没有动机!况且如果是我要害苏总,今又怎么会大费周章的摆出这个阵仗呢?我是真诚的要给苏总一个交代啊,我希望真相能够大白!”

陈六合笑着点点头:“邹少不用紧张,我只是随口而已,希望如此吧!”

“苏总,今的诚意应该到位了吧?我已经尽力了,我们之间的合作?”邹阅铭这才松口气的点零头,随后对苏婉玥问道。

苏婉玥神情冷淡的道:“合作的事情以后再,我暂时几不会离开香江!”

邹阅铭还想再什么,李泽彦开口道:“好了,邹少,你先离开吧,我跟陈六合还有些话想!这点面子,你应该不至于不给我吧?”

邹阅铭笑笑,很爽快的道:“那行,既然李少开金口了,这面子我怎么着也得给足!今苏总也受到惊吓了,好好修养一下,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合作的事情随时可以找我谈!”

罢,他对几人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保镖离开,转身的时候,脸色无比阴沉,眼中震惊未退!

陈六合竟然认识李泽彦?这可真是让他没有想到!更没想到今的事情会是以这样戏剧性的方式收尾,可谓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心绪开始飞快的活络了起来,眼中神情边走边闪,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哼,一脸的人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心里一定没憋什么好事!”冯玉成冷眼看了邹阅铭一眼,嗤笑道。

冯家和邹家很多产业相似,是竞争对手,一向不合,冯玉成跟邹阅铭两人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一两了!

“在这个观点上,我很赞同!”陈六合笑吟吟的道。

冯玉成眼神不善的瞪了陈六合一眼,旋即对这李泽彦道:“李少,今这事情你总得给我个法吧?这个脸,我可是丢尽了!”

李泽彦笑了一声,道:“好了,别有那么大的怨气,改抽空,我请你食饭,给你长脸,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冯玉成这才换上了一副笑脸,看了陈六合一眼,又对李泽彦道:“李少,你实话,你这位朋友到底什么来头?很劲咩?”

“劲不劲你就别管了,总之以后可千万不要惹他,他脑子不正常的,一旦发起神经来,谁都敢揍!你打不过他的!”李泽彦笑道。

冯玉成不以为意的撇撇嘴,但却是把李泽彦的话语记在了心中,他知道,李泽彦绝对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也不会空穴来风!

他心中开始重视陈六合,顿了顿,对陈六合道:“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啦,今这个面子我摆你,你要放心底!你也摆我个面子,有空一起食饭啦?鼎样?”

“有机会的话,没问题!”陈六合笑着点点头。

冯玉成这才笑了起来,也没再多什么,他知道李泽彦跟陈六合跟定有事情要商量,便对三人打了个招呼,很有自知之明的先行离开了。

李泽彦笑着摇了摇头,道:“六子,怎么样?这个冯玉成还比较有意思吧?虽然满身都是二世主的陋习,但这个人多少还算不那么讨人厌!”

“至少比邹阅铭看起来顺眼一点!”陈六合淡淡道。

“走吧,地上的血也挺碍眼的,一起逛逛?”李泽彦道。

陈六合点点头,道:“不会一出门又被百八十人追着砍吧?来香江不到两,就被人围砍了两次!”

“哈哈,可能是你这家伙太讨人厌了吧。”李泽彦打趣了一声,三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走在香江的大街上,顶着温阳闲庭信步,倒也还算惬意。

此刻正直中午,三人都没吃饭,随便找了一家路边的餐馆,点了两笼叉烧包,三碗面条。

“我怎么看你子一路幸灾乐祸的表情,很欠抽知道吗?”陈六合斜睨了李泽彦一眼道。

李泽彦笑道:“能看到你这家伙吃一次亏,可不容易!今要不是我及时赶去,恐怕你还够的麻烦!难道还不允许我嘲笑一次?”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没搭理这个落井下石的家伙,李泽彦把叉烧包塞进嘴里,含糊道:“你的直觉很准确,从中间人被灭口的时间来看,是你离开金牙昌那里之后!而能如此及时的杀人灭口,邹阅铭的嫌疑的确很大!因为他知道,你已经怀疑到他头上了,他感觉到了不安!提前掐断线索,讲得通!”

“今之所以会演这一出戏给你们看,是因为他有恃无恐,知道不管你怎么查,也不可能查出背后的主使者,还能帮自己洗脱嫌疑!”李泽彦分析道。

陈六合淡淡点点头,李泽彦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苏婉玥道:“这都是你们没有证据的猜测,当不得真吧!”

“的确如此!”李泽彦点头:“虽然只是猜测,但这种推理是成立的,也就证明了邹阅铭起码有很大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