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615章 主权领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最终,在陈六合极度无耻的威胁下,王金戈只得强忍着心中的憋屈,屈服在陈六合的淫~威之下,踩着高跟鞋极不情愿的来到了陈六合的身前!

“警告你,你可不许乱来,这里是办公室,随时都会有人敲门进来向我汇报事情的!”王金戈咬着嘴唇道。

还没等她的余音落尽,她就轻呼一声,因为一只大手已经环住了她的腰肢,下一刻,她就一屁股坐在了陈六合的双腿上,整个人也扑进了他的怀里。

陈六合笑看着近在咫尺却美得更加惊心动魄的王金戈,打趣道:“乱来?怎么样才叫乱来呢?你是希望我真的别乱来,还是在提醒我乱来这两个字的意思?”

火热的鼻息吹打在王金戈的脸颊上,让得王金戈心神都是一晃,她那本该清澈透亮的动人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羞意与朦胧。

“陈六合,注意你的分寸,这里是我办公室,不许胡来!我可是董事长,万一被人看到了我这个样子,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王金戈道。

“我知道,我们家的戈戈最喜欢反话了,让我别乱来的意思就是希望渴望我乱来!”陈六合笑着道,手倒还算老实,没有怎么动弹。

王金戈羞恼万分,戈戈?这个称呼让她恶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希望渴望?更是让她羞愤欲绝,恨不得一口咬在陈六合的身上。

“那我希望你乱来,行了吧?”光是陈六合身上的火热气息,就快要让她浑身软绵无力,呼吸轻喘。

陈六合笑意更浓:“我还知道,我们家的戈戈有时候也会真话的。”

王金戈的肺都快气炸了,她一双眉蹙在一起,忍不住一拳捶打在陈六合的肩膀上:“陈六合,你混蛋,每次都玩这套,能不能换个花样!”她都快被气哭了,一双手掌死死的按住陈六合的大手,生怕他会搞突然袭击,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

她知道,在这个伶牙俐齿的家伙面前,如果他想干些什么,她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

“花样老套的确太枯燥,不如我们今就来个后入式吧?或者让你在上面也可以啊!”陈六合噙着王金戈的耳朵,轻声道。

“陈六合,难道你每次见到我,心里只有龌蹉念头吗?”耳朵上袭来的感觉让王金戈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嗔怒着。

“谁让你太过诱人,总是让我情不自禁?”陈六合微微一笑。

陈六合的手掌在王金戈的腹上轻轻磨纱,吓的王金戈如惊弓之鸟,拼命的按着不许他放肆,道:“陈六合,别乱动,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尊严吗?”

“难道跟我在一起,是一件让你很没有尊严的事情吗?”陈六合用牙齿轻轻磨纱在王金戈那晶莹剔透的耳朵上,戏虐道。

王金戈的娇躯再次狠狠一颤,求饶般的道:“你知道我的不是这个意思!陈六合,你别这么混蛋可以吗?!你霸道得可以不许任何人欺负我,可你却是欺负我最多的那个人!”

“对啊,这个世上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欺负你!”陈六合理所当然的道:“除了我之外,别人谁都没有这个资格!”

或许是陈六合良心发现,或许是王金戈的哀求让陈六合那还没被狗吃干净的良心感受到了罪恶,总之这场本来应该打响的桃色战争并没有打响,陈六合的手掌停留在了王金戈的山峰之下,近在咫尺,却没有再进一步的意思。

陈六合的停手的太过突然,突然到让王金戈都是一时错愕,没能反应过来,用迷惑的眼神看着陈六合,不明白这个色到骨子里的臭流氓怎么就不吃腥了?

王金戈的质疑目光无疑让陈六合气不打一处来,他用力在王金戈那被黑色窄裙包裹住的翘臀上拍打了一记,道:“怎么了?还真想我在这里对你做些什么过分出格的事情,才觉得正常,才觉得满意?”

王金戈这才回神,这才能确定陈六合是真的良心发现了,她眼中闪过一抹庆幸,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像是劫后余生一般!

但不可否认,陈六合的这种反常举动,让得她心中淌出了那么一丝丝微不可闻的暖意,她竟忘了从陈六合的腿上站起。

“跟我在一起,不是不可以有尊严!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禽兽不如,以践踏你的尊严为乐趣!”陈六合环抱着王金戈的腰肢,轻声道:“我承认,我的确是想对你做些什么,但这并不是践踏你的尊严,也许是因为我真想你了!”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在低声呢喃:“我就是要在你的身体上的每一寸,都留下我的烙印,让你时刻记住,你属于我的,你只是我一个饶私有物品!”

那一句“我真想你了”让得王金戈的心中狠狠一颤,但她并没有在脸上表露什么,只是眼神不善的盯着陈六合,冷笑道:“你这么自信霸道的一个人,什么时候沦落到会用这种方式来在我身上证明你自己的主权了?”

王金戈撇撇嘴,道:“你所的都是借口,你就是想着如何变着法子的来欺负我!”

闻言,陈六合也笑了起来:“是啊,为了能欺负你,我不惜找出一万个理由来当借口!怎么样,这种辞能让你满意?”

“陈六合,你心点,心我哪把你榨干!”王金戈置气的道。

陈六合哈哈大笑:“坦白,我很喜欢你这种报复我的方式!”着话,他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在王金戈身上来回打量:“不过恕我直言,就凭你目前的战斗力,估计这只能当成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夙愿!”

“你这种人真该千刀万剐!”王金戈咬牙切齿的道,连哭泣的心思都懒得有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这辈子估计都要一败涂地!

陈六合没有在继续挑~逗王金戈,只是这样轻轻的环抱着她,享受着这种难得的温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