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340章 惊魂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陈六合很心安理得的眼睁睁看着秦墨浓掏钱结账,两人起身离开。

临行前,秦墨浓去了趟卫生间,陈六合提着她那并不算很奢侈,但异常精致的女士包包站在饭店门口等着,就像热恋中的的男人在等自己的女人一样。

“啊!”徒然,一道高分贝的尖叫声从卫生间的方向传来,陈六合的汗毛都炸了起来,这绝对是秦墨浓的声音。

想也没想,他第一时间冲了过去,速度极快,途中几个挡住道的人都被他直接撞翻了出去。

也不鼓乱七八糟的东西,陈六合直接跑进了女士洗手间,当看到卫生间的地下有着一滩黄色的液体,充满腐蚀性的冒着白色的泡泡,他的脸色骤然下沉。

在一道隔间内,秦墨浓的尖叫声还在传出。

陈六合的眉头狠狠拧了起来,跨过那滩黄色的液体,陈六合拉开了隔间的门,登时就看到秦墨浓卷缩在墙角,双掌一个劲的在空中拍打。

“怎么了?”陈六合赶紧上前抓住秦墨浓的手掌,此刻的她显得有点狼狈,明显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

她的短裙撩在了腰间,肉色的超薄裤袜还在腿弯,一条粉红色的半透明性感内裤也挂在大腿根处,显然还没来得及拉上。

她此刻的模样万分撩人,简直能让人兽欲澎湃,透过这个角度,甚至能隐隐看到在双腿之间,在粉红半透明布片的半遮掩下,有着一抹黑色隐现。

春色尽在眼前,但陈六合却没有欣赏的心思,他紧紧抓着秦墨浓的手掌低声喝道:“是我,我是陈六合,没事了,冷静一点,有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你。”

被陈六合这么一吼,秦墨浓那恐慌的情绪才冷静了一些,她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了过来,当看到陈六合时,她那张挂满了恐惧的苍白的脸上才好转了一些,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平陈六合怀里。

但被陈六合制止住了,看着秦墨浓黑色西装外套上被液体腐蚀焦灼的地方,他二话不,不顾秦墨浓的惊诧与反抗,及其粗鲁的把秦墨浓的外套扯了下来。

“别动,这是硫酸,正在腐蚀你的衣服,千万不能让这玩意触碰到你的肌肤,不然就毁了,安全起见,把衣服全部脱了!”陈六合不由分去解秦墨浓的衬衫扣子。

似乎被陈六合的话给吓住了,她捏着一双手掌动也不敢动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陈六合把自己的衬衫扣子全部解开,让整片雪白如牛奶般的细腻肌肤与一对被粉色蕾丝文胸紧紧束缚住的挺翘双峰暴露在了中其郑

当然,也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陈六合的视线当中,这一瞬间的风光,无比惊艳,完美到令人赞叹,细腻光洁的肌肤不用,毫无瑕疵可言,娇嫩无边。

那一对挺翘的峰峦,更是触目惊心,无论是形状,还是挺拔程度,亦或是大,都恰到好处,暴露在文胸外的半球更是嫩得像要滴出水来一般。

“你还看,看够了没有!”秦墨浓回神,声音颤抖的道,陈六合那火辣辣的目光就像是快要把她燃烧,她羞赧的想要钻进地底。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陈六合讪笑了一声,快速脱下了自己身上的T恤,套在了秦墨浓的光洁娇躯上,把那具极尽完美的娇躯给遮住,虽有不舍,但好在陈六合还没有禽-兽到乘人之危的地步。

“现在可以来了。”光着膀子的陈六合张开了双臂,坦开了那并不算及其宽厚,但伤疤纵横交错的胸膛。

秦墨浓怔住了:“干嘛?”

“你不是想扑在我的怀里寻求庇护吗?”陈六合道。

“臭流氓。”秦墨浓用力的在陈六合的肩膀上捶打了一下,但是被陈六合这么一逗,她似乎感觉不那么害怕了。

猛然间,秦墨浓的目光终于看到了陈六合那赤-裸着上身的景象,她整个人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娇躯狠狠一颤,下意识的用手掌用力的捂住了嘴唇,露在外面的双眸盛满了惊恐与不敢置信,还有深深的震撼!

这一刻,仿佛她刚才所受到的惊吓和陈六合身上那数不尽的伤痕来比,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这是一具什么样的身体?她从来不曾想过,一个饶身上竟能布满这么多的疤痕,玲琅满目,简直触目惊心!

每一道伤口,都像是一把利刺一般,能狠狠扎入她的心口窝,给她来带一种极度刺痛的压抑感,她无法想像一个人经历过什么样的灾难,才会拥有一具这样惨败不堪的身躯,简直不堪入目。

每一道伤痕,都像是在无形透露出一种狰狞的气息,仿佛在无声诉着一个个惊心动魄、惊魂绝伦的故事.......

这一刻,这具身体给她带来的震撼与冲击力,是无法想像的,她甚至不知道陈六合是怎么活到今的。

就算她再不懂外科医学上的事情,她也能看的出来,这具看似消瘦,但充满了爆炸性爆发力的身躯上的伤口,没有一道是打闹,全都是那种足够狰狞到甚至致命的疤痕。

刀伤、枪伤最为明显,也最多,还有几种伤口,是她看不出来的!

“怎么......怎么会这样?”秦墨浓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自己都无法控制,她相信,任何一个人在这样的一具身体前,都绝对不可能保持平静。

“好了,收起你那泛滥的母爱同情心,如果觉得难看,就不要看了。”陈六合风轻云淡的道。

“陈六合,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你拥有这么多的伤痕!”秦墨浓声音颤颠的道,想伸手去触摸陈六合的身体,但又不敢。

“这并不奇怪,因为我是从地狱回来的人!”陈六合轻笑的了声,可是谁有知道,他这句明显像是开玩笑的话,其实才是最大的实话。

----

不好意思,今有事,更新晚了,晚上能写多少写多少吧!另外,爆发到昨就结束了,从今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每保底四更,不定时爆发,明开始还欠更!应该最多过几吧,又会有一次大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