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142章 玩命时刻!(三更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42章 玩命时刻!(三更到!)

“声音挺好听,叫床的时候应该会很有感觉!”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家伙在这样的时候还有闲工夫出口调戏,让人怀疑,老爷是不是没赋予他“恐惧”这种情绪。

同样害怕的可不仅仅是慕青烈,兰博基尼内的两人也同样被陈六合这个玩命似的开法吓了个魂飞九。

高速飙车中,还是在弯道漂移的时候,两辆车的间隔不到五十公分是什么概念?也就是,稍微有一点差池,两辆车都得完蛋,只要轻轻触碰到,就绝逼会失去控制,最后不是车毁人亡也是车毁人亡!

谁敢拿命去赌?显然,除了陈六合这个疯狂的家伙,谁也不具备这种胆量。

“疯了疯了,这他吗就是个神经病!”乔云峰吓的脸色苍白,都惊恐的闭上了眼睛,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惨死的画面。

而车手也是面无血色,下意识的打了下方向盘,硬生生的让出了一点车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六合脸上的笑意瞬间盎然了起来,做出了更加疯狂的举动,只见他抓住了这一瞬间的空档,油门猛然大轰,车速瞬间彪高,由280提到了将近300。

引擎在暴力强轰,因为瞬间的提速让得车身外的气流暴动了起来,兰博基尼的车身竟然被这股气流硬生生推开了一些。

同一时间,也终于给陈六合腾出了堪堪足够一个车身的超车空隙!

做出这么疯狂的行为,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陈六合当然不会错过,速度不减反曾,一连串的操作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快到了极点。

在慕青烈的尖叫声中,法拉利就像是在死神的指间跳舞一般,速度强劲的穿越而去,就从那堪堪只够一个车身而过的空隙中,迅疾穿过,完成了惊为饶超车!

在超车的过程中,慕青烈能清晰的感觉到,无论是离护栏,还是离兰博基尼的车身,都间隔不足十公分,这么的间隙,却是被陈六合不差毫厘的穿了过来!

一切都如梦幻一般,那种惊心动魄,简直不敢想象,慕青烈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她感觉就像是死过了一次一般,大汗淋漓!

她发现,身旁这位从大街上捡来的破烂大叔,简直就是个神,车技逆的神,你或许可以他是个擅长玩命的疯子,但你不得不承认他那惊为饶车技,这种超强的掌控力,完全刷新了慕青烈的世界观!

她相信,就算真的请个世界顶尖级的车手来,都绝不敢玩出这么惊险的超车!

“神经病,你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慕青烈惊惧未平的失声尖叫,胸腔再次翻江倒海,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那张俏脸上更是煞白一片。

“呵呵,这点胆量都没有,你还玩哪门子的车?”陈六合淡淡的道。

油门还在轰着,车速还在攀升,一转眼,就把兰博基尼甩出了几个身位,颇有一骑绝尘而去的王者姿态。

“我是在玩车,不是在玩命!你这个疯子,我真想杀了你!”慕青烈嘶吼着,此刻的心情无比的复杂,又是恐惧又是激动,对身旁这个疯子又是怨恨又是崇拜。

陈六合看了眼后视镜中的兰博基尼,才轻描淡写的瞥了慕青烈一眼:“妞,我们做让讲道理,我这可是在帮你扞卫贞洁,不让你帮我加个口活,怎么着你也不能以怨报德吧?别真以为我们乡下来的就这么好欺负?”

“加你个大头鬼,的好听,你还不是想跟我上床?”慕青烈骂道,脑中还在回放着刚才那惊险时刻的画面,十公分啊,就像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

陈六合满脸正气:“那可不一样,你陪那个纨绔上床是被逼无奈,你跟我上床是以身相许,意义差了太多嘛。”

“别废话,好好开,敢伤了本姐的千金之躯,掉你十个脑袋都不够赔。”慕青烈不客气的道。

陈六合耸耸肩,车速保持在300左右,几个弯道的极限漂移过后,兰博基尼彻底消失在了后视镜当郑

这一场赛车的结局自然毫无意外,陈六合比兰博基尼快了将近一分钟回到起点,这一幕,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因为法拉利到达起点的时间太快了,八分三十九秒,这个时间,足以让这些经常在这里厮混的纨绔们惊骇交加。

要知道,以前这里最快的速度也才是九分出头啊,那还是由一位车技极好的业余车手保持的记录,而陈六合,足足比那人快了将近半分钟。

这如何能不让人吃惊?

如果被这些人知道,就这样,还是陈六合收敛了一些,并且将近一半的路程以后才换成他驾驭法拉利,不知道他们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想。

法拉利刚刚挺稳,副驾驶位的车门以最快的速度被人推开,只见慕青烈这位出名的辣椒富家女捂着嘴唇不要命的跑了出来,蹲在地下就是一通毫无形象可言的狂呕,像是要把这个月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一般。

四十秒后,兰博基尼才顶着两个刺眼的大灯冲进了起点线,乔云峰和车手开门下车,乔云峰的脸色及其难看,苍白中带着恼怒。

而车手则是一脸惊叹的看着陈六合,他缓缓走上前:“你是职业车手?”

靠在法拉利车身旁抽烟的陈六合扫了对方一眼,淡笑:“不是。”

“不可能,你的实力很强,不对,是太强了,不可能籍籍无名。”车手不相信的道,他是玩车的高手,所以更加清楚陈六合的变态。

“我只是一个无名卒而已,你就不必多纠结了。”陈六合不咸不淡的道,他的名头就算是报给对方听,对方也一定不知道。

看到陈六合不想,车手只得作罢,带着三分敬畏的神情点点头,才默默徒了一旁,高手,总是能让旁人敬畏。

“草,刚刚是你开的车?你他吗真有种!”好不容易缓过气的乔云峰走了过来,一脸怒容。

-----------

还欠一章鲜花加更,下午三点之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