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33章 铁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陈六合看来,这杀手逃跑的工夫可比杀人的工夫强多了,他仅仅是被阻扰了片刻而已,这杀手就消失在了楼道内,没了踪影。

陈六合来到四楼,这里算是整个“金玉满堂”最安静的楼层了,踩着地下铺着的毛毯,脚步没有发出哪怕一丁点声音。

看着四周一片死寂,陈六合脸上不见有丝毫变化,他一脸懒散再加上闲庭信步,根本不像是在与人生死追击的模样,哪有半点紧张气氛?

抬目在四周张望了一圈,陈六合第一时间锁定了一道紧闭的房门。

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没敲门,陈六合直接推门而进。

这是一个装饰很豪华的养生间,床上,正有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再给另一个裸露着雪白背脊,只披了一件浴巾的女人做着按摩。

当看到身披浴巾的女人时,饶是陈六合,都忍不住吹了声口哨,这当真是一个大美人,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诱惑的大美人。

她有一张五官及其精致的脸蛋,美目如画、唇鼻如雕,配上那张大小恰到好处的瓜子脸,就宛若上天给她精心雕琢的一般。

她的年纪,看上去似乎有些模糊,像是三十岁,又像是二十四五岁,成熟妩媚中又不失青葱少女该有的光洁娇嫩。

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晶莹剔透,一眼望去,简直找不到半分瑕疵,目光顺着脖颈往下,整个背脊光洁如丝,如羊脂白玉,有着惊心动魄的美态。

好一个成熟美少妇啊,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尤物!

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一点都没有紧张的觉悟,还有心请给这个美少妇做着点评。

看到突然出现的陈六合,那美丽少妇的脸上瞬间闪过一抹嫣红,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饱含羞恼,无形中荡漾出一丝勾人的魅惑,当真是电流如柱啊。

奇怪的是,陈六合的突然闯入并没有让这两个女人惊声尖叫,更没让她们操起扫把拖把一阵追打,她们的脸上,只有着惊恐与求助。

人精似的陈六合自然一目了然,他随手把门关上,嘴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道:“论按摩,我可是世界级的手法,美女,我们相见即是缘,你今天运气不错,不如让我来给你做个大保健一条龙之类的特殊服务?保管你身心皆畅。”

美丽少妇的媚眼中羞恼更甚,但却是用力咬着贝齿,一句话也不敢说,黑白分明似会说话的眸子不断的给陈六合打着眼色。

陈六合仿若未闻,迈步向前走去,可就在他快要接近美丽妇人的时候,躲在床下的杀手终于按奈不住了,他一轱辘爬起,用手枪顶着美丽妇人的脑袋。

“陈六合,你再敢前进一步,我一枪打爆这娘们的脑袋!”杀手抓着美妇人的头发,一把把她拽了起来,让得美妇人那仅仅是绑在身上的白色浴巾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脱落一般。

“啊!”美丽妇人花容失色的尖叫一声,饱满的胸口起伏不迭,她粉嫩的脸蛋上变得泛白,妩媚逼人的桃花眼中满是恐惧,无论她平常如何雍容典雅、端庄高贵,可在漆黑的枪口下,没谁能够保持镇定。

抛开一切光环和背景不说,她仅仅是一个女人而已!

“别......冲动,小心枪走火,你们有什么恩怨可以好好解决。”她的表现还算令人诧异,至少没有失了方寸。

“闭嘴,不然老子一枪打死你!”杀手怒喝一声,吓的美丽妇人又是一颤,咬着红唇不敢出声。

此刻,她心中也是充满了心灰意冷,她真是倒霉到家了,今天晚上她刚参加完一个晚宴,感觉有些疲惫,恰巧开车途径这里,就上来做个按摩解解乏,不曾想,却碰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或许......这就是命吧......

如果今晚真的死在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起码她可以解脱了,不用再去面对那些人、那些难看的脸色,更不用回到那个沉重到快要让她无法喘息的囚笼。

陈六合看了看闭着双目,因为恐惧而有些微微颤抖的美少妇,近距离打量之下,他发现这娘们比他想像的还要美,浑身上下都能把女人的特质挥洒到极致,委实是个能让男人神魂失色的货色。

如果被杀手知道陈六合这个时候还有心请去欣赏美女,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三升,让陈六合不战而胜。

“你他吗听到没有?我让你离我远一点,退后!”杀手对着漫不经心的陈六合嘶吼道,他也是个老手,吃的就是杀人这碗饭,他虽然没和陈六合过多交手,可他万分确定,这绝对是个穷凶恶极的人物,恐怖到连子弹都能躲过,绝对不是他所能对付的,他不敢让陈六合靠近他。

“哥们,我说你心理素质也忒差了,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不是我说你,你要是一直躲在床下,说不定我发现不了你呢?”陈六合语气闲散的说道。

陈六合这种半死不活的态度,别说让杀手抓狂,就连被挟持的美少妇,都想忍不住的翻白眼,眼前这个目光一点都不老实的家伙,绝对是个疯子。

“少他吗说那些屁话,给我老实点!”杀手吼道,情绪极不稳定,显然在陈六合面前,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陈六合表现得越是随意,他心中的恐慌就越浓。

“陈六合,看来情报真是有误,大错特错,上面说你只是个危险人物,可事实却不是如此。”杀手冷声说道。

陈六合无辜的摊摊手:“那你觉得我是什么人物?”

“别废话,老老实实给我退到门外去,不然房间内的人都要死!”杀手恐吓道。

陈六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杀手,道:“我说你是不是吸大麻吸得脑袋都生锈了?你抓个跟我没半毛钱关系的人来要挟我,是不是太不专业了?”

不顾那美少妇恼火的目光,陈六合不耐烦的摆摆手:“要杀就赶紧杀,杀完了我好送你一起下去,一命换一命,这买卖谁都不亏,反正两个人都跟我没关系。”

陈六合没心没肺的说道。

“陈六合,你别吓唬我,以为我真的不敢开枪?大不了鱼死网破,干我们这一行的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杀手脸色青红变换,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陈六合,一点都拿捏不准陈六合的心里。

“那你还那么多废话干嘛?早上路早投胎啊。”陈六合大喇喇的一屁股坐在床榻上,拿起桌上的棉签。

“别动!”杀手吼道:“老子打死她!”美丽妇人花容失色,死死的闭着眼睛。

“你那么紧张干嘛?拿个棉签掏掏耳朵都不行?”陈六合不以为意的说道,慢条斯理的斜睨了杀手一眼:“兄弟,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其实没必要搞得这么紧张是不是?现在大家都是文化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我保证,你只要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来的,我就放过你!”

“老子让你退后。”杀手怒急,调转枪头,顶着美妇人的臂膀,眼看就要开枪示威,可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

房间内的气氛之尴尬简直不敢想像,陈六合讪笑了一声,掏出兜里那破旧手机,对杀手摆摆手:“别紧张,接个电话。”

“不准接,把电话放下!”杀手吼道。

陈六合神情一冷:“我就站在这里,你可以选择一枪打死我,那样我就接不了电话了。”

杀手脸色不停变换,汗珠一颗颗的往下滚落,但最后,他还是没勇气调转枪口对陈六合射击,因为这是一个能躲过子弹的猛人,他没把握把陈六合一击毙命,到时候反而会被陈六合抓住空档,在救出人质的同时击杀自己。

因为陈六合的速度太快,快到了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他已经领教过了。

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陈六合的语气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他柔声道:“清舞,怎么了?”

“哥,家里来了几个跳梁小丑。”沈清舞的声音及其平静。

然而陈六合的脸色,却是如六月寒霜般,瞬间达到了冰点,仿佛整个房间内的温度,都随之一起下降。

“你没事吧?”陈六合的声音如常。

“没事。”沈清舞道:“哥,你自己小心点。”

点点头,陈六合挂断了电话,眼中第一次迸发出实质性的杀气,仅仅是一眼,就让的房内三人心惊胆寒,这是什么样的眼神?他们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眼神能够可怕到这种程度。

“游戏结束!”陈六合轻轻吐出四个字,内心的杀意在汹涌,这些不长眼的人竟敢把主意打到沈清舞的头上,都该死!

沈清舞就是陈六合这尊地狱修罗身上的逆鳞,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得触碰!

这是曾经很多人都知道的铁律,但总是有些不怕死或者不长眼的人,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