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马贼们志得意满,士气非常的高昂,尤其是负责从西门进攻的一队人马最为得意,他们是马贼之中最精锐的一部分,领头的高个子刀疤脸也是马贼的第一勇士,更是马贼首领的得力助手,同时还是马贼的二当家。

这个家伙最为凶狠,平常打劫的时候,时常会做出伤人的举动,若不是马贼首领要求所有麾下马贼只图财不害命,估计这货肯定是要大开杀戒的,在这货的眼里,只有他们本族的弟兄是人,别的部族,尤其是中原人,那就是待宰的羔羊,在中原人地位高高在上的大唐时代,这个马贼居然有如此想法,也确实挺让人意外的。

也许这就是民族自豪感吧!任何一个民族,哪怕是一个极其弱小的民族,也是有自尊心的,也会把自己看的很重,甚至会在心里刻意的贬低别的民族,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抬高自己的民族,甚至会虚构自己民族曾经的辉煌历史,把很多原本不存在的事情当做是真实发生过的,很有掩耳盗铃之嫌。

高个刀疤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匈奴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人了,除了一部分持续西迁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被中原人同化了,甚至,很多人早就不记得自己是匈奴人了,可还是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他们非常的顽固,始终记得自己是匈奴人,始终存在重新恢复匈奴辉煌的妄想。

西门距离马贼埋伏的山沟是最近的,高个刀疤脸信心满满的策马奔驰,时不时的大声呼喝,催促麾下的马贼动作快一些,甚至破口大骂,这些马贼都没啥文化,平时的语言也是比较粗鲁的,骂人是家常便饭,尤其是首领骂下面的人,更是非常的司空见惯。

夜间的环境是比较寂静的,尤其是夜半子时,环境更加的寂静,一大群马贼奔驰而来,人喊声和马嘶声是非常明显的,隔着几百步都能听见。

坐在西门城门楼上的李安和将士们,自然听到了这些声音,而从这些声音,就能够判断出马贼的距离和大概的人数。

“已经不足二里了,大约有二百骑。”

凭借多年的作战经验,李安已经完全能够根据马蹄声判断出敌军骑兵的人数和距离了,这是一种训练出来的能力,不是经常生活在边关的人,是不会有这种能力的。

“大家都做好准备,都稳住了,千万不要漏出破绽。”

李安继续开口安排道。

此刻,最紧张的要数站在城门口上下和帐篷里的士兵了,他们要直接面对马贼的突袭,有很大的风险,万一没能挡住要害部位,就有丢掉小命的风险。

马贼自认为已经完全了解了故白城的情况,所以,是一点也不担心,一个比一个嚣张,毫无防备的就冲杀了过来。

高个刀疤脸冲在最前面,他足够勇武,所以,根本就不怕遇到官兵的抵挡,他一个人完全能够战胜多名普通的官兵,况且,他觉得自己对故白城的情况已经足够了解了,既然官兵都睡下了,那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在快要冲击到西门的时候,高个刀疤脸看到城门口的官兵显得很是慌张,这更加让他放松了警惕。

“兄弟们,杀了这些官兵,杀了他们。”

高个刀疤脸兴奋的大喊。

身后的马贼弯弓搭箭,对准为数不多的官兵就开始放箭,还有一些马贼把准星对准了帐篷,一阵箭雨过后,官兵中箭倒地不起,城墙上的官兵则被挂在破损的女墙上,后背插了好些箭矢,而几名身穿白色衬衣的官兵,刚刚跑出帐篷,胸口就插了好几支箭矢,几乎刚跑出帐篷就仰面倒地不起了。

一瞬间就杀掉了看守西门的六名官兵,而自己却没有要给弟兄受伤,这让高个刀疤脸非常的亢奋,官兵不过如此,没有什么可怕的。

“痛快,杀的痛快啊!哈哈哈!”

高个刀疤脸兴奋的大喊,然后,看向身后的一名小刀疤脸,开口道:“你带十几名弟兄留在这里,若有官兵逃出,直接杀掉。”

说完看向其余众人,大喊道:“兄弟们,冲进去,把官兵全部杀掉,冲啊!”

高个刀疤脸一马当先,带领麾下的近二百马贼,浩浩荡荡的杀入故白城内,刚进入城内就看到了远处挂着的大量灯笼,于是直奔灯笼而去,而路途中,等待他们的是陷阱和大火,他们注定要有去无回了。

看着马贼主力已经上当,李安和麾下的将士们,全都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些马贼若是停下来修整片刻,先占领城门楼的上方,然后再进攻城内,那就麻烦大了,李安与麾下隐藏起来的将士就好被发现了,后果可想而知。

“这些马贼果然是头脑简单,这么容易就上当了,这下他们要完蛋了。”

一名士兵兴奋的说道。

“马贼不傻,是李侍郎的计谋太高明,我们装的这么像,马贼岂能识破。”

另一名士兵开口说道。

李安微微一笑,开口道:“将士们,现在,门外只剩下十几名马贼,我们的数量比马贼还多,现在挑选箭术好的,待会一人一个,把他们全部一起干掉,一个都不留下,现在就开始准备。”

为了防止马贼跑掉,最好的办法就是同时进行攻击,一瞬间把十几名马贼全部干掉,这样,这些留下的马贼就一个也跑不掉了,甚至,连发出警报声的机会都没有。

覆灭在即,而小刀疤脸却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切,城内的噪音太大了,他们的十几人马也在不停的发出噪音,以至于李安在城头上小声说话,他们都听不见,从而无法得知此处居然隐藏了几十名官兵。

“你们几个过去,把帐篷边上的官兵脑袋给砍下来。”

小刀疤脸闲着无聊,开始命令手下人去砍脑袋,他在打如意算盘,在回去见首领的时候,他就会告诉首领,这些官兵的脑袋都是他砍的,这样,他就会更受器重,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同时,这也是一种发泄,他的性格与高个刀疤脸一样,也是一个凶狠的家伙,之前打劫商人的时候,一直没有机会杀人,早就已经憋坏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发泄的机会,岂能错过这么好的天赐良机。

两名马贼闻言,跳下了马匹,并拎着大刀走向不远处的帐篷,准备把官兵的脑袋给砍下来,而这似乎也不是很难完成的任务,好像很容易就能完成一样。

不过,当两名马贼走到帐篷的出入口,准备砍官兵脑袋的时候,突然发现官兵的眼睛猛的一下睁开了,这让两名马贼吃惊不已,他们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官兵从腰间抽出的短剑给杀死了。

“喂,你们两个站在那里干什么,砍个脑袋也要这么久。”

小刀疤脸生气的吼道。

不过,两名马贼就这么直挺挺的站着,一句话也没有回答,这让小刀疤脸惊诧不已,后背不由自主的冒了一些冷汗,其余的马贼也吓坏了,总觉得这事非常的蹊跷。

“你们三个,过去看看。”

小刀疤脸本能的抽出腰间的长刀,下令的说道。

三名马贼策马过去,每一个都抽出了长刀,随时准备应对危险。

这十几名马贼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帐篷方向,却忽略了真正的危险在城门洞的上方,李安与麾下的将士,已经弯弓搭箭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将士们,还等什么,就在此时。”

李安率先猛然站起来,然后,所有将士都站了起来,大家一同瞄准不远处的马贼,并按照之前的分配,每个人瞄准属于自己的马贼,这样才能够在一瞬间,将所有的马贼一网打尽。

“有官兵埋伏。”

小刀疤脸余光看到了李安等人,魂都要吓出来了,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刚刚发出报警的声音,十几支箭矢就已经飞了过来,把这些马贼全部放倒,小刀疤脸的脖颈被一箭射穿,倒地之后就断气了。

十几名马贼还有没被射死的,但也都受了伤,将士们又补充射了几支箭矢,然后,下面先前装死的士兵起来了,他们负责上去检查马贼的尸首,并顺便把马匹给收集起来,这些都是大家的战利品。

西门的战况非常顺利,南门和北门的情况也很是不错,全都顺利的骗过了马贼,让马贼毫无防备的进入了城内。

从西门进入城内的马贼速度最快,他们最先抵达有灯笼的地方,前方的灯笼下面有十几个帐篷,而且,都是大帐篷,不过,奇怪的情况,是帐篷外面一个士兵也没有,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可高个刀疤脸并不在乎这些,他催促麾下兵马冲过去,把帐篷里的官兵全部杀死。

“杀……”

马贼们迅猛的冲了上去,用手中的大刀,把帐篷都给划烂了。

“没人,帐篷是空的,一个官兵都没有。”

“这里也没有官兵,里面什么都没有,衣服和被褥也没有。”

“这里也是,就是一个空帐篷。”

“这里也空了,这些官兵会不会是提前逃跑了。”

马贼们惊恐的说道。

高个刀疤脸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官兵的陷阱里去了,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让他不寒而栗。

很快,他发现脚下的杂草特别多,隐隐约约的还能闻到油料的味道,而油料和干草是易燃的,万一官兵躲在周围防火,他们就要倒霉了。

“驾……”

就在刀疤脸惊恐不已的时候,从南门和北门突入的马贼也顺利抵达了,不过,他们显得有些不爽,西门最近,他们来的有些晚了,最大的功劳都被高个刀疤脸拿去了。

“撤退,立即撤退,从原路返回。”

高个刀疤脸大声吼道,并率先向后退去,准备从西门套出故白城废墟。

麾下的马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吓坏了,也跟着一起逃,这一幕让刚刚抵达的另外两路马贼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头顶嗖嗖嗖的飞过了一大片带着火苗的箭矢,大唐官兵的火攻已经开始了。

随着这些箭矢的落地,大火迅速的燃烧了起来,早一步逃离的高个刀疤脸还算好些,至少有一半人马没被大火烧到,而剩下的两队人马全都陷入了火海之中,伤亡极为惨重,好多马贼被大火烧的鬼哭狼嚎,可谓是罪有应得。

回头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高个刀疤脸心有余悸,幸好他早一步逃离,要不然肯定是要被烤熟了,不过,既然这是个陷阱,那么,城内就一定不会安全,要尽快逃离才是上策。

不过,高个刀疤脸不会想到,他刚刚走过的道路已经被官兵临时设置了绊马索,当他返回的时候,绊马索被官兵启动,顿时,包括高个刀疤脸在内的一大群马贼都被摔了个狗啃泥,而周围迅速射来的箭矢,让部分马贼丧命当场。

不太长的一段距离,设置的六道绊马索,把所有逃跑的马贼都给拦下了,没有一个马贼能够冲的出去。

高个刀疤脸摸了摸自己的膝盖,疼的是龇牙咧嘴,还好附近的官兵不多,射来的箭矢稀稀疏疏的,只杀死了少数马贼,大部分都还好好的,而没有受伤的马贼立马用弓弩还击。

“大路被堵死了,走不了了,弟兄们随我走小路。”

高个刀疤脸牵着马匹向一侧的小路走去,上了小路之后,发现没有官兵,于是上马而行,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进。

不过,小路上也是有埋伏的,而且,陷马坑就在小路上,伪装的很好。

“啊……”

刚走了没多久,最前面的十几个马贼就相继掉入了陷马坑之中,并立马被坑内的尖树枝给串成了糖葫芦,人和马都一命呜呼了。

高个刀疤脸及时勒马,勉强躲过一劫,就差那么一点点,他的小命就交代了。

大路小路都有埋伏和陷阱,这让马贼们全都心惊胆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