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一刀倾情 > 第759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厉秋风心下又惊又怒,待得看到滚落在地上的酒菜,他微微一怔,却又转头向玄机和尚望去。只见玄机和尚桌上摆着两盘素菜,一碗粟米饭,却是没有动过筷子的痕迹。厉秋风略一沉吟,对胡掌柜说道:“你把咱们进到太白居之后的情形详细说一遍,若是存心欺瞒,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的酒馆?!”

胡掌柜吓得紧了,鸡啄米般地点头道:“晓得晓得,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这句话说得急了,一口气憋在嗓子眼,一时之间喘不上气来,登时双眼翻白,两手叉住脖子,脸上肌肉扭曲,便如被人掐住咽喉一般。司徒桥、长孙光明见他如此模样,心下又好气又好笑,正想上前助他顺气,却听胡掌柜喉间“咕”的一声响,总算将这口气咽了下去。只见他面色惨白,揉了揉胀痛之极的胸口,这才开口说道:“几位大爷是中午时分到了小店……”

厉秋风“哼”了一声,道:“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哪几人一起到了?”

胡掌柜一怔,看了看厉秋风等人,这才接着说道:“就是你们四位大爷啊!”

厉秋风知道胡掌柜说的是自己和司徒桥、长孙光明、苏岩四人,与当时进入太白居的情形倒是一样,是以点了点头,口中说道:“你接着说罢。”

胡掌柜道:“是是,四位大爷到了之后,便点了饭菜。过了不一会儿,这位大和尚却也到了。说实在话,小店拜的是太上老君,本来不想随喜,不过大和尚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大德高僧,小人也就勉为其难,请大和尚坐下吃饭。只不过几位大爷似乎有些劳累,坐下后不久,便有一位大爷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胡掌柜说到这里,指了指苏岩,口中说道:“趴在桌子上睡去的便是这位年轻的大爷。至于你们三位,都是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初时小人还以为三位只是闭着眼睛歇息。只不过小人想问问三位要不要加上一壶本店独有的药酒时,接连问了几声,却无人回答,小人这才知道三位大爷竟然坐着睡着了。瞧几位风尘仆仆的模样,想来一路走来颇为辛苦,小人也不敢惊忧了大爷歇息。好在饭菜还未做好,也不须将几位叫醒。只不过几位大爷似乎做了恶梦,不时会发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声音……”

胡掌柜一边说一边小心看着厉秋风等人的脸色,生怕言语上冒犯了几人。长孙光明看了一眼玄机和尚,对胡掌柜说道:“咱们睡着了之后,这位大和尚在做些什么?”

胡掌柜道:“大和尚端坐在桌前,却也闭上了双眼。咱们初时以为大和尚是在念诵阿弥佗佛,后来也想问问他要不要素酒。结果大和尚却也是一言不发,咱们这才发现大和尚竟然也睡了过去。”

他话音方落,厉秋风一指那个神秘老者,口中说道:“这位老先生又是何时来的?”

胡掌柜松了一口气,道:“几位大爷似睡未睡之时,老严便已到了。他是咱们这十里八村最出名的草药行家,小店独家秘制的药酒中有几味药材,只有老严能找得到。他今日到小店来,便是送来泡制药酒必不可少的龙丹草。我记得老严进门时,几位大爷似乎没有睡去,还转送头来看了老严一眼。后来我只顾着和老严说话,也没留意几位大爷是什么时候睡着了……”

厉秋风等人仔细回想此前的情形,模糊记得这姓严的老者进店之时,杨家父子、高力士和手下四名随从已经进了太白居。怎么此时胡掌柜又没提起杨业等人?厉秋风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老严,见这老者七十多岁模样,面色红润,直如婴儿一般,身上衣衫虽然打满了补丁,却甚是干净。这模样确是与记忆中初见他时并无二致。

厉秋风心下惊疑不定,正想说话之时,却听司徒桥冷笑着对胡掌柜说道:“你这老小子这话可说得不尽不实。这位严老进店之前,店里除了咱们四人和这位大和尚之外,另外还有八人。这八个人你怎么不提?!”

胡掌柜一怔,转头看了看战战兢兢躲在门边的店小二,这才对司徒桥说道:“大爷,您这话可是说笑了,就算加上我和二虎,也够不上八个人啊……”

“呸!你们两个不算人!”

司徒桥恶狠狠地说道。只不过话一出口,立时知道这话说得不对,只得接着说道:“老子是说那八个人不包括你和这个小崽子!”

司徒桥一边说一边指着玄机和尚坐着的方向,口中说道:“有三个人比我们四人到得稍晚些。是这三个人带着这和尚一起进到店中。后来又到了五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大红袍子的家伙。这个穿红袍的家伙还想买先到的那三个人的马,只不过被拒绝了。后来他手下一个随从还撞飞了店小二,并且向你询问前往骷髅大王庙的道路,这些事情难道你都忘了不成?”

胡掌柜听到“骷髅大王庙”五个字,脸色登时大变,嘴角不住抽搐,颤声说道:“我的娘啊!怪不得今日这样邪门,原来是骷髅大王现身了……”

他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却是店小二吓得紧了,双腿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厉秋风等人见胡掌柜和店小二吓成如此模样,心下都有些惊疑不定。司徒桥“呸”了一声,口中说道:“什么他妈的骷髅大王!再不说实话,老子将你和这小崽子的脑袋全都拧下来当夜壶!”

胡掌柜此时已吓得全身抖如筛糠,牙齿上下相击,格格作响。只听他颤声说道:“四位大爷,你们到了小店之后,哪里还有什么八个人来过?!”

他说到这里,伸手先是指了指玄机和尚,随后又指了指老严,口中说道:“四位大爷到了之后,这位大和尚随后到了。然后就是老严来送龙丹草。小人和老严说话之际,那个死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

胡掌柜说到这里,脸色倏然间又是一变,不由地向地上那具尸体望了过去。

厉秋风见胡掌柜如此模样,知道其中定然有古怪,见胡掌柜住口不说,便追问道:“这人有什么不对么?”

胡掌柜颤声说道:“若不是大爷询问,小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此时想想,这人、这人好像是凭空突然出现在店里,小人、小人竟然想不起来他是怎样走进来的……”

他说到这里,转头对兀自瘫坐在门边的店小二说道:“二虎,你记得这个死鬼是什么时候进店的吗?”

店小二目光呆滞,一脸惊恐,被胡掌柜突然一问,身子猛然颤抖起来,颤声说道:“不、不记得了……他、他、他好像、好像是突然从、从地里钻、钻出来一样……”

厉秋风见这一老一小吓成如此模样,倒也不似作伪,接着问道:“后来怎样?”

胡掌柜脸色惨白,口中说道:“这死鬼点了酒菜,便和咱们胡说八道起来。说咱们山西是个好地方,当年大唐盛世,便是源于山西。又说什么唐高祖李渊龙兴太原,唐太宗李世民在咱们山西也留下了许多传说,最后提到了北宋时的杨家将……”

厉秋风和司徒桥、长孙光明听胡掌柜说话,与此前的遭遇一一印证,发现所遇到的怪事中的人物,竟然都曾被这个已经死去的灰衣人提到过。三人越听越是心惊,到得后来,额头汗水已是涔涔而下。

胡掌柜见厉秋风等人如此模样,只道几人与这灰衣人有过节,说话之际更是加倍小心。只听他说道:“几位大爷,这个死鬼一脸歹相,定然不是什么好人。他和我说话之时,一双眼睛贼忒兮兮,不住在几位大爷身上打转。对了,小人还想起一件事情。几位大爷睡着之后,这个死鬼曾经趁着小人和二虎去后屋为各位收拾饭菜之机,竟然悄悄地溜到几位大爷身边。只不过小人和二虎回来得早,他只好又离得几位远远的。现在想想,这死鬼十有八九是盗贼,想到这里作案。所幸老天爷有眼,没等这死鬼下手,便将他收了去……”

厉秋风想到此前在幻境之中,数次发觉有人向自己靠近。只不过每次他都惊觉,便要拔刀反击。只是那人见机甚快,还未等自己出刀,便即倏然消失。难道自己在睡梦之中,便是这灰衣人屡次想要偷袭自己,只不过忌惮自己武功了得,或是被胡掌柜和店小二发觉,这才收手不成?

只听胡掌柜说道:“几位大爷,小人是万万不敢说谎的。这死鬼是今日最后一个到了小店的客人,此外再也没有人了。至于这位大爷所说的那八个人,小人压根没有见过。”

胡掌柜说到这里,转头对老严说道:“老严,你快跟几位大爷说说,这店里到底来没来过那八个人!”

厉秋风等人逼问胡掌柜之时,老严一直站在一边并未说话。此时听胡掌柜要他作证,这才开口说道:“几位客官,胡掌柜说得不错。小老儿到了这里之后,店内除了四位客官和这位大和尚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客人。后来这位遭遇不幸的客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而且确实如胡掌柜所说,此人多次溜到几位客官的桌旁,小老儿瞧着他确实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