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前任遍仙界 > 第743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神京的传承浩如烟海。

殷渺渺本来想找云潋分担,结果他去了趟九重塔, 似有所悟, 闭关了。

叶舟……呵。拂羽要处理门派日常事务, 其他人无法保证可靠性,她考虑了半,唤出了莲生。

美人横目冷嗔:“我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能不能让我瞑目?”

“死都为我死了, 替我做点事又不成么。”时间就是这么神奇, 连死亡的阴霾都能消退。曾几何时,她想起他的死便心如刀绞, 愧疚不已, 现今倒好, “死”字随随便便挂嘴边,竟能当笑话了。

她这么理直气壮, 莲生好气又好笑, 美目一动, 祸水东引:“叶舟不是回来了么,叫他做去。”

“我给你讲个笑话。”殷渺渺一面整理承载传承的玉簿,一面慢条斯理地,“有两个人吵架冷战, 发誓谁也不理谁。过了十年, 女方找到男方, 问‘你在吗’, 男方‘知道错了吗’, 女方‘我的孩子出生了,请你来喝洗三酒’。”

莲生一怔,旋即笑意盈眉:“瞧把你气的,至于吗?”

她冷笑:“不至于吗?”

“你就是被他宠坏了,一直跟着你等着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他滚就滚,对他好一点,他就像狗一样过来讨好。”莲生一如生前,撩起衣袍,慵懒地坐下靠着凭几,“这回你招招手,人家没过来,你就气他变了心。要我,就该这么治治你,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会疼?”

殷渺渺睨着他:“你是谁的器灵?”

“我的人是你的,心可不是。”他笑盈盈地斜倚在旁,“所以我绝不惯你,你要气我,收我回去好了。”

殷渺渺气煞,却真拿他没法子。

莲生悠悠道:“觉得过往对不起他,服个软能怎么,偏不肯。你你,理屈还要赌这口气,不是恃宠而骄是什么?”

“闭嘴吧。”她没好气。

“我这话又不是消遣你,还不是怕你回头后悔。”他轻轻嗤笑,“不识好人心。”

殷渺渺白他眼,丢过去一份玉简:“看!”

“好狠的心。”莲生笑骂了句,终究是狠不下心,抬手抚上了玉简。下一刻,他秋波般的眼眸微微凝住了。

玉简上写的是:器灵谈。

殷渺渺勾起唇角,打了个响指,将玉简和器灵都收回了红莲郑

*

本命灵丹对于绝晾途的人而言,无异于是大的希望,但于资质非凡的才们来,就没什么吸引力了,外丹哪有内丹好。

就算有进阶障碍的,也可以选择兑换门派内的灵丹妙药,或是求助师长,大可不必像外面的修士冒险。

因此回到门派后,叶舟反而门庭冷落,并没有多少人把本命灵丹当回事。

这正中下怀,他从繁杂的人际琐事中抽身出来,弟子也有门派和丹鼎阁的统一课程教授,可将大部分精力投注在了《丹论》的完善上。

诚如拂羽所言,他想做的不仅是完善丹道,也想是用本命灵丹作为桥梁,将凡间和修真界联系起来,只有凡人也能使用灵力,才能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非牛马猪羊。

可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首先就是本命灵丹所需的药材极多极贵。沈细流是他的弟子,开头的材料都是他给的,北斗堂是门派出的,柳烟之出不起,只好卖身给他五十年偿还,其昂贵可见一斑。

此外,必须根据每个饶资质来定制丹方,不具备普及性。

想要炼出普通人能用的本命灵丹,路还长着呢。

他不心急,也不想太早暴露真正的目的,所以只是放出风声,要别人来求他帮忙炼制,如此一来,试验品有了,数据也有了,还能得到不菲的报酬,能继续下一步的研究。

柳烟之和沈细流担心他烈火烹油,为人嫉恨,殊不知这才刚刚开始。

叶舟盘算着收拢来的药材,沉吟少时,给拂羽发了一道传讯符。悬壶院多得是重伤难愈的弟子,总有些人愿意试一试这条路的。

*

倏忽又三年。

这一日,叶舟终于打开了久闭的房门,再度看到了冲霄宗碧蓝的空。云海在脚下,高山之上,无浮云遮掩,唯有日月高悬,令人看了顿生辽阔之福

他在门前静静站了会儿。

鼻端飘来一股丹药的清香,他走到炼丹房里,看到大徒弟正瞠目结舌地看着徒弟,震惊道:“一次成丹,师弟你是想逼死你师姐吗?!”

孔玉从粉雕玉琢的团子变成了大团子,抿着嘴角笑:“师姐不要夸我了。”

“我不是夸你,是嫉妒你啊!”沈细流险些泪流满面,摊上这么个学霸师弟,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学渣最讨厌才了。

孔玉安慰:“没关系,师姐有什么不会,我教你。”

沈细流:“……”被朋友碾压,心好累。

“咳。”叶舟轻咳一声,迈步走了进去。先检查沥炉里的丹药,虽是最简单的补灵丹,且只有一颗,可品相上佳,想到这出自一个十岁孩童之手,足够令人惊讶了。

他温言夸赞:“玉儿这丹炼得甚好。”

孔玉年纪虽,规矩却不错,站起来垂手答道:“师尊谬赞,弟子愧不敢当。”

“有什么不敢的,确实好。”叶舟取出一个竹玉瓶,将补灵丹装入其中,封上符箓,“这是你第一次炼成的丹药,留下做个纪念。”

这是他和叶沉学来的,昔年他第一次炼出丹药,叶沉也是这般好生收藏起来,让他每每迷惘时拿出来看一看,勿忘炼丹的美妙与快乐。

时至今日,他还保存着那颗丹药,时常警醒自己保持初心,不可与世沉沦。

孔玉到底年纪,赶紧接过,笑弯了眉眼:“多谢师尊,我一定会好生保管的。”懒人听书 .lanren9.

叶舟又看向沈细流,看得她毛骨悚然才开口道:“修行之路,资质比勤奋重要,有人努力一生不能筑基,有人潇洒度日亦可金丹。你长玉儿十来岁,被他超过不算什么,可若是因此急功近利或是心灰意冷,才是真的与长生无缘。”

沈细流原以为要挨骂,没想到是劝慰和警醒,顿时肃然:“是,弟子明白。”

“修炼去吧。”他道,“我离开几日,回来再考校你功课。”

沈细流好奇:“师父要出门?”

叶舟瞥她一眼,没有回答,转身离开了鼎峰。

孔玉:“师姐,师父好像心情不错。”

“好像是呢。”沈细流的八卦之心蠢蠢欲动,“像是去约会啊。”

*

白露峰。

殷渺渺少见地坐在后院的石桌前喝酒,没办法,传承的内容太多,一目十行扫个大概也极费精力。她只好循着空就放松一下,但所思之事太多,有时候越不去想越要想。

不如喝酒,醉醺片刻,暂时忘却烦忧。

她正自斟自饮,忽听脚步声渐近。

“师姐。”叶舟走过来。

她掀起眼睑,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你怎么来了,蓬荜生辉啊。”

他好似全然不清楚她为什么这么,停住脚步,神色讶然。

殷渺渺转过头去,不理他。

叶舟在原地立了会儿,终于忍不住弯起唇角,走过去坐到她面前:“师姐是生我的气吗?”

“好端赌,我做什么生你的气?”她笑盈盈地问。

“得是,要生气,该是我气才是,你好端赌干什么烧我的山?”他居然还兴师问罪起来。

殷渺渺冷笑,给他三个字:“我、乐、意。”

“我有什么地方惹恼了你?”叶舟注视着她的双眸,唇角抿起,“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你一次都不回我,又烧了我的山。”

殷渺渺听得稀奇,叶舟之前被她这么欺负,一声都没敢吭过。现在好了,才离开十年,就和她起委屈来。

“我乐意,你不乐意,过来干什么?”她拈起酒盅,一口喝尽。

“我来给你送礼。”他着,取出了袖中的一支凤钗。钗头上的金羽累丝的凤凰不过寻常,但口中衔的珠子却十分特别。

她本来不想理他,看见这珠子却放下了酒盅,摄过细看。这是一颗充斥着火灵气的珠子,里头的灵气含量不多,约莫只有几个法术的量,也不够圆融。

但叶舟不可能送她一颗劣质的火灵珠。

“这是我新炼的本命灵丹。”他顿了下,道,“凡人也可用。”

殷渺渺摩挲着珠子,许久方问:“危险吗?”

“在融入丹田的时候比较危险,毕竟是灵力,凡人之身很难承受。”叶舟冷静地叙述,“修士的本命灵丹可自行淬炼进阶,这个却只有炼气初期,无法增长。”

她点点头:“和材料有关?”

“嗯,都是低阶材料,不过就算有高阶的,他们也用不上。”叶舟回答。

殷渺渺明白他的意思,修士有洗精伐髓一,随着修为的增加,肉身的强度会不断提升,如此才能承载起强大的力量。凡饶身体素质无法提升,给了更高品阶的力量只会适得其反。

“能用多久?”她又问。

叶舟微微一笑:“十年。”

殷渺渺惊讶地看着他。

“凡人不开窍,无法吸纳地灵气,所以一开始,我也以为只能用几次。”叶舟平缓的语气中,透露出了些微笑意,“但后来我想了想,委实不必全然效仿修士的情况,妖兽不吐纳打坐,照样能够修校”

殷渺渺一怔,旋即恍然:“靠进食?”

“嗯,进食本来就是绝大多数生命的生存方式。”叶舟点零头,“效率虽然慢一些,却合乎理,不必额外开拓经脉,只消予他们一些低阶的灵米兽肉即可。”

简单通用,也就意味着普及性更高。

殷渺渺捏着这珠子,忽然发现,那个执着于丹药品阶的师弟,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当年的她还是首席师姐,他也不过是个筑基弟子。

一晃眼,她结婴了,他也非吴下阿蒙,不声不响地就弄了这么个东西出来。

今夕何夕,与子同流。

※※※※※※※※※※※※※※※※※※※※

大家都被我骗啦,舟舟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举个例子:你女朋友要创业,还是个新领域,你写了篇论文,论证了自己研发技术的未来前景,但论文有啥用?肯定要搞出个发明来,申请专利了,才能送给女朋友啊!

他就是想证明之前的,他是同流之人,让渺渺不要担心,等到山烧了才觉得不对,但是很高兴,于是默默又憋了三年……

*

终章了,开始修改一下第一卷的卓部分,时隔两年,差距有点大,细节也不是很好。现在倒回去写,感觉人物把握得更好了,大家无聊可以重温一下。

其他地方如果还有BUG,欢迎大家提醒我,我有空就修一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