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陆枫叶,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忍住了喉头的哽咽,在他的怀里拼命的扭动着身体,“你凭什么管我?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女孩,我脾气坏,我讨人厌,我自甘堕落,我还心肠歹毒,我小时候就有杀人的念头,你不知道吗?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你没有听顾盛秋说吗?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给我放――”

话音未落,唇瓣已经被他给堵住。

陆枫叶拒绝再听到她说这样伤害自己的话,他是真的觉得心疼。

他狠狠地吻着她,感觉到了她唇瓣的颤抖,她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放开他。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心疼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恨不得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再也不松开,她难受,他也不好受,他更是痛恨自己――

他当初没有相信她,所以她才会以那样高傲的姿态转身走人,可是他就是一个笨蛋,他为了所谓的面子竟然整整一年都没有再去见她,哪怕经常跟着她,他竟然也不肯超前迈一步。

他曾经偏执地认为,夏然就是当年那个推自己下山的女孩子,导致自己唯一的亲人为来赶来见自己却是遇到了空难,他恨,他想报复,可是后来才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因为在她和相处的那三年多时间里,他就已经察觉到她似乎并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

所以他想着要和她坦白,那时候他是不是在想,哪怕那个女孩真的是她,他是不是也会选择原谅?

可是可可的事情却是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仿佛是梦魇再度上演了一般。

他忘记了她的好,忘记了当年的事情,因为顾盛秋的话,自己曾经有过的怀疑,他忘记了一切,就用力的推开了她……

这一年来,她是怎么过来的?

这一年来,她是不是已经恨透了自己?

在她最孤单无助的时候,他没有帮她分毫,反而是拿着刀子在她的胸口上捅了一刀。

最后松开她的时候,他的气息有些不稳,而夏然却只是瞪大了一双红的像是兔子一样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本得倒前镜。

她一张苍白的脸上全都是怒气,陆枫城有些手足无措,只能伸手将她拉入怀里,紧紧的搂着她,她还在挣扎,大概是挣不开,索性就一低头,张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上,他疼的闷哼了一声,抱着她的力道却是更大了几分,“对不起。”

他的嗓音格外暗哑,说出口的三个字却是十分清晰。

夏然浑身一僵,反而更加用力的咬着他的肩。

她仿佛是将所有憋在心头的委屈统统都发泄在他的肩上,到了最后,她都已经感觉到了唇齿间有浓浓的血腥味道,可是她还是不想松开,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滴在了他的衬衣上,最后好似和血水融在了一起,那种味道,又腥又苦还很涩。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陆枫叶的肩都已经有些麻木了,这才察觉到怀里的夏然情绪有些安定了下来。

他这才低低开口,“是我不对,我刚刚不应该那么和你说话。一年前也是我不对,你恨我也好,讨厌我也好,但是请你不要再折磨你自己的身体。”他伸手,轻轻捧住了她的脸颊,那样冷漠冷血的一个男人,此刻眼底却全都是温柔,语气更是无奈,“就像是刚才那样,如果你觉得不痛快,你可以来找我,你想咬哪里都可以,但是不要再做一些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听到没有?”

他如此放低了姿态,只是为了让她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言行举止,真的很不陆枫叶。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言行举止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抗拒得了的。

只是她是夏然,她在这个男人身上经历过的一切都不想再重复,她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那一年的时间里,她反反复复的折腾不过就是证明自己很早之前就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可是他的不信任就是一把利刃,将她好不容易愈合地伤口再一次剖开。

她不愿意再次承受这样的痛苦。

她一把推开了他,因为哭过脸红红的,连带着鼻尖也有些红红的,看上去的样子楚楚怜人,说出口的话却是硬邦邦的,“陆枫叶,你不用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我不会感动。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情!”

陆枫叶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怒火又冒上来。

他死死的捏着身侧的双手,忍着没有发火,“你觉得我是在同情你?”

“不是同情是什么?”夏然细黑的眉毛一挑,嘴角渐渐扬起一丝冷冷的笑意,“难不成陆少爷是要说,你这是爱上我的表现?不要开玩笑了,我是不会相信冷血无情的陆少爷还会有能力去爱一个女人。而我也没有那个福气,承受不起你的爱。如果陆少爷你忘记了你曾经说过的话,我不介意再重复一次――”

“夏然!”陆枫叶厉声打断了她后面的话,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对,以前我说了那些话,我知道你一直都记在心里耿耿于怀,不能忘记么?我那时候也是因为太生气……”

“不能忘记么?”夏然学着他的样子也打断了他的话,她玩味似的重复了一遍,戏谑地勾勾唇角,“陆少爷大概真的不知道,我夏然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记忆特别好,我这人不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有谁在我心窝上捅过一刀,我都会牢牢记着,一辈子记着,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陆枫叶越发恼怒起来,“没有人不可能会犯错,更何况那时候你自己一句话都不解释,我难免会想错了,现在我已经搞清楚事实的真相了,我也惩罚了秦秦,也对你说了对不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道要我跪下来求你原谅么?”

夏然反倒是笑了起来,语气讥讽,“跪下来?我可不敢当!陆少爷何等尊贵的身躯,更何况男儿膝下有黄金,别说这样的话,我夏然承受不起。至于你说的惩罚谁,那和我无关,还有就是,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对我说这种话,也不需要和我道歉求我原谅,因为这些对于我来说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