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逍遥乡村医圣 > 第582章 死了这条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老子懒得和你扯这么多,”唐总不由分说的对身后的人道,“赶快把仪器弄上来,让这乡巴佬子彻底死了这条心!”

此时其中一个一直在负责摄像的人脸色微变,他轻轻拍了拍唐总的肩,似乎想告诉他什么,然而唐总却十分不耐烦的打开了这个人的手:“滚滚滚,滚一边去,不要坏了我的好事!”

“唐总啊,”木辰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个人做人也太急躁了吧,就是手下有人要给你说话你竟然都是这种态度,还怎么能够服众呢,看来那你还是不想去看大家对你的评论,那就算了吧,像你这种活在自己世界里面的人,现在还真的少见呢,那就请你继续,我是绝对不会干扰你的,我看你能变得出一朵花出来吗?”

“花我倒是变不出来,”唐总呵呵一笑,“大粪我倒是能变一坨出来,你别着急,你马上就能够品尝到了!”

唐总说完,挥了挥手,两个手下立即操纵仪器,将针头探入了这棵树的树干里。

“唐总,我好心提醒你,既然你这么笃定这棵树有问题,那么这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们可得先说好,只要这棵树的检测结果出来了,你得当着广大网友的面,把检测结果公布出来!”

“你放心吧,我肯定会这样做的,”唐总自信一笑,“木辰你的勇气真的挺让我佩服的,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就冲这一点,你着实让我有些刮目相看,既然你想死的难看一点,请你放心,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两队人马艰难的熬过了十分钟,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这一次,唐总并没有让其他人上去看,而是他亲自上阵,然而唐总依旧是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就变了。

“怎么样?我是不是输了?”木辰故意问道,“输了我就明说嘛,唐总你说话呀,赶快把这次检测的结果公布给广大的网友,你一个人在那里阴沉着脸干什么呢?你不要害怕,不就是我输了吗?我会体面的给大家交代清楚的,不用在那里哭丧着脸,像你爹妈死了一样!”

“你说什么?你再说我爹妈一遍!”唐总瞬间暴怒,指着木辰的鼻子骂道,“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这棵树怎么可能是正常的?”

木辰瞬间笑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做了手脚?难道我还会自己害自己吗?这句话,你倒是给我解释清楚,当着广大网友的面!”

结果木辰才这么一说,唐总突然十分害怕的拿出手机强制退出了直播间,接着对身后两个负责摄像的人使劲的摆了摆手:“赶快把你们的手机放下,不要录了,不要录了!”

“没事没事,”木辰见状笑着摆了摆手,接着对唐总指了指自己身后一个始终拿着手机的工人,“唐总难不成你真的以为只有你会直播啊?而且话说回来,你的直播间才5万个人,就算是我们两个对决了一番,又有多少人知道呢,你看看我的直播间有多少个观众,现在已经有600多万的观众了,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广大网友,懂不懂?”

木辰说着从那个工人的手上接过手机,接着对着手机道:“我想大家和我一样都十分想知道这一次的检测结果吧,那么好戏来了,我这就让大家看看这一次的检测结果是怎么样的!”

木辰说着一把推开了唐总,唐总猝不及防,瞬间跌倒在地上,然而,即便他气愤无比,却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因为刚才的这个结果对他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缓过神来。

木辰将手机摄像头对准检测结果,保持了十秒之后,才重新拿起手机道:“各位观看直播的朋友们看到没有,这个仪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眼前这棵受测试的树根本就不含什么所谓的毒素,我相信你们已经截图了,在这些毒素的数值上面,此次的检测结果全部是零,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这些树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毒!大家明白了吧,这件事情都是唐总一手策划的,刚才我只是在陪他演戏罢了,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入戏太深,完全无法自拔啊!”

木辰说着瞥了一眼还瘫坐在地上的唐总,他走上前去不由分说的提着领口就将唐总给拉着站了起来,看到唐总两眼无神的样子,木辰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趁此机会,他重重地在唐总的脸上拍了两下,接着才道:“唐总你怎么回事?是身体不好还是突发疾病呢?怎么两眼发直了呢!”

“你、你……”唐总指着木辰的鼻子气急败坏道,“你到底对这些树做了些什么?检查结果怎么可能是零呢!”

“你看看你看看,”木辰淡定的笑道,“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现在我就给广大的网友公布这件事情真正的答案吧,唐总为什么会来找我们的茬?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派人过来对这些树做了手脚,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树可不是普通的树,他们的免疫功能非常强悍,所以并没有受到毒素的影响,正是因为如此,唐总这所谓的高端检测仪器才没有检测出任何的毒素来!这下大家应该明白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吧?”

听到木辰这样说,唐总立即反驳,他据理力争道:“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我又怎么可能向这些树投毒呢,虽然我的工程被木辰从手上夺走了,但是我还不是这样的小人,这种下liu的事情,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唐总啊唐总,”木辰摇了摇头,“说着谎话,你还真的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呢,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木辰说完,转过头去对开发商代表道:“既然唐总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们就让他见见棺材,去,把那人给我带过来!”

开发商代表应了一声,立即退到后面用对讲机呼叫了几声。

很快,就有一辆摩托车驶进了林子里面,两分钟过后这辆摩托车就稳稳地停到了众人的跟前。

摩托车上坐了三个人,其中两人是木辰工地上的工人,这两个工人一前一后的将那个投毒的人夹在中间,让他动弹不得,而且这个人还被死死地捆住,嘴巴也被封住,完全说不出话来,更没有办法逃走。

木辰看着这个被五花大绑的投毒的人,瞬间觉得十分好笑,他对唐总指了指这个人道:“怎么样唐总?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是不是很开心?”

“你、我……”唐总眼前转的飞快,想了想立即回道,“承认啊承认,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一手,拿一个人来屈打成招说是我的人有意思吗?你要说这个人是我手下的人,那总得有点证据吧,没有证据,你怎么就能断定它是我派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