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哎,对了!”啊呗终于想起来再问一遍他的来路,“你是哪国人?”

“我是墓前人。”

“墓前?墓前那个国家还有呀?不早就灭了吗?”

“国家不会灭了,只要我们还有一个墓前人活着,那个国家就不会灭。”

啊呗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抓着索引的肩膀,用力的捏了两下:“兄弟,我们同是苦命人,这里的兄弟也都是苦命人,都是家被别人给侵占了,无家可归的人。你别走了,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干吧。”

“跟你们一起干,干多久?我可是有一颗浪迹天涯,访遍天下名山,喝遍世间美酒的心思。”

啊呗说:“那也不耽误,你出去访遍名山,路上需要盘缠,需要路费,你去喝酒,总不能白喝人家的,也要给钱,要花钱买,所以呀,你正好在我这里干几年,赞够了盘缠花销,到时候再去浪迹天涯,做一个潇洒风流的剑客,那该有多好。”

索引说:“大哥,你说的确实很好,我也很心动,只是我听说咱们这一行都是有规矩的,入行后,见过了山头,就不能处了这一行,要想出来,那是要付出命的代价的,这条路就得硬着头皮,一路走到底。在下还有浪迹天涯的志向,恕不能陪着大哥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啊呗听到索引拒绝加入自己的帮派以后勃然大怒,一挥手大刀又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你别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怒了老子,有你好受的,你是不是不相信老子能一下子剁了你,要了你的命?”

索引陪着他一起笑了:“大哥厉害,在下佩服之至,只是只靠蛮力怕是难以服众,在下不服,大哥可有什么好法子让在下心服口服的跟着大哥玩命?”

啊呗一瞪眼:“你不服我?”

索引摇摇头:“不服。”

立马有人在一旁喊道:“大哥,别跟他罗嗦了,让我来杀了他,送他进了地狱她就知道服不服你了。”

众人立马附和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啊呗嗷嗷了一嗓子,把他们全都给骂哑了:“都他么给老子闭嘴!”

他饶有兴致的望着索引:“可以呀你,是条汉子,这样都面不改色的,你说,怎么样才能让你服气,死心塌地的跟着兄弟们一起卖命?”

“你收买路财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什么人都有。只要过我这段路,都需要买路财来孝敬我,这是规矩,这是我定的规矩,这条路上我说了算,我说啥,啥就是规矩。”

“那你见得最多的和最怪的都是些什么人?”

“最多的呀,最多的就是像你这种游侠剑客,一个人在外面闯荡江湖的,这些人虽然见得多,但事实上是小本买卖,不怎么赚钱,也就够兄弟们喝壶茶的。”

“赚钱最多的还是商队呀,那商队只要干上一票,就够兄弟们好吃好喝几个月的。就是那商队来往的少,一年也见不上几个商队,就算是见到了,那也得问商队的保镖答不答应,商队的伙计们答不答应,都是在外面套口饭吃的,这些人的身手不见得差到哪里去。”

“怎么了?你问这个要做什么?问这个你就能服气了?就能跟着我了?”

索引不答反问,“大哥,兄弟们在这里这么久,难道就没有动过薛国的人?他们不应该是这里出入最多的人吗?”

啊呗咬牙看着他:“不该问的别问!”

他们也很想动一动薛国的人,但是薛国的勇士族一般来说都是以军队为单位在这边行动,根本没有落但的时候,即使是有他们也不敢动,因为如果被军队发现,那么以薛国勇士族睚眦必报的处事风格,他们这群人不仅吃饭的地方没有了,恐怕命都得搭出去。

他们的国家没了,许多人都被迫流亡到别的地方,更多的人死在了外面,死在了异国他乡,也有许多人被薛国的畜生凌辱致死,死在了黄沙之下。这样的十几年满目鲜血的辛酸过往,让他们渐渐没了为了国家血洒沙场的那股力量。

国家都没了,你雄起起来做什么?

他们现在觉得活下来亦是如此的艰难。

所以他们不敢动薛国的人,因为他们知道,动了他们就是自寻死路,不懂他们,这帮弟兄们尚且可以在这里混一口饭吃。不至于像其他的城民一样,流亡的别的国家别个地方去,即使死了,也不能魂归故里。

而他们守在这里,守在故国的门口,假使有一天死在了这里,也算是离自己以前的的家近了一点,离自己的亲人又近了一些。

想要好好活着,想要继续活着,那就要离薛国的人远一点,这是每一个在这片地方混饭吃的朋友,都知道的道理。

“大哥,你也知道,我们墓前国,是一个贫弱无力的小国,一直以来靠着依附于单梁国而存活,可是十几年前,薛国挥师南下,占了咱们孤烟不说,又狼子野心的占了单梁的雪沙城,作为与雪沙城接壤的我们亦不能幸免,墓前就此灭国。”

“我那时就想,要是有一天可以手刃薛国的畜生,为自己单国家报仇雪恨,那该是一件多么痛快地事情。所以我这些年来躲在山里拜了一位师傅,苦恋武艺,增长自己的本事,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杀几个薛国的畜生解解恨。”

“我也不瞒你,我这次来,特意走了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能在这里遇到薛国的勇士,杀他们几个人,了却了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就算死了,我这一生也值了。”

啊呗向他拱了拱手:“兄弟呀,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原因到的这里,你怎么不早说。哥哥不该误会你呀,我们真是不打不相识。但是哥哥不能陪着你去送命,哥哥的这些弟兄们呀要活下去,有时候死是一种容易的事情,活着反而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哥哥要带着这群弟兄们在这里活下去,所以哥哥不能陪你去,更不能贸然动薛国的勇士去,虽然我们一个个对狠他们恨得牙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