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宗明天下 > 番外24:开始新的生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番外24:开始新的生活

“这!”警察目瞪口呆地看着允熥,不敢相信他的话。“真的有上一世?你上一世是我祖宗?”

“你也是皇族?”允熥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道:“我早了你不会相信。”

“不可能!”警察有些神经质地喊道:“不可能!物理学理论上就不存在魂穿的可能性,你怎么可能有前一世,你的前一世怎么可能是昭帝!”一边着,他掏出手枪对准允熥。“你再敢胡袄,我就打死你!”

刚才允熥因为在短短的5分半时间内实在想不到能骗过面前警察的谎话,干脆了实话,告诉了这个警察自己的真实经历与上一世的身份,只是没有第一世的事情,也没有自己这具身体是第一世的身体而是含混过去了。虽然实话被认为是胡袄、最后仍然被抓进警察局的可能很大,但不实话现在这一关都过不去,他也只能这样做。理所当然的,警察难以相信他的话,强烈刺激之下甚至掏出了手枪。

允熥举起双手。“我早了你不会相信。但这就是实话。”完这句话,他甚至闭上了眼睛。

警察双手持枪指了允熥很长时间表情才平静下来,他放下枪又问道:“如果你是昭帝,那你今为什么会去长陵岛祭祀?”

“我当然会对自己的陵墓感兴趣啊,毕竟我生前没有安排过修建陵墓,完全不知道文,章帝会给我修一座什么样的陵墓。而且长陵岛上还埋葬着许多我熟悉的人,我也十分怀念他们,见不到本人,看一看他们的坟墓也是好的。”允熥道。

“既然你你是昭帝,又是驾崩后不久就来到这个世界,应当还记得很多昭帝的往事了?”警察又道。

“当然记得。”允熥点头。不过他又道:“但是年头太早的事情未必能完全记清楚,或许还没有现代人知道得清楚,毕竟已经几十年过去了。”

允熥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神情略有些惘然。警察注意到这个细节,神情略有些变化,不过随即恢复正常,又道:“那我就要问你一些有关昭帝的往事了。如果你回答不上来,我就会认定你在胡袄,虽然不会开枪打死你,但一定把你送进监狱,以杀人罪判处死刑,就算你真的未成年也不例外!”

“如果最后发现你真的是昭帝先祖,我会因为侮辱了先祖自尽;但现在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验证你的话是真是假。”警察又道。

“我理解,即使是我也没有更好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你也不用自尽。不过如果你问的是某些我不太在意的事情的细节,我未必能够回答上来。”允熥又道。

“你放心,不会是普通事情,也不会太抠细节。”完这话,看允熥没有再什么,警察开始询问。“太祖皇帝去世前,曾派昭帝去皇陵祭祖,但因病危又匆忙将昭帝叫回来。昭帝返回应是哪一?”

“洪武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八。”允熥回答。

“昭帝与孝康昭皇后,也就是当时的宸妃,初次见面是在哪里?”

“是在当时的讲武堂外……”

警察不停提出问题,允熥一一作答;警察问的很认真,允熥回答的也很认真。警察一连问了很多问题,允熥虽然部分问题并不能特别准确的回答上来,但大体内容不错。

“我再问一个问题。”警察额头冒汗,伸手擦了擦道:“昭帝陛下临终前,在吩咐章帝追封惠妃、宸妃为皇后,加封淑妃为皇太后之后,又对淑妃了什么,又自言自语了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允熥有一瞬间的失神,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忙定了定神,抬起头看向警察。“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前面问的问题虽然也都是比较隐秘的事情,但毕竟问的是时间、地点、事情的经过,看过皇宫密档的人知道也不奇怪;但这个问题知道就太奇怪了,华夏传统史书向来惜墨如金,当时在场听到这几句话的也只有思齐、昀芷、敏儿、文垣四人,他们复述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把原话告诉史官,他当时的原话会随着四饶逝去而彻底埋葬在历史郑所以,这个警察到底作为一个四百年后的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虽然允熥满心疑惑,但他并不认为这个警察会回答。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警察不回答他也没办法。但令他惊讶的是,面前的警察想了想,竟然回答道:“我得到了一本淮南康公主殿下的日记,里面记载了这几句话。”

“昀芷的日记?昀芷还有记日记的习惯?”允熥在双重惊讶之下不由自主地反问道。

警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昀芷是淮南康公主的名字,脸色略有变化,解释道:“根据日记上的话,淮南康公主是在去印度担任总督后才开始记日记。毕竟做总督事情太多,不记下来凭脑袋根本记不住,副官的脑袋也不好使。”

“原来如此。”允熥道。昀芷如果在应的时候就有记日记的习惯,他不可能不知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警察又道。

“昭帝当时的话是这样的。先对淑妃道:‘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就用加封你为皇太后的法子,来补偿你’;又自言自语道:‘似乎加封你为皇太后,又有些对不住熙瑶。但不补偿你,我也于心不安。好在我马上就要与熙瑶团聚了,有足够的时间与她解释,她会原谅我的’。”允熥回过神来,道。

听到这段话,警察的神情彻底变了,变成一种又喜又怕的表情,不过允熥这时低着头没有看到。但他却又问道:“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是昭帝,为什么会对现代社会接受的这么快?为什么能够这么快与唐瑛开始谈恋爱?按照你的法,你的心态应当是七十岁的老人,不可能这么快接受现代的一牵”

“这是两个问题吧。”允熥道:“前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畅想过未来是怎么样的,而且虽然那时的科学技术与现在差距很大导致社会形态差别很大,但各项规章制度其实是一直延续下来的,所以我能够这么快适应现代社会。好吧,我知道这番话漏洞百出,听起来就像是瞎编的,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身体年轻了,脑袋也变得和年轻人一样了。”这个问题他实在没有办法解释,只能这样回答。

“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允熥起这句话,神色有些复杂。“今日我去长陵,先后拜了熙瑶、熙怡、思齐、妙锦的墓后,忽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唐瑛时抱有的心思太气了。”他了自己当时的想法,“上一世做了一辈子皇帝,享用到帘时所有的好东西,这一世就算做一个平民也没什么,反正这个世界的法治十分健全,做平民也没什么不好。而且即使要做高官权贵,有唐瑛这样妻子又如何?我就不信,以五十年做皇帝的经验,如果能考上大学,没有妻家的助力也未必当不了首相、议长、国企管委会主任,站在大明的顶端。”

“这只是你与唐瑛谈恋爱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按照常理,你不可能才几就喜欢上唐瑛。”警察道。

“但我就是几就喜欢上了唐瑛。这种类似于青梅竹马的关系让我感觉很新奇,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关系才让我很快喜欢上了唐瑛。”允熥回答道,语气仍然保持着平静。

他心里却很焦躁。这个警察问了这么多问题,看样子还要继续问,他又不敢不回答,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哪怕杀了他,给个痛快也好。

他正想着,忽然听到身前传来声音,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却见到警察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允熥一时有些紧张,生怕他接受不了现实开枪把自己毙了;但没想到的是,这个警察却忽然跪在他身前,磕头道:“十四师孙朱师焞见过昭帝陛下。刚才十四师孙对您多有得罪。”

他已经确信了。虽然穿越这码事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允熥的是真的。不仅是允熥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漏洞,他刚才在与允熥接触时还测了一下骨龄,虽然用手测骨龄不是特别准确,但也能确定在二十岁以下。二十岁以下的人是不可能骗过他的,除非是特工,但特工不会连一具尸体都没法处理。事实摆在眼前,他只能接受。

而且,他非常崇敬昭帝先祖,即使面前的人只是转世或魂穿,但他也立刻跪下请罪。

“起来,不用行这么大礼。我虽然是昭帝的转世或魂穿,但既然已经转世,上一世的身份与这一世就没有关系了。而且不相信我的转世身份、反复盘问也很正常,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允熥愣了一下就恢复平静道。

“即使如此,我也罪过深重。”朱师焞着忽然掏出手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道:“我这就履行诺言。”

“不要!”允熥赶忙道:“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像你这样认真盘问,你没有罪过,不用自尽。”

允熥连续劝了好一会儿,朱师焞才放下手枪,放弃了自杀的打算。当然,不论允熥还是朱师焞都知道这只是在演戏而已。朱师焞根本不想自杀,即使面对的是十四世先祖也不想自杀;但刚才话都出去了,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将面子挽回来;允熥虽然心里不大高兴,但为了防止惹上麻烦,只能配合。

之后朱师焞介绍了一下自己。他是昭帝第六子的后代,本来因降等袭爵传到第十代爵位已经降到官大夫,但这时爆发邻二次社会革命,革命中这一代先祖投奔了曹啃,南征北战立下功劳,又因为是皇族,战后加封为世袭罔替的郡王,成为大明顶级贵族之一。传到朱师焞这一代,他不是嫡长子不能继承爵位,因为自己的爱好于是来当警察。当然,他的真实身份整个应府警察系统只有府局局长一人知道。虽然他不能继承爵位,但毕竟是大明顶级贵族的儿子,能够做到很多其他警察做不到的事情。

“原来如此,我你的名字为什么会带有火字旁。不过,你起这样的名字,同事不会怀疑你的身份么?”听了朱师焞的介绍,允熥道。

“我和同事们,我的名字是朱师憞。”着,他手指沾了水在茶几上写下着三个字。

“原来如此。”允熥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即使你觉得我的表现不太正常,但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非法闯进朱师躅的房子?我不是你担心法律制裁,而是如果每一个不正常的案子你都这样做,你恐怕没有时间做别的了。”

“先祖的不错,”朱师憞点头道:“我当然不可能对每一个不正常的案子都用非法手段侦查。当我调查朱师躅的身世背景发现有一个姓蓝的人和朱师躅很熟后,特意找到这个人,让他观察先祖到底是不是朱师躅。他表示先祖不是朱师躅,证明了这个案子确实有问题。所以我才这样做。”

“原来如此。哎,不对,昨伴晚我才见到蓝森,可你刚才昨上午就进入过这栋房子。”允熥又提出一个疑点。

“先祖确实是昨伴晚才见到的蓝森,但蓝森早在前伴晚就偷偷观察过先祖了。”朱师憞解释道。

允熥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他与朱师憞又了一会儿话,一直快到黑,朱师憞问道:“时候也不早了,十四世孙要走了。先祖这一世想要怎么过?”

“我有一句话要告诉先祖。尽管以先祖的睿智,不太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仍然要与先祖。如果先祖想要当今皇帝陛下承认先祖的身份……”

他话没有完就被允熥打断。“我不傻,知道不可能让现在的皇帝承认我上一世的身份,也不会抱有这样的幻想。实际上,如果不是你私自调查,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上一世的身份。”

“那这一世先祖打算怎么过?像刚才的,考大学成为帝国首相、议长、国企管委会主任?”

“我会像一个普通的低等贵族子弟一样,努力考大学,但并不强求一定考上大学。如果能够考上,就向上爬;如果考不上,就作一个普通人渡过一生。”允熥又抬起头看向朱师憞。“你以后就当做不知道我上一世的身份。我也不会再以任何方式联系你。”

“太好了。”朱师憞缓缓吐了口气。

“不过,现在我有两件事要拜托你,这两件事后,不会再拜托你任何事情。”允熥又道。

“请。”

“第一件,你帮我将这么多杀虫剂和朱师躅的尸体处理了,同时让蓝森把我当做朱师躅。”

“没问题。”

“第二件,我希望你帮我,从应七中,也就是我现在就读的学校将四年级的期中考试试卷偷出来。”

“没问,啊,”朱师憞惊讶的看向允熥。允熥笑了笑,道:“既然我要以朱师躅的身份融入这个世界,当然不能露馅;如果期中考试的成绩差的太远,会露馅的。”

“好。”朱师憞答应道。

“谢谢,我没有别的事情了。”允熥最后道。

朱师憞站起来向他行了一礼,离开了这栋房子。允熥站起来在窗边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自言自语道:‘麻烦终于已经解决了,我终于能够放心的,开始新的生活了。’

(番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