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最强狂兵 > 第4291章 变成一只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291章 变成一只耳!

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这让刁远超的一颗心再度下沉!沉到水底!再也浮不上来了!

他心中的惶恐与担忧相交织着,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袁岳师叔对他所的,都是不可告人之秘!是事关整个门派前途的!

如果这种不择手段的做法被泄露出去的话,那么整个玄阴山就会变成华夏江湖世界中人人喊打的丧家之犬了!

不过……当时袁岳师叔的声音并不大,应该不能被院子外面的人听到才对!

况且,袁岳的实力那么强,如果有人在听墙根的话,他不可能发现不了!除非这个男人实力比袁岳还要高!

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刁远超的心里面满是不好的预感!

“你不可能听见我们的对话!你一定是在诈我!”刁远超吼道,此时他一张脸已经憋得通红,面色狰狞,脖子上面青筋暴起。

苏锐那飘渺的声音,以及用轻描淡写的语气所出的内容,让他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惶恐。

“那有什么听不见的呢?我当时可就站在院墙外面呢。”苏锐摇了摇头,声音之中仍旧满是嘲讽:“你们玄阴山可真的是够下作的啊,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消灭潜在对手。”

“你在什么,我根本不明白!”这刁远超又吼道。

苏锐冷笑道:“你们难道从来就没想过,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的话,玄阴山今后还可能有立足之地吗?”

听到这里,刁远超已经意识到,必须要把这个难缠的家伙给杀掉了。

否则的话,他和师叔袁岳的对话一旦流传出去,整个玄阴山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后果!

可是,面对这样未知的对手,刁远超的心里面已经越来越没有底气了!

至少,现在,在嘴炮上,刁远超是不想服输的,他冷冷的道:“可是,你这样威胁玄阴山,难道就不怕玄阴山的报复吗?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然而,这个刁远超却并不知道,那个敢威胁玄阴山的男人,曾经独力掀翻过峨眉!

和强大的峨眉相比,玄阴山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我已经知道你们曾经在玄阴山干得那些事情了。”苏锐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冷意:“真是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刁远超的冷汗已经要把后背处的衣服给湿透了:“你血口喷人!不要胡乱造我们的谣!该死的,有胆子你就出来,出来会会我的长剑!”

他最害怕暴露的事情,终于还是被苏锐知道了!

如果那种事情曝光的话,玄阴山的事情就不可能只在江湖世界中解决了,而是会在整个现实社会剧烈地发酵!

到那个时候,华夏的国家法律是一定会介入的!毕竟,这种案子的性质实在是太过恶劣了!

现在,刁远超所能做的,只营—打死不承认!

“我从来没有做过你的那些事情!那些游客根本不是我杀的!”刁远超吼道:“有本事你就给我出来,我们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

他倒是够聪明,没有主动去搜寻苏锐,生怕树林的深处有什么埋伏。

然而,苏锐却道:“我都还没我知道你们具体做过什么呢,你倒好,先猴急地跳出来否认自己杀过那些游客了。”

听了苏锐的话,刁远超的心脏顿时一沉!

他确实是中了苏锐的计了!

该死的,被套出不该讲的话来了!这个阴险的混蛋!

夜色之下,刁远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看起来甚是骇人。

苏锐冷冷的道:“在这种时候,你的否认,无疑就是最直接的承认了。”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刁远超道,由于心里的底气不足,此时他话语的尾音有些稍稍颤抖。

对于苏锐来,这种情况其实是完全无法忍受的。

他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既然见到了人间的这种丑恶现象,那么如果不出手解决的话,就不是他了!

但是,只解决掉一个刁远超,并不能够根除这种问题!

从那个袁岳,再到刁远超,整个玄阴山,都特么的是老阴比!

苏锐眯了眯眼睛,他已经想着要把这玄阴山连根拔起了!

“我想让你们在这江湖之中的名声彻底臭掉。”苏锐眯了眯眼睛。

这句话让刁远超的心简直快要被冰冻起来了!

但是,这个家伙仍旧在嘴硬:“就凭你,想要掀翻整个玄阴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你管我能不能掀翻玄阴山,至少,我得先收回一点利息来!”苏锐道。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便从树林深处爆射而出,直接朝着刁远超所在的位置扑了过来!

苏锐主动发起攻击了!

刁远超此刻只觉得一股凛然的杀意骤然袭来,把自己全部笼罩在内!

他想要举剑相迎,但是,在对方这强烈的气机作用之下,他受到了不轻的影响,就连动作都变得迟缓了许多!

下一秒,他的胸口就遭到了重击!娃网 .xiaoshuoa.

刁远超所挥出的长剑,根本没能砍到苏锐,反而被对方的拳头突破了防守,简单直接粗暴的砸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在这狂猛的轰击之下,刁远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倒飞而出!连续撞断了好几棵树!

砰!

他的身体重重落地!随后……噗!

一大口鲜血喷出!

苏锐走过来,捡起他落在地上的剑,冷冷地道:“呵呵,你昨不是觉得你有剑在手,就一定能轻易战胜我的吗?现在的你还这样想吗?”

苏锐完,这长剑陡然划出了一个弧度,贴在馏远超的脖颈之上!

当冰凉的剑锋贴住脖子皮肤的那一刻,刁远超的身体陡然一僵!

他之前真的认为自己可以用剑招轻易的战胜苏锐,但是现在看来,双方之间的差距,简直犹如堑鸿沟,哪怕他穷尽毕生的努力,都难以望其项背!

这绝对不是刁远超想要看到的结果,然而,现实就是这么骨感,让他不得不低头!

“你……你别杀了我,你别杀我……”刁远超喘着粗气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所湿透了:“玄阴山不会放过你,我是玄阴山里最优秀的弟子,我的师父肯定也不会……”

“不,你一定会死,我也很想杀了你,但是,并不是现在。”苏锐的眼眸之中释放出了无穷的冷光:“留着你,我还有用。”

我还要用你来掀翻整个玄阴山呢。

听了这句话,刁远超的心中一松!

他以为苏锐此时只不过是在放狠话,毕竟,江湖中很少有人能够有勇气得罪玄阴山而不在乎遭到报复的!

“我知道你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我没那么心慈手软,更不怕你们玄阴山的报复。”

苏锐从这刁远超的表情之中,就已经判断出来对方在想些什么了。

“你这样的人,死一百次都不多,你还记得我刚刚了什么吗?”苏锐道。

“你……”刁远超心,你丫的刚刚了这么多句话,我能猜到你想让我记起来的是哪一句啊!

“我过,我要先收一点利息。”苏锐道。

他的这句话让刁远超猛然有了一种胆寒的感觉!

随后,苏锐那握着长剑的手腕一抖!

刁远超的那把贴身兵器,便贴着他的侧脸划过,随后,剑锋切进了耳朵!

唰!

一片耳朵旋转着飞了出去!

“啊!”

刁远超发出了惨叫!

然而,苏锐一脚就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这力量让后者的上下颚直接狠狠地撞到了一起,在撞得眼冒金星的同时,牙齿都松动了好几颗!

随着嘴巴被闭上,刁远超的惨叫声也随之而停止了!

不过,失去耳朵的疼痛,还让他的身体在颤抖着!

“别叫,不然,要是惊动了太多人,我只能先在这里把你给灭口了。”苏锐冷冷地道。

此时,那飞起来的耳朵开始旋转着落下,苏锐举起长剑,唰唰唰地挥了几剑!

于是,当那一片耳朵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切耳丝儿!

这刀工……不,这剑法,真是让人……无话可。

刁远超看到此景,心疼的程度更甚于伤口,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有些时候,恶人还需恶人磨,这句话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对于刁远超这种人渣,你想要用爱去感化他,不仅半点用处都没有,反而可能还会招致他的嘲讽与报复。

听了苏锐的话之后,刁远超真的不敢出声了,他的瞳孔里面甚至很明显地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眼前这个年轻男饶行事方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料,每一步都特么的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你要记住,理循环,报应不爽。”苏锐的声音让刁远超的心里面升起了无穷的恐惧感觉:“很多事情,人在做,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完,苏锐把长剑举起来,直接往这刁远超的腿位置一插!

一道鲜血激射而出!

“啊!”后者又控制不住地发出了惨叫!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刁远超的长剑,已经穿透了他自己的腿肌肉,随后,大半个剑身都深深地钉进了泥土之中!只留下剑柄还紧贴着他的腿!

他疼得浑身都在颤抖!

苏锐虽然没杀他,但是,却用一种狠辣的手段,将他极其屈辱的钉在霖上!

而且……此时的刁远超,已经变成了“一只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