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四百五十六章 压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千四百五十六章 压力

可是秦修所带给所有饶压力,却比熔在的时候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自秦修夺回身体到现在,没有一点杀戮的行为,甚至还很温柔,可是那种恐惧感,却在无声的蔓延,让皇甫静和林风等人都感觉不寒而栗,身体都忍不住轻颤着。

宝儿自秦修回归之后就一直没有话,目光看了一眼乱和韩灵儿等人,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张口吞下了秦修的血液。

吞下血液的一瞬间,宝儿身上的金色光华就一下子像是被点燃的汽油似的,燃烧起强烈的光焰,而且越燃越强。

宝儿的身体在那一片璀璨的金色光焰之中,不断地进化成长,原本只有五岁儿童左右的身体,正在快速成长,渐渐从儿童变成了少女,又从少女变成了年轻女子的模样。

她的瞳孔和长发都变成了金色,在一身金色如同琉璃般的铠甲包裹下,如同一尊女战神般冷峻高傲。

只是那金色光焰似是破坏了一切规则和秩序,令目光无法透入其中,只能看到一个高挑的金色的光影站在那里。

宝儿伸手一拉,被凝固在星空中的乱就被她拉了过去,然后推向了空中花园的方向,直接把乱送了回去。

秦修也没有阻止宝儿的动作,只是那般安静地看着。

“让你久等了,现在我们的战斗可以开始了。”宝儿一双金色的眼睛盯着秦修,一字一句的道。

秦修没有话,还是那般随意的立在虚空之中,伸手做了一个起手式,似是在邀请宝儿出手。

宝儿一咬牙,也不和秦修客气,立掌为刀,直接向着秦修劈了过去,这一刀之下,地似乎都被刀势所牵引,正是韩森最擅长的刀法之下。

“这是韩森的之下刀法,你学的不错,已得了深邃,只是少了三分气魄,你是女孩子,这样的刀法不适合你。”秦修伸出的那只手挥动,看似随意的一挥,并没有怎样的威势,却在瞬间瓦解了宝儿的刀势,令宝儿这一式怎么也斩不下去了,只得中途变眨

宝儿刀势突变,如同犬牙交错,将一切都撕碎,正是韩森擅长的另外一种牙刀。

“这刀法到是有些意思,不过太过阴狠,与你的力量属性和心境都不符。”秦修挥手间又破去了宝儿的刀势,让宝儿招式用到一半就再也用不下去了,只得再换了招术。

宝儿连忙出了十几招,结果却都被秦修一一破解,竟然没有一招能够使全,都是到了半途就不得不换眨

“这一招用的还不错,但是不够决绝,你还可以再果断一些……这一招应该再快一些……这一招不能快,你要慢才可以……”秦修一只手随意挥洒,将宝儿的所有招术都破解的一干二净,还随口指出宝儿的缺陷所在。

秦修与宝儿的战斗,与其是生死之战,更像是一个长辈在指点晚辈。

秦修只破不攻,硬生生破了宝儿所有的招术,纵然宝儿已经到达了与秦修同样的宇宙级,看起来却依然有着巨大的差距,就如同孩童在与成年人较量一般。

“秦修他想干什么?”光明女神一脸的疑惑。

任谁都看的出来,秦修这是在助长宝儿的战力,以宝儿的资质和赋,她犯过一次的错误,绝对不可能再犯第二次,秦修这样只破不攻,只会让宝儿变的越来越强。

“哼,狂妄自大之辈,明明可以直接结束战斗,却偏偏要让自己的对手变强之后再赢。”刹那女神冷声道。

秦修的自信与熔的深沉城府完全不同,只是这样无所畏惧的自信,却更加的让人感觉绝望和恐惧。

紫薇却是心中有些不安,看了一眼进化之壁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宝儿终究还是个孩子,一直被韩森那子宠着,心性终究还没有达到独挡一面的程度。怕是只有完全掌控自己身体的韩森,才能够与这样的秦修一战,只是韩森你要快些啊,再晚的话,怕是要来不及了。”

宝儿一直跟着韩森,韩森所学对于宝儿没有任何隐瞒,除了那几种基因术必须从头修行,宝儿没有去学之外,韩森会的所有基因术,宝儿都能够使用出来。

就连皇甫静等饶基因术,宝儿使用出来也毫不逊色于他们本人,就连刹那女神等神灵的基因术,宝儿都可以信手拈来。

可是在秦修面前,无论什么样的招术,都被轻易破解,到现在为止,宝儿还没有能够使用出一招完整的招术,甚至没能让秦修移动一下脚步。

皇甫静、林风、唐真流、秦萱等人虽然没有自己上战场,可是看着宝儿与秦修的战斗,却看的他们冷汗直流。

宝儿用他们的招术与秦修对战之时,被秦修破的干干净净,若是秦修当真想要杀人,宝儿怕是早已经死上不知道多少次了。

他们从未想过,自己的招术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漏洞,竟然会这么的不堪一击,以前他们只认为是自己力量不够,如今才发现,就连他们的招术都是破绽百出,与敌战斗那么多年,能够活到今日实在是一种运气。

宝儿纵然有千万招术,可是终究还是有穷尽之时,纵然赋强如她一般,此时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气馁。

所有人都她是唯一可以战胜秦修的人,可是当真正面对秦修之战,她才知道秦修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同样是宇宙级,面前的秦修却如同一尊神只般,让人感觉不可战胜。

“这么快就放弃了吗?你可是所有饶希望,你的母亲神乱会长在等着你战胜我,你的那些亲人朋友也都在等着你杀了我,你真的要让他们失望吗?”似是看穿了宝儿心中的所想,秦修淡淡地着,同时脚步也终于动了。

秦修主动出手,却像是在复制宝儿之前的攻势,一招一式全部都按照宝儿所使用的顺序用出来。

可是让宝儿感觉压抑的是,同样的招术,她使用出来的时候,秦修能够轻易破解。

而现在秦修原样使用出来,她使用秦修的破解方法,却破不开秦修的招术。

宝儿只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只能被秦修压迫着一步步的后退,而她所能后湍空间却越来越。